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二十二章 回忆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280 2011-08-05 15:19:33

  我被家丁颤颤悠悠地扶回梅香阁,本应该走5分钟的路程,我似乎走了20多分钟,只觉得每走一步,疼痛就加重一分。这个恶魔,就是不让我好过。现代时,虽然挨打的次数也很多,但从没有像现在这般严重。现在这个状态,就不能称之为挨打,而应该称之为遭受毒打。没错,得用毒打这个字眼。刚到梅香阁门口,就看到毛毛飞跑出来,翠儿紧跟其后。看到毛毛,我心里还好过一点。翠儿两个眼睛红红的,让我不禁感叹:能有人为我哭,这顿打也算没白挨。

翠儿从家丁手里接过我,一路小心翼翼地把我搀扶到床上,我立刻倒了上去,似乎一路走来使劲了全部力气,现在是完全虚脱。本来嘛,这具身体,一个千金大小姐,每天养尊处优,身子较弱到不行,经过一顿毒打,哪还受得了,不像我现代的身体,也算是皮糙肉厚,就算经过残暴的虐待,也不至于累成现在这样。在床上保持一个姿势趴了一会儿,才觉得缓过一口气,于是不禁挪了挪身体,躺下来。毛毛一直在身边用怜惜的眼睛望着我。我心里还是满感动的,这只狗虽然与我相处时间不长,却感情深厚,能够在我危难之时,第一线冲在南宫泽那个恶魔面前叫嚣,这种勇气有时连人都拿不出来,我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在现代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忠实的朋友。还记得刚到日本留学时,由于语言不通,生活上很不方便。那个时候,我和一个中国女生住在一个宿舍。自然而然地我们就成了好朋友,生活上互相帮助。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是现在这个冷性子,对生活、对未来很有信心,对人也真诚,而且为人很天真,甚至很幼稚。私下里有很多中国人都说我脑残。唉,也许吧,可我自己觉得很开心。在人们面前永远是最真实的一面。可有一天傍晚,我照例去餐馆打工,却有几个小混混模样的男人把我截住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扪心自问,我一直是安分守己,从来不会招惹这种人的。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地下赌场,我当时害怕极了,自打娘胎出来就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后来一个大哥模样的日本人,在我面前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表情很凶神恶煞。经过一个翻译叙述,我顿时傻住。原来我那个朋友不知怎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经常来这个地下赌场赌博,还欠下一大笔钱。赌场来追债,她就把我的信息透露给了他们,自己却逃回国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赌场大哥说,让我替她还钱,如果不还,就把我卖到东南亚当**去。我很气愤,很愤怒,但更多的是无法接受。我一直觉得做人应该将心比心。我和那个朋友是同乘同一趟飞机来的,并且还在同一个语学院,又很巧地分到了一个宿舍。我自认自己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也没有说过任何对她不利的话。就算其他人说我傻也好,脑残也罢,我都不在意。可我真的没有想到,她居然做出这等事来,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不就在于人本身有良知嘛。后来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接受这件事情,情感上接受不了。

为了替那个可恶的人还债,我除了在餐馆打工,又找了份工厂的工作。每天除了在语学院上课,晚上去餐馆打工,假期就去工厂工作。每天累到不行,这样的生活整整维持了一年,终于把钱还上了。而我自己本来比较丰腴的身体,一年后累的瘦骨嶙峋。

因为被朋友出卖,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是否正确。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人是充满仇视的,经常觉得人活着好没意思。于是,逐渐地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因为在国内读本科时,我对心理学感兴趣,经常会看心理学书籍。每当我产生自杀的念头时,我都差点那么去做了,可一想到父母,我就下不了手。而且我也是很爱国的,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中国。所以我一直在硬撑着。直到有一天,一个网友推荐我在网上听慧律法师的讲座,说不定会帮到我。那天的记忆对我来说很深刻。我在网上找到慧律法师的开示,原来慧律法师是个出家人。那个晚上我一直坐在电脑旁认真地听他讲法。有一句话,我记忆犹新。他说,人之所以痛苦,就是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人往往就是被自己的观念卡死了,才会迷惑,才会执迷不悟,才会痛苦。人生是什么,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一种虚妄的东西。再过个几十年,这个世间不存在一个“我”。可世人就是迷,因为世人一直想从这个虚妄的东西中探索出真实。这就好比一个人看到水中倒映出来的月亮,就想把月亮捞出来,可这个人不知道,你所看到的月亮只是一种影像,并不是真实的。可这个人就是执着地认为这个水中的月亮是真实的,久而久之,这个人就卡死在这个假象中,一直在不停地捞月亮,他以为只要自己持之以恒,就一定会捞出月亮。可是那怎么可能呢?

听到慧律法师的话,我当下醒悟,我自己其实不就是那个捞月亮的人嘛。我一直在执着于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中,那些过去的事情当下发生,当下消失。而自己对事情的记忆不就相当于月亮在水中影射出来的倒映嘛。我一直执着于自己的思维、情感,实际上不就是和那个人一样,一直在不停地捞月亮嘛。

得到这一认知,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抑郁症痊愈了。从那以后,我的性子完全变了,变成了一个冷性子的人,不过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也许我不会主动帮助人,但我并无害人之意,我只是尊重每一个人的认知、见解,任其自行发展,自生自灭。别人的好与坏,正确与错误,与我何干。这个世界上充满着性格各异的人,自己期望与人为善,可不代表就要试图改变别人。因为想着要改变别人,首先痛苦的就是自己。人要做的就是改变自己来适应别人。

水若灵渐渐从回忆中回过神,发现毛毛还在怜惜地看着自己,灵儿微微笑笑,她突然觉得现在身体没那么疼了,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唉,一切都会过去的,快乐会过去的,现在所承受的痛苦也会过去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呵呵,灵儿觉得有些累了,慢慢坐起身,抱起地上的毛毛,放在床上,然后抱着毛毛沉沉地睡去,毛毛也很善解人意地陪着这个美丽的主人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