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老婆再嫁我一次

第83章:梦里喊的是叶雨期?

老婆再嫁我一次 可乐果果 1946 2010-12-25 10:50:33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啊,你打算急死我吗?”看到凝烟沉默下来,晓晴焦急的想跺脚。

“晓晴,你答应我,我说出来,你不要告诉别人。”凝烟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晓晴。

“我知道,烟烟,你快说吧。”

晓晴再次催促,并且使劲的点头,表示自己会严守秘密。

咬了咬唇,凝烟决定将面具男这一部分忽略过去,她轻描淡写的说她和欧允灏只是假结婚,根本就没注册,只是为了让欧老太太早点好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这么低调。可是烟烟,你真傻,你怎么不告诉程轩?”晓晴睁大了眼睛,嘴里埋怨着:“你知道程轩的心里有多苦吗?我现在打电话告诉他。”

其实苦的又何止程轩。

夏凝烟、杜晓晴,一样在苦水里泡着。

一个是爱着却要放弃,因为不会被接受。

一个是爱着却不敢说出口,因为友情和爱情在三角恋中永远不能兼得。

“不要!”看到晓晴在拨手机号,凝烟一惊,赶紧把她的手机抢过来,“晓晴,你答应过我保守秘密的。”

“可是程轩不是别人。”晓晴不解:“烟烟,如果程轩知道了你们是假结婚,你们两个仍然可以在一起的。”

“程轩也不能说。”凝烟苦皱着眉摇头:“我不明白程轩妈妈对我的恨从哪里来,可是,她不会让我和程轩在一起的。而我若硬要和他在一起,风程必倒无疑,到时,我的身份,只是罪人。即便是在一起了,我和程轩也不会幸福的。晓晴,你知道吗,我和程轩注定无果。”

她忘不了,张瑛看她的眼神除了敌对,似乎还有深深的恨意。

只是,这恨意从何而来,她却不知道。

还有那天她竟然还骂妈妈是狐狸精,她至今都搞不懂为什么。

妈妈是个很单纯善良的人,在她的记忆里,虽然爸爸以前好赌,可是自从搬到T市后,就戒掉了。而且对妈妈还是很有感情的。而妈妈更是安分朴素的很,凝烟上大学时,她还背着凝烟打了两份工供她读书。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和狐狸精这三个字有半点联系。

她当时觉得是程轩的妈妈不想让她和程轩在一起,所以才这样诋毁中伤。可是,很快,她就明白了这三个字中蕴含的真正意义。

“那你……还爱他吗?”晓晴的舌头在嘴里打个转,努力了千百次,才说。

“我会努力忘记他的。”

凝烟阴郁的一笑,低头望着白瓷杯里的苦咖啡,心钝钝的疼,却是无药可治。

**

晚上,躺在欧允灏新买的大床上,欧允灏洗澡回来的时候,凝烟正望着天花板发呆。

“老婆,你有心事?”他爬上床侧身面向凝烟躺好,胳膊习惯性的伸向她脖子与枕头的缝隙,将凝烟圈在怀里。

“没有,睡吧。”下意识的往床边上挪了挪,凝烟转身背对着他,将台灯关掉。

“好。”从回来后就忙着处理各种事情,更是和林伟沟通新项目的事,欧允灏真的困了,霸道的将她往自己身边圈紧些,阖上了眼睛。

浅浅的叹了一口气,任由他抱着,凝烟却怎么都睡不着,脑海里程轩的影子越来越清晰,晓晴的话也回荡在耳边。

晓晴说打算辞掉在名扬的工作,去程轩在T市的风程分公司帮忙。

虽然晓晴说只是想换份工作,可是凝烟能看出来,她是想帮程轩,那么急切,甚至做法有些冲动。

难道,晓晴对程轩……

凝烟被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往日里三人相处时的一幕幕像电影胶片一样呈现在眼前,仔细的回想,让凝烟有些恍惚无措的感觉。

晓晴对程轩好像一直都很在意……

第一次看到程轩时就对其赞不绝口,甚至还说,若是有这样的男朋友,此生足矣。当时,她还以为晓晴在开玩笑,打趣她花痴。

再到后来,她脚伤了,晓晴陪她去医院,看到程轩每次都要赖着不走……

再到程轩提出和她交往,晓晴那段时间情绪一直不很高,只是她当时沉浸在新鲜的爱河里,被晓晴一句为家里的事烦心,而没有太多的在意……

所有的细节串联到一起,似乎都在提醒着一个她忽视的事实:晓晴对程轩的帮助,不是以友谊为基础的。

而她呢,仔细的想一想,对程轩更多的好像是依恋和仰慕。也许是因为两人确定情侣关系太过,总觉得两个人之间,亲情多一些,爱情却莫名的少一些……

“唔,好乱,怎么会这样?一定是她想多了,晓晴是她最好的朋友,而她也是一直深爱着程轩!

可是,不对啊,总有什么东西是错了一样。”

揉了揉眉心,凝烟强迫自己不再胡思乱想。

而旁边传来的梦呓更让她难以入睡。

“七七……”借着照进薄纱帘的月光,凝烟看到欧允灏在睡梦中,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忍不住伸手将他皱起的纹抚平,手被他下意识的捉住,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发自内心的笑:“七七,你来了?太好了……可是,我看不清啊,怎么回事?”

欧允灏焦急的去揉自己的眼睛,忽又深叹了一口气,沉沉的睡去。

十五年的今天,是他和七七最后一次在一起。十五年了,每到这一天,他都会梦到她,今天也没有例外。唯一不同的是,他梦到七七回来了,只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她的样子。

期期?

第一声喊的太含糊,她没听清他说的是谁,可是第二声却听的极为真切。

是林雨期吗?在梦里也能念念不忘呢。

想起那个女人,凝烟莫名的心里就来气,手高高的扬起,真想一掌拍在这张俊脸上。忽又苦笑着垂下手:这和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夏凝烟,你气什么,真是好笑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