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二十五章 喜欢?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505 2011-08-06 13:06:48

  我很轻松愉悦地弹奏一曲之后,抬起头,就看到了南宫泽,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两天,南宫泽很奇怪,每天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呆在自己的梅香阁。来了之后,也不说话,自己本来就跟他没话说。既然他不说话,自己就陪着好了。每天两个人都免不了要大眼瞪小眼,相对无言地坐一会儿,这一会儿,有时一炷香,有时半炷香。而每当这个时候,南宫泽总是盯着自己,眼神很炙热,这让自己有些受不了。所以索性不去理他,自顾自地绣花。还真是考验自己的定力。我这个人嘛,越竞争就越有动力。也许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坐不了多长时间,不过现在有这个恶魔在身边盯着,怎么也不能比他先坐不住。不过看到南宫泽这么反常,我就想起一句话:反常即为妖。如今南宫泽这么一反常态,不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不过肯定,没什么好事。我可是不会忘记他娶水若灵进门的初衷。虽然上次他因为冤枉自己,这段时间,没找什么茬,可这说不定是为阴谋埋下伏笔呢。总之啦,这个恶魔怎么变,我水若灵都不会对他改观,仍然坚守按兵不动的策略。

这时,南宫泽看到水若灵已经弹完,正看向自己,顿感有些不自然。似乎是羞涩,要是让别人知道他堂堂泽王爷,因为自己的王妃注视而不好意思,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臣妾参见王爷。”我起身来到南宫泽的面前,行礼。

“嗯,免礼。刚刚王妃弹的那首曲子可是出自王妃之手?”

“回王爷,并非臣妾所做,是臣妾的一位好友所作。”没想到这个恶魔,对音乐还有兴趣。

“哦?好友?现在何处?”南宫泽一挑俊眉,似乎对这个所谓的好友很感兴趣。

“回王爷,臣妾的那位好友喜欢游山玩水,估计现在正在山水间徘徊呢。”

“哦?这么说,王妃已经很久没见那位好友了?”这个南宫泽非要这样阴阳怪气地。

“回王爷,正是,也是今后也不一定有机会再见到。”

“嗯,那位好友是男是女呀?”嗯?是男是女有什么关系,这个恶魔究竟想问什么。

“回王爷,是男人。”其实我也不知道那首歌的作曲人是男是女啦。不过古代不都讲究 女子无才便是德嘛,所以说是男人应该可信一点。可惜我预料错了。

“男人?哼,王妃的朋友中似乎男性朋友居多吧。”南宫泽听说是男人,眼冒怒火,声音陡然骤降。

这个男人,又想找什么别扭呀,听他的声音就知道脸色好不到哪去。不过本小姐没什么兴趣去研究那张脸。虽说南宫泽也是顶级帅哥啦,可惜水若灵对帅哥不但不感冒,甚至有些忌惮。帅哥与丑男,只是皮相不同,实质都一样。

“厄,回王爷,真正算起来,好像的确是男性朋友居多一点。”水若灵说的是实话。在现代,朋友虽不多,但确实男性比例大一些。偶尔会聚餐,那时,与男性朋友吃饭,有个不成文的约定: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因为在现代,自己是东北人,所有骨子里很有东北人的豪爽。不过,和女性朋友吃饭时,自己就会比较婉约。而在古代,如果非要称之为朋友的话,应该有三个,分别是南宫离、南宫锦,还有就是银子萧。一想到银子萧,灵儿就觉得内心满满的。所以综上所述,南宫泽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灵儿只是照实回答,她怎会知道南宫泽内心所想。

而南宫泽简直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她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想到她在那些“朋友”面前有说有笑,而对自己完全是敷衍了事,南宫泽就气愤无比。他背过身,不去看这个女人,他担心自己下一秒就会掐死她。

水若灵看到南宫泽突然背过身,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反正这个恶魔就是这样,上一秒还很平静,下一秒就暴跳如雷。总是一惊一乍的,水若灵早就见怪不怪啦。有一句话说的好:不能很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是一个不成熟的人。

过了几秒钟,南宫泽平息了怒火,又转过身看向水若灵。

“今晚皇宫有宴会,你打扮一下,一会儿和我进宫。”

“宴会?敢问王爷,今天是什么宴会?”

“新年宴会。快过年了,怎么王妃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个男人,不找自己的茬,心里就不舒服。心里虽然不爽,但表面上还要态度谦恭。

“回王爷,臣妾愚笨,确实连过年都忘了。”南宫泽无语啦,他很想看看这个女人生气的样子,所以总是时不时地讽刺她,可惜这个女人,无论是好言还是恶语,一律照单全收,丝毫不予理会。就像上次中秋宴会上面对柳如云的挑衅,她甘愿自我贬低,反过来还赞扬柳如云。南宫泽不得不感叹:自己娶了一个十分睿智的妻子!甚至感觉自己在这个小女人面前都矮了一截。

“哼,本王只期待今晚宴会上,王妃不要给本王就好。”

“是,”

南宫泽觉得失败极了,为什么在这个小女人面前,自己总是灰头土脸的。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只好无力地转身离开。

水若灵看到南宫泽离开以后,就转身回房。任由翠儿梳妆打扮。翠儿给灵儿换上金黄色的宫装,又弄了个很复杂的发髻。因为是新年宴会,翠儿说,穿的太素,不太好。水若灵想想也是,如果穿的太素,说不定又招来是非。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真是华丽无比。如果说上次中秋宴会,自己好比遗世独立的青莲;那么此时的自己就是雍容华贵的牡丹。水若灵笑笑,人们不是常说:女为悦己者容嘛!那么自己又是为谁容呢?南宫泽吗?当然不是。银子萧吗?唉,不想那些伤神的事了。

“小姐,翠儿有件事搁在心里,实在不舒服,想一吐为快。”

难得看到这么踌躇的翠儿,不禁让灵儿有些好奇。

“哦?那说来听听吧。”

翠儿似乎下了决心一样。

“小姐,翠儿发现,最近王爷有点奇怪。”翠儿顺便看了看小姐的脸色。

王爷有点奇怪?哼,何止有点,是相当奇怪。

“嗯,然后呢。”翠儿看小姐的脸色没什么变化。

“小姐,翠儿觉得王爷似乎喜欢上小姐您了。”

翠儿的话让灵儿非常惊讶,但灵儿没有过多表示,只是稍微睁大了眼睛。

“哦?何以见得?”灵儿不禁看向翠儿,等待下文。

翠儿于是就将王爷那天亲自给小姐喂药的事说了。

灵儿听后,有些不可置信。没想到硬汉柔情的一面居然发生在那个恶魔身上。不过就评这点,断定那个恶魔喜欢自己,似乎有些牵强。不过结合最近那个恶魔一系列奇怪的表现,倒也有迹可循。最近,南宫泽看向自己的眼神太过炙热,难道真像翠儿说的,他喜欢自己?这个认知让灵儿觉得有些可笑。那个恶魔会放弃报仇?答案是 不可能。至于情不自禁 喜欢自己。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如果南宫泽真的喜欢了自己,那么痛苦的人一定是他。理由嘛,很简单,自己没有受虐倾向,不会喜欢他,而且像他这样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怎么会允许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翠儿在旁边看到小姐很诡异的笑,有些摸不到头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