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三十八章 太子来访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3256 2011-08-10 10:41:54

  在一个小太监的带领下,水若灵来到了听雨轩。 水若灵此刻只想睡觉,所以直奔寝宫。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嗯,这个听雨轩的布置不错,挺和自己的意的。水若灵在宫女的服饰下,洗漱一下,就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沉沉睡去。

南宫乾在水若灵走后,就让胡总管去东宫将太子找来。

水月国的皇宫御书房。

“儿臣参见父皇。”太子南宫震恭敬地给皇上行礼。南宫震甚是不解,父皇大半夜的把自己找来所为何事,为何不等明天在说,估计是大事。

“平身。”

“震儿,这是银日国皇帝银子默的亲笔书信,你看一下。”南宫乾把信给了南宫震,南宫震仔细地阅读起来。

南宫震不得不承认,这封信给自己的震撼不小,以至于南宫震反复看了几遍。银子默索要水若灵?水若灵,那个曾向自己表白,被自己拒绝的女孩?如今的泽王妃?此刻的南宫震和当初南宫乾的想法一样,这个水若灵究竟何德何能,让强大的银日国皇帝看上?南宫震知道最近两国边境驻扎了将近20万银日国兵勇,自己一直不解,水月国一直在向银日国称臣纳贡,不曾间断,并不曾得罪过银日国呀,没想到居然是因为水若灵,一个小女子。银子默居然会索要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女子,并不惜出兵20万,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可南宫震实在想不通看,这个银子默并非好色之徒呀!

南宫乾看出南宫震也和自己一样,非常疑惑和震惊。也难怪,百年不遇的奇事。

“震儿,你说说,此事该如何是好?”南宫乾打断南宫离的神游。

“厄,父皇,为今之计,只有依了银子默的要求。”

“嗯,朕也这么认为。可泽儿不同意怎么办,上次新年宴会,朕瞧着泽儿似乎很喜欢水若灵啊!”南宫乾点点头,有些担心地说道。

“父皇,此事就交给儿臣吧,儿臣一定会说服三弟的。”

“嗯。”南宫乾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最得意的儿子放心地点点头。在四个儿子中,南宫乾最看好这个大儿子,无论是文治还是武功都是佼佼者。南宫乾自知无 经世济民之才,才使得诺大的国家卑微地屈服于银日国的战马雄刀之下,这是他的耻辱,也是整个水月国的悲哀。所以南宫乾把拯救国家的重担寄望于这个儿子身上,这几年,南宫震在治理国家上 下了不少功夫,提出的很多措施使得国家逐渐富足,国库逐渐充裕,百姓的生活也趋于安乐。南宫乾很欣慰,他知道这个儿子既有青云之志,又有安邦定国之能,并在暗中部署多年,也许用不了几年,水月国与银日国之间必有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战。南宫震,天生就是一个王者,一个强大的征服者。

南宫震告别父皇之后,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仍然在疑惑。这个水若灵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能让银日国的皇帝,还有三弟如此痴迷。上次中秋宴会上,这个女子确实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他南宫震也不是沉迷于女色之人。想到这儿,南宫震顿住脚步,自己不沉迷于女色,难道三弟还有银子默沉迷于女色?答案自然是否定,那这个水若灵究竟使了什么狐媚之术?南宫震不禁皱皱眉,刚刚从御书房出来就听胡总管说,这个水若灵此刻就住在听雨轩。很好,看来明天,自己这个太子要去拜访一下这个弟妹啦。

第二天,太子南宫震下朝之后直奔听雨轩。昨天他想了一晚上,仍是想不透。就算这个水若灵有什么妖法,自己也要见识一下。

听雨轩

水若灵早早起床,已吃过早饭,无事可做,就在桌边乱想。昨晚皇上的眼神好奇怪呀,可又没说叫自己来有什么事。正想着,一个宫女走进来。

“奴婢见过泽王妃。”

“嗯,有何事?”

“回王妃,太子殿下来了,要见王妃。”

“哦?是吗,有请。” 怪事,这个南宫震来这儿做什么,水若灵站起身准备恭迎大驾。

一会儿,太子南宫震走进屋子。这是水若灵第三次见到南宫震,前两次都是在宴会上。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身着太子殿下特有的鹅黄色镶金边的朝服,脚踏一双黑色朝靴,站在门口,阳光打在他的背上,仿佛天神下凡。水若灵感叹这个男人,还真是集天地之精华呀!

看着这个让自己冷酷的三弟和邻国皇帝都痴迷的女子,南宫震眯着眼睛细细地打量着水若灵。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嗯,南宫离心里点点头,确实是个妙人!

“灵儿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水若灵审视完毕,恭敬地行礼。

“嗯,弟妹无需多礼。本宫听说弟妹暂住听雨轩,就过来看看。这听雨轩,弟妹住得可习惯?”

“回殿下,这听雨轩里应有尽有,灵儿住得很习惯。多些太子关心。”

看着水若灵微低着头,毕恭毕恭回答的样子。南宫震有些疑惑,这个样子,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后宫中的女人个个不都是这个样子嘛。南宫震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边喝边探究地看着水若灵。

水若灵看到南宫震坐下来,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南宫震,发现南宫震正用探究的眼神盯着自己。水若灵于是又低下头。水若灵有些迷惑,太子与皇帝不愧是父子,南宫震此刻的眼神跟昨晚皇帝的眼神简直如出一辙。

“弟妹不必拘礼,也一同坐下吧。”

“是。”既然这个太子让自己坐下,自己也没必要推脱,就坐在太子的对面,眼睛盯着桌上的茶壶,等待南宫震的下文。”

“弟妹可认识银日国的皇帝?”南宫震盯了水若灵一会儿,实在看不出这个水若灵除了美貌,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回太子殿下,灵儿不认识银日国的皇帝。”水若灵吃惊地看了看南宫震,此时更加肯定太子与皇帝的的确确是父子啦,连问话都一样,不过另水若灵更加吃惊的还在后头呢。

“弟妹,本宫想听实话。”南宫震自然不信水若灵的话,不认识银子默,银子默会派大军压境?笑话。

“回殿下,灵儿说的正是实话。”水若灵微皱着眉。

“哼,水若灵,你如果不认识银日国皇帝,他为何写信来要你和亲,还在两国边境上驻军20万?你当本宫是那么好骗的吗?”南宫震怒视着水若灵。

“什么?和亲?”水若灵只觉得脑袋哄的一下炸开了。

“没错,银日国皇帝亲自写信,要我国派人和亲,而且指明必须是你——泽王妃水若灵。”南宫震紧紧地盯着水若灵,不放过这个女人的任何一个细微表情。可令南宫震狐疑的是这个女子听到消息后似乎比自己还要震惊,没有一点了然于心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不知道?

此时的水若灵真是脑袋一片空白,这是什么状况?和亲?搞什么,难道那个什么银日国皇帝不知道自己已经嫁人了吗?对了,刚刚太子好像有说“驻军20万”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太子殿下,您刚才是不是说过,驻军20万什么的,这是怎么回事?”水若灵震惊地询问道。

“前几天边关来报,说银日国突然在两国边境屯兵20万。随后银日国皇帝的书信就到了。你不要告诉本宫,你不知这是何意?”

当然知道是何意啦,自己如果不去和亲,两国就要开战呗。水若灵此刻的表情只能用呆若木鸡来形容了。这敢情就是翻版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嘛!想到此,水若灵无暇顾及南宫震,独自跑到镜子前,拿起铜镜,左看看,右照照,确实是挺美,但自己不想做“陈圆圆”,也不希望那个什么银日国皇帝是“吴三桂”。呵呵,水若灵觉得好笑,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魅力啦,自己居然不知道。呵呵,真是太好笑啦!

而坐在桌边的南宫震,看到这个女人先是非常震惊,然后跑到镜子前,拿起镜子照了半天,一会儿又独自傻笑。南宫震皱皱眉,这个女人玩什么花样?

“水若灵,你做戏做够了吧,是不是该给本宫一个合理的解释。”南宫震实在看不下去了。有些轻蔑地说道。

南宫震的话成功地打断了水若灵的神游,她这才想起,太子南宫震还没走呢,于是,水若灵马上恢复了冷静,又毕恭毕敬起来。

“回太子殿下,不论您信也好,不信也罢,灵儿确实不认识银日国皇帝,至于他为何要兴师动众地索要我,灵儿实在不知。灵儿也想问问他,究竟为何。”

南宫震看到不卑不亢的水若灵,也陷入沉思,难道这里面大有文章?许久,南宫震觉得在这个女人口中也得不出什么,就起身准备离开。

“灵儿恭送太子殿下。”南宫震看到水若灵给自己行礼,心里冷哼一声就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