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三十四章 挑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239 2011-08-09 08:11:24

  水若灵坐在桶边大半天,一大桶的衣服已经被她洗了大半。她不禁站起身,晃了晃脑袋、摆了摆胳膊,松松筋骨。这时,远远就瞧见得意洋洋的雨侧妃呼呼啦啦地领着一大堆丫鬟向自己走来。不用说,一定是来嘲笑、挑衅的了。唉,真是无聊!自从上次被她陷害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碰面,看来这个陈烟雨身体恢复好了?哼,还是根本就不用恢复?

“奴婢水若灵参见雨侧妃。”待陈烟雨走进,水若灵恭敬地行礼。她当然不会忘记,此刻自己只是个洗衣女。

而陈烟雨万万没想到水若灵会这么心甘情愿地给自己行礼,微愣了一会儿,随即露出轻蔑的神情。

“呦,妹妹当是谁呢,原来是王妃姐姐呀。”陈烟雨上前绕着水若灵走了一圈,讽刺地说道。

“回雨侧妃,奴婢此时不是王妃,只是一个洗衣的奴婢。”水若灵微笑、恭敬地答道。

“呵呵,王妃姐姐真是会说笑呀,您可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连花轿都是从正门大摇大摆地进来。哪像妹妹我,当年只是从侧门进府的,没法跟姐姐您比。”说到这儿,陈烟雨的眼神就变得凌厉起来。一想到自己服侍王爷多年,却只是个侧妃称号,比这个水若灵矮了一截,陈烟雨就恨得牙痒痒。

“雨侧妃说哪里话,您虽然是侧妃,但侍候王爷多年,深得王爷宠幸。在奴婢进府前,听说王爷就只有您一个女人,这还不说明一切嘛。在王爷的心中,雨侧妃自然是无人能比的。而奴婢也只是拥有王妃的称号而已,何况现在,连王妃的称号似乎也在逐渐消失,否则也不会被王爷贬到这里来。”

陈烟雨看到水若灵微笑、恭敬地娓娓道来,心中的愤怒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得意,同时陈烟雨在细细地打量着水若灵。这个女人从她第一次见到,就觉得与众不同。虽然一身素得不能再素的白衣,略施粉黛的脸,即便因为干活显得有些狼狈,却丝毫不减身上高贵淡雅的气质。似乎即便此刻她在洗衣服,说着谦卑的话,却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女王。这个意识让陈烟雨有些疑惑,水若灵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陈烟雨探究地盯了水若灵几秒,别开眼,她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好无力,于是准备打道回府。转身的瞬间,陈烟雨瞄到晾在绳子上的衣服,应该是水若灵这一天的成果啦。陈烟雨别有深意地一笑,朝丫鬟们使了使颜色,顿时这些丫鬟立即会意。不知是谁首先起哄,你推我拽的,就把晾衣服的竹竿碰倒在地上。

水若灵刚开始对这些丫鬟的嬉闹有些不解,看到自己辛苦半天洗了的衣服全部掉在地上,水若灵睁大了美目,终于明白是——阴谋。水若灵不禁攥紧了拳头,就算再有修养的自己,此刻也非常生气。

陈烟雨见到计谋得逞,得意地瞄了瞄旁边有些气愤的水若灵。

“哎呀,姐姐,这是您洗的衣服吧,唉,这些丫鬟,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啦。姐姐的衣服算是白洗了,这可如何是好。”看到陈烟雨假惺惺地故作惋惜,灵儿真想说,大姐,你可以再假一点。

“无妨,只是脏了而已嘛,可以重新洗过,这些丫鬟们想必也不是故意的。还请雨侧妃不要责怪她们。”灵儿虽然心里很生气,面上还要表现地大度。

“唉,姐姐既然这么说了,妹妹怎会不领情。这样吧,妹妹就不打扰姐姐干活啦,先走一步。”陈烟雨听到满意的答复,就准备转身离去。

“雨侧妃,请等一下。”陈烟雨没走几步,就听到水若灵叫住了她,于是转身询问地望着水若灵。

“姐姐,还有何事?”

“事情谈不上,奴婢有几句话想送给雨侧妃,不知雨侧妃可否赏个脸听听?”

陈烟雨看着水若灵的笑脸,有些狐疑。

“哦?那姐姐倒是说来听听。”

“做任何事情都要把握一个 ‘度’,既不能做的太过,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要知道凡事都要适可而止。还有,不知雨侧妃可否听过一句话?”(这话,灵儿说得是一语双关呀!)

“什么话?”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陈烟雨有些震惊地看着仍在微笑着的水若灵,虽然她的笑很真诚,似乎在为自己考虑,可此刻陈烟雨就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是自己应该得罪的。随即转过身快步离开。

水若灵望着陈烟雨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内心不得不感叹,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愚蠢的女人?看到对手的失势,就以为是永恒吗?难道她们不懂得世事无常的道理吗?水若灵实在不愿和这些白痴女人计较,可每次她们都主动找上自己,硬逼着自己出手。水若灵虽然是个虔诚的佛信徒,一般的忍辱负重,她不会计较,但如果对方真的触及到了自己的底线,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她也不会心慈手软。

水若灵叹了口气,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重新做到桶边。唉,怎么办?凉拌呗。又得重新洗,今晚看来别睡了。水若灵继续洗衣服。过了一会儿,张嬷嬷风风火火地向水若灵走来。

“王妃,听说刚才有洗过的衣服掉在地上了?”看到张嬷嬷满脸谄媚的笑,水若灵有些狐疑,但还是诚实地点点头。

“王妃,刚刚老奴都听说了,这掉在地上的衣服不是您的过失,您就不用重新洗了。把桶里剩下的没洗的衣服洗完,您就可以回去了。”

“哦。奴婢知道了。”

“哎呀,王妃,您折煞老奴了,谁不知道王爷只是罚您在这做工一个月,并没有削去您的封号。刚刚是老奴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王妃您大人大量,不要跟老奴这个下人一般计较。”张嬷嬷说完居然“扑通”一声跪倒在水若灵的面前,这让水若灵如何受得起,这是变相让自己折寿嘛,于是赶忙上前扶起张嬷嬷。

“嬷嬷,您赶快起来,灵儿现在正在受处罚,本就应该自称奴婢的,您没有过错。”张嬷嬷似乎没料到水若灵会这么说,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水若灵,水若灵诚恳地点点头。张嬷嬷感激地站起身离开了。

水若灵看着张嬷嬷离开,松了口气,同时笑着点点头,心叹,陈烟雨,雨侧妃,果真是孺子可教也。

桶里剩下的衣服在水若灵喜悦的心情下很快就洗完了。终于可以收工啦,水若灵解脱似的抬头看了看天空,又要到晚上了,这一天算结束了。然后缓缓地朝梅香阁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