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二十九章 再见银子萧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641 2011-08-07 09:07:50

  房中,南宫泽与水若灵正准备就寝,突然一个黑影从窗口闪过,武功极高的南宫泽自是注意到了,目光一冷。

“灵儿,本王突然有事,先出去一下,灵儿你先睡吧。”说完,南宫泽飞快地闪出了屋子。对于南宫泽的突然离去,灵儿并未有太多想法,这个男人一向如此。灵儿于是转身走向床榻。

“灵儿。”突然背后一声低沉、富有磁性,同时又充满想念的男声响起,灵儿当下止住脚步,这个声音不就是她经常想念的那个声音嘛!灵儿有些忐忑地慢慢转过身,果然是那张刚毅、棱角分明、稳重、睿智的面孔。一袭黑色夜行衣包裹着银子萧健硕的身材,他瘦了,满脸疲惫,但眼神依然明亮。望着眼前这个日思夜想的男人,灵儿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银子萧此时可以说是百感交集,自己快马加鞭地奔向这里,本应该十天的路程,他就花了五天的时间,马都累死了两匹。到了水月国的京城,他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换上夜行衣,直奔泽王府。其实他隐在屋顶上好久了。南宫泽刚才的话语一字不落地落进了银子萧的耳中,看得出这个南宫泽也和自己一样,深深地喜欢着灵儿。不过,灵儿的态度似乎不怎么热情,这让银子萧顿感欣慰。再次见到灵儿,灵儿似乎出落地更加水灵了,让人舍不得离开眼睛。

“银子萧?你,你怎么会在这儿?”灵儿赶忙从震惊中走出来,现在地点不对,时机也不对。

“灵儿,我,我是来看你的。”

“看我?子萧兄,既然你今天能找到这儿,那就完全知道灵儿的事了。”灵儿听到银子萧来看自己,内心很欢喜,但不能表现出来。

“是,都知道,知道灵儿是女儿身,知道灵儿是丞相爱女,知道灵儿前不久嫁给了水月国三皇子。”

原来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了。唉、、、、、、

“子萧兄,对不起,上次见面,灵儿骗了你。”灵儿微低着头,有些惭愧地说道。

“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灵儿是女扮男装。”银子萧看到灵儿窘迫的样子,微微笑了一下,灵儿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有多可爱。

什么?他知道自己是女扮男装,灵儿惊讶地抬起头,有些询问地看着银子萧,银子萧会意地点点头,这使灵儿更窘迫了,倒是银子萧,看着灵儿越来越红的俏脸,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对了,子萧兄,此地不宜久留,你赶快离开吧,要是被王爷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灵儿突然想起现在不是难为情的状况,走进银子萧,赶忙催促。

“以后叫我子萧。”银子萧似乎对灵儿的担心不甚在意。倒是灵儿口中的“子萧兄”,听着别扭。

“厄,好,子萧,你赶快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王府很危险。”

“如果我被南宫泽抓去了,你会伤心吗?”银子萧定定地望着灵儿,表情极其认真。

灵儿没想到银子萧会问这种问题,不过还是做了回答。

“当然,如果你真被他抓去了,灵儿自然会很伤心。”即便灵儿不喜欢银子萧,她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朋友被恶魔抓去。

银子萧听到灵儿的回答,甚是开心。

“明日午时三刻,我在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等你。”

“这、、、、、、”灵儿有些为难,自己已经嫁人了,还去见别的男人,算什么?而且能否离开王府还是个问题。

“不管灵儿会不会来,我银子萧会一直等着你。”银子萧看出灵儿的为难,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灵儿看着银子萧坚定的眼神,有些犹豫,不过也有些欣慰。

这时,银子萧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料想应该是南宫泽。

“灵儿,南宫泽回来了,我要走了,记住,不见不散。”说完,银子萧就转身出了门口,消失在黑夜中。

从门外回来的南宫泽就看到有些呆愣的灵儿。

“灵儿,怎么了?”南宫泽走到灵儿,有些担心地问道。

“哦,厄,没什么。王爷您回来了。”从呆愣中回神的灵儿,看到南宫泽,有些心虚,不过很好地掩饰了。

“嗯,刚刚有个黑影闪过,应该是刺客,不过没有抓到。”黑影?那应该是银子萧喽!

“灵儿,给本王更衣。”南宫泽突然伸开胳膊,命令到。

“厄,是。”灵儿利落地脱去南宫泽的外衣,剩下一件中衣时,正要放下手,南宫泽却及时地抓住了灵儿的手,一把将灵儿拉进了自己的怀抱。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当灵儿反应过来时,已经在南宫泽的怀里了。

“这种感觉真好,娘子亲切地为丈夫更衣,就像寻常百姓家一样。”此刻的南宫泽很满足,刚刚感觉到灵儿的手即将离开自己的身体时,南宫泽突然有些空虚,所以连忙抱住了灵儿,完全出于身体本能,也许自己的身体觉得,就应如此。

唉,而怀中的灵儿,感觉就没那么好啦。本来嘛,灵儿不喜欢肢体接触,而偏偏抱着自己的男人,自己又不喜欢,所以,在南宫泽的怀中,自己一动也不敢动,身体要多僵硬有多僵硬。

南宫泽感受到怀中的小人,身体很僵硬,他知道灵儿现在不习惯自己,不过他不担心,他相信迟早有一天,灵儿会主动投怀送抱的。于是自信地笑笑,打横抱起僵硬的灵儿,走向床榻。

灵儿此刻脸上红地可以滴下血来,看到南宫泽抱着自己走向那张大床,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说不紧张是假话。之前的两次,都是南宫泽在强迫自己,所以当时,更多的是愤怒和绝望。而如今南宫泽变得如此温柔,倒教自己无所适从。

南宫泽感受到怀里的小人,身体有些颤栗,内心好笑,这个小女人指定想歪了,不过南宫泽也不想点破,先让她紧张一下吧。南宫泽将灵儿温柔地放倒在床,自己躺在她身边,有些恶作剧似的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漂亮的桃花眼、小巧的俏鼻,粉嫩的脸颊,不过没有吻灵儿的小嘴。一是南宫泽怕这么吻下去,自己会把持不住;二是南宫泽想把这一吻留到灵儿真正喜欢自己的时候。

“好了,睡吧。”南宫泽抱着灵儿的娇躯,笑着合上眼。

而水若灵从南宫泽抱着她开始,就一直在紧张,尤其感受到南宫泽的吻,水若灵更是害怕地闭上眼。估计她此刻的窘迫全部落入南宫泽的眼中了。这个南宫泽心里还不定怎么笑她呢。不过发现南宫泽没有继续,让她有些惊讶,随后紧张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不一会儿,灵儿就睡着了。而南宫泽感受到灵儿均匀的呼吸,慢慢睁开眼,注视着怀中这个让自己动情的小女人,眼中的温柔可以化成一池春水!此刻南宫泽倒是有些感激水不息,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娶水若灵,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幸福地抱着她。一想到自己或许会和灵儿失之交臂,南宫泽的眼中就闪过一丝慌乱、一丝不舍,抱着灵儿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本是背对南宫泽而睡的灵儿突然转过身,一条腿搭在南宫泽的身上,一条胳膊紧紧地抱着南宫泽,呢喃了一声“毛毛”。

毛毛?似乎是那条白狗,呵呵,原来这个小女人把自己当成了一只狗。这个意识让南宫泽心里虽有些不爽,不过看到灵儿像八爪鱼一样依偎着自己,心情不错,就不和这个小女人计较了。

看着睡梦中 灵儿毫无防备的模样,南宫泽感叹,如果醒来的灵儿也能这样毫无顾忌地面对自己,该多好。唉,不过此刻南宫泽更加哀叹的是,自己抱着这样一个软玉温香,却要做柳下惠,真是痛并快乐着。南宫泽自嘲地笑着闭上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