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三十五章 小樱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701 2011-08-09 08:13:06

  梅香阁门口,翠儿早早就在等待了,她很担心小姐,小姐一个千金之体,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受得了洗衣房的苦差,况且现在又是颜冬腊月,洗衣水一定特别凉,小姐要是冻出毛病可怎么办。翠儿越想越担心,万一小姐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对得起大少爷。要不然,自己去求求王爷放过小姐,可王爷怎么会听一个小丫鬟的话呢。就在翠儿踌躇的时候,远远就看看小姐悠然自得地走来。翠儿顿时欣喜过旺,飞快地跑过去抱住小姐。

“小姐,您能回来真是太好啦。翠儿担心死了。”翠儿边说边掉金豆豆。而水若灵本来结束一天的工作,觉得应该悠闲地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于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回到梅香阁。还没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绿色的大东西猛地抱住自己,吓得自己差点大叫一声,没想到居然是翠儿这个丫头,不过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喜欢哭呀,而且还死死地抱着自己。水若灵最讨厌身体碰触啦。

“厄,翠儿,小姐我没事,你可否放开我?”

翠儿听到小姐的话,骤然想起,小姐不喜欢身体碰触,虽然小姐从未这样强调过,但翠儿毕竟心灵手巧,不知不觉中就猜到了,连忙松开小姐,擦干眼泪。

“厄,小姐,对不起,翠儿刚才实在是太高兴,所以越距了,请小姐责罚。”

水若灵看到翠儿本来还哭哭啼啼地,现在突然变得诚惶诚恐,有些狐疑,自己只不过说了一句,她至于这么害怕吗?不过水若灵也没打算问下去。

“算了,回去吧,我好累。”水若灵绕过翠儿,率先走进梅香阁。

看到那张每天都有睡的大床,水若灵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它是如此可爱,不由分说地四仰八叉地趴了上去。她现在连动都懒得动一下,虽然与工厂打工比起来,今天干的这点活算不得什么,可毕竟这具身体太过娇弱,现在水若灵就觉得浑身似乎散了架一样。她甚至连晚饭也直接忽略,睡觉是唯一任务。水若灵也确实这样做了,连翠儿的呼唤声,也没听到,因为自己实在是太累了。不知睡了多久,水若灵感觉自己的双手有一种清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舒服,她想看看是怎么回事,于是缓缓睁开眼睛。可开眼看到的一幕吓到了水若灵,她看到南宫泽那个恶魔在给她的手指擦着什么。水若灵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如果梦里恶魔都会出现,那就实在太糟糕了。于是水若灵又闭上眼,再睁开,反复几次,发现仍然如此。水若灵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南宫泽这个恶魔正在给自己的手指擦着什么,而且还很温柔,没错,就是温柔这个词。这让水若灵更加惊恐。

水若灵连忙抽回手,坐起来,躲在床的最里边,用惊恐、戒备的眼神盯着南宫泽,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怎么办,一看到南宫泽,就想起那个晚上青面獠牙的形象。此时的水若灵已不是平时那个波澜不惊的人,而只是一个受了惊的小女子,完全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南宫泽昨晚担心了一晚上,这个小女人本来就很娇弱,又干了一天的活,身体肯定吃不消,万一又病了可怎么办?今日早上,南宫泽下朝回来,就急忙走进水若灵的卧室,看到水若灵很不雅地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南宫泽笑了笑,这个小女人昨天洗了一天衣服,一定累极了,自己下意识地看向水若灵的小手。果然,本来白嫩纤细的小手,现在又红又肿,这让南宫泽成功地皱了皱俊眉。于是,南宫泽回到书房拿出上好的冻香露,这是专门预防受冻的良药。再回到水若灵的床边,南宫泽亲自给水若灵的玉手涂抹药膏,刚涂抹完一只手,正准备涂抹另一只时,水若灵突然抽回手,并戒备地坐到床的最里边,而且表情相当奇怪。南宫泽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犹如惊弓之鸟的小女人。自己不是一直期待看到她平静以外的情绪嘛,可为何看到她如此害怕自己,自己会这么难过呢?

南宫泽看到水若灵如此害怕,本想上前安慰她,可自己刚走两步,就看到水若灵的双手微微颤抖,南宫泽立即停止前进。她居然会怕到颤栗,看来自己前天晚上是真的吓到她了。其实事后,南宫泽也很后悔。他一想到那天晚上,水若灵哭喊地求饶的神情,南宫泽就觉得心都在抽搐,可当时的自己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理智,哪还会顾忌到其他。现在看到水若灵这么排斥自己,南宫泽就更加懊悔了。

“灵儿,你别怕,本王不会再伤害你,本王刚刚只是在给你涂抹药膏。”南宫泽就像哄小孩似的细心地安慰着,并抬起那瓶冻香露。不过他看到水若灵没有任何反应,知道灵儿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南宫泽也不敢再走上前,只得呆在原地。

“灵儿,这个是专门治疗冻伤的良药,你现在每天要去洗衣服,在去之前,将它涂抹在手上,这样你的手指就不会变得红肿了。”南宫泽说完,看到仍然戒备的水若灵,叹了口气,将药放在桌上,自己落寞地走了出去。待到南宫泽走了许久,水若灵才从紧张中回过神来,全身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力地靠在墙壁上,望了眼桌上的那瓶药,面无表情。

被南宫泽涂抹过的那只手确实好了很多,这让水若灵相信了这瓶药不是毒药。水若灵拿起那瓶药涂抹了另一只手,虽然讨厌南宫泽碰触过的东西,不过她也不想和自己过不去。

今天,水若灵照常在洗衣房洗衣服,只不过待遇好了很多,张嬷嬷总是笑脸相迎,给她分派的任务也不是很重。其实,南宫泽刚才已经吩咐了张嬷嬷,不准给王妃分配重活。

水若灵照常坐在桶边洗衣服,倒是有个不速之客找上了她,这个人就是小樱,之前雨侧妃与小樱合作陷害水若灵,不过未遂。事后,水若灵也没有为难小樱,到是管家张建第二天就把小樱掉走了,这样也好,省的见面尴尬。只是现在她又来找自己做什么?水若灵心中虽疑惑,但脸上仍是面无表情。

“王妃,奴婢对不起您。”小樱在水若灵的面前跪下,这让水若灵有些无所适从。这古代人真是动不动就下跪。

“你先起来,本王妃不喜欢人下跪。”水若灵皱着眉,故作威严地命令道。小樱倒是利落地站了起来。

“有什么事,说吧。”

“回王妃,上次的事,奴婢一直就很懊悔,奴婢并非有意要害王妃的,王妃对奴婢很好,奴婢心里一直就记着。可是奴婢的娘亲得了重病,需要重金治疗,而雨侧妃又向奴婢承诺,只要奴婢肯和她合作,就给奴婢一大笔钱。奴婢也是救母心切,所以才会闯了大祸。奴婢实在没脸见王妃。”小樱说得倒是情真意切。

“哦,上次那件事,本王妃本来也没想过追究你,你也不必自责了。”小樱似乎没想到水若灵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有些不信。

“放心吧,本王妃如果想找你麻烦,也不会等到现在。”水若灵看出小樱眼中的怀疑。小樱也觉得水若灵说的在理,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王妃,那奴婢回去干活了。”

“嗯。”

看着小樱远去的背影,水若灵勾勾嘴唇。这个小樱,自己第一次见她时就知道这个人有些心计。至于她口中的救母之类的,真也好,假也罢,自己都不感兴趣。不过如果真的为了救母就陷他人于险地,自己的母亲就算救下了,却搭上他人的命,对于这种损人利己的人,水若灵没什么好感,不过又感叹, 人嘛,往往成为利益的奴隶,为了自己的利益,卖友求荣,认贼作父,这种事情多的不胜枚举。所以啊,水若灵对于小樱,不恨,当然亦不会欣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