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二十四章 痊愈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1624 2011-08-05 15:21:14

  太医的药很管用,第二天,灵儿就醒过来了。

“水,水、、、、、、”彻夜照顾灵儿的南宫泽本是趴在床边昏睡,突然听到灵儿的声音,赶忙醒来,又飞快跑到桌边倒了一杯水。

南宫泽把灵儿扶起来,然后就喂灵儿喝水。灵儿这时,已经完全醒过来了,因为太渴,只顾着喝水,根本未曾注意到,身边照顾自己的人就是那个恶魔。

“谢谢。”灵儿感觉喝饱了,不由地看向身边的人。

南宫泽?那个恶魔,怎么是他?灵儿睁大了眼睛。

“厄,王爷,您怎么在这儿?”

“怎么,本王不能在这儿吗?”南宫泽清了清嗓子,阴阳怪气地问道。

南宫泽有些不爽,来自己的王妃房中,也要说个为什么。

“厄,对不起,臣妾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意外。整个王府都是王爷一个人的,王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个恶魔,又想找茬。

“哼,你知道就好。既然你没事了,本王就走了。”南宫泽有些不自然。面对昏迷的水若灵,他可以毫无掩饰地展现自己的柔情,而面对醒来的水若灵,听着她毕恭毕敬的答话,南宫泽就忍不住生气。

南宫泽不希望水若灵看到自己的窘迫,就转身离开。刚出梅香阁,他才想到创伤膏还没有给水若灵呢,于是又折了回去。

水若灵见南宫泽走了,就又躺了回去。可没想到那个恶魔又返回来,水若灵立即挑起十二分精神重新坐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南宫泽看到水若灵的表情,微皱了下眉,这个女人,用的着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吗!自己有那么可怕吗!(只是您老不知道而已,还自我感觉良好。)

“这个是创伤膏,擦在伤处,两天之内就好了。”南宫泽把药放在桌上,就离开了。

看到南宫泽离开,没有再折回来,水若灵长吁了一口气,像卸了气的皮球躺在床上。望了一眼桌上的那瓶创伤膏,微微勾起唇角。这个恶魔知道冤枉了自己,心里愧疚,又不好说出来。呵呵,看来,他也不是完全心狠手辣嘛,想到刚才他的模样,还满可爱的。

而南宫泽走出梅香阁,又转身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还是睡着的时候可爱。”说完,微笑着离开。

南宫泽说的没错,这个创伤膏涂在伤处,果真两天之内就好了。我在床上躺了两天,终于可以下床走走啦。走出屋子,冬日的阳光很柔和。院子里的梅花开了,这才符合 梅香阁这个称呼嘛。如果再下点雪就好了。“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唉,可惜在水月国似乎看不到这种景象啦。水月国地处南方,即便冬天也不是很冷,下雪也只是薄薄的一层。哪像我在现代可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冬天下大雪才正常。

好久没弹琴了,手有点痒。现在我的琴艺虽然比不上大师,但目前为止我会的曲子,几乎都弹的很好。我自己还是很满足的,毕竟弹琴、吹笛都是用来陶冶性情的,不必很专业,差不多就行了。我批了件狐皮做的披风,抱起琴走向梅花树下的石桌。

我放好琴,试了试音。弹什么呢,就了,就弹高胜美的《笑拥江山梦》吧。小时候看过潘迎紫演的《一代皇后大玉儿》,里面的主题曲就是这首,我一直很喜欢的。

笑拥江山同祝梦

醉看清风入帘笼

云是衣裳花是容

片片都有我的梦

天长地久是多久

爱到怎样才算浓

千纠万缠都是爱

管它来去太匆匆

盼呀盼的都是空呀都是空呀

唤呀唤的都是风

念呀念的都是痛呀都是痛呀

等呀等的都是梦

天长地久是多久

爱到怎样才算浓

千纠万缠都是爱

管它来去太匆匆

盼呀盼的都是空呀都是空呀

唤呀唤的都是风

念呀念的都是痛呀都是痛呀

等呀等的都是梦

盼呀盼的都是空呀都是空呀

唤呀唤的都是风

念呀念的都是痛呀都是痛呀

等呀等的都是梦

盼呀盼的都是空呀都是空呀

唤呀唤的都是风

念呀念的都是痛呀都是痛呀

等呀等的都是梦

完全沉浸在音乐中的灵儿,丝毫没有注意到院外那个循声而来的不速之客。南宫泽还是第一次听灵儿唱歌,灵儿的嗓音很悦耳。只是这歌词为何如此之怪?曲子倒是很美。看到梅花树下一身白色披风的灵儿,坐在琴前,边弹边唱,还真实秀色可餐。她此刻的心情似乎很好,从她弹的这首欢快的曲子就可以发现。只可惜她的开心,肯定与自己无关。南宫泽苦笑一下。灵儿每次见到他都是中规中矩,毕恭毕敬,就像下人伺候主人一样。南宫泽不希望看到灵儿如此,南宫泽很希望看到灵儿像现在这样毫无拘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真诚地笑,开心的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