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十八章 晚膳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3397 2011-08-05 01:32:04

  由于累极了,这一觉睡的十分香甜,似乎睡了很久。懵懵懂懂间,感觉有个软软的、湿湿的、滑滑的东西舔着我的脸颊,很痒。被这个不知名的东西舔了一会儿,我不得不被迫醒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傻傻的毛毛正用它的小舌头在亲吻着我。呵呵,就知道是这个小东西。被毛毛这么一弄,我也清醒了。

“呵呵,毛毛,什么时候醒的,睡的好吗。”我摸着它可爱的小脑袋,亲切地问道。这个小家伙真不给面子,毫无反应。不过没关系,呵呵,我和一只动物叫什么劲。

起身,梳妆,换了一件淡蓝色的便装,天色有些晚了。没想到我这一睡就睡了一下午。现在嘛,精力充沛。这时,翠儿走了进来。

“小姐,您起来了,这一觉睡的可好?”

“嗯,睡的不错。”

“小姐,刚才管家来,说王爷让小姐去前厅用晚膳。”

“哦,是吗,我收拾好了,咱们走吧。”

虽然极不情愿面对那个恶魔,但还是要上战场。由翠儿搀扶着,缓缓地走向前厅。前厅中,摆着一张长方形的大饭桌,饭桌满是佳肴,我撇撇嘴,还真是浪费。饭桌边只做了两个人,南宫泽一身黑衣坐在主位上,他的身上挂着一个身着红衣,妩媚妖娆的女子。虽说并非倾国倾城,但却风情万种。大多数男人似乎都中意这类的女子吧。不用说,这位红衣女子应该就是传说中很受宠的侧妃啦。嗯,确实有资本。

从水若灵进入前厅开始,陈烟雨就一直打量着这位王妃“姐姐”。一身淡蓝色的便装,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各人脸上转了几转。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陈烟雨心里一惊,这水若灵当真是尤物啊,如果自己是男人,想必也想将其纳入其中吧。陈烟雨不禁有些担心,用眼角瞄了瞄身边的王爷,果然,王爷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这让陈烟雨很气愤,但面上并未表现出来。

南宫泽自从早上和水若灵分手之后,就一直在宫里处理政务。直到傍晚才回府。从张建那里得知,水若灵将近晌午才回府,下午一直在房中小憩。想来昨晚一定累坏她了。一想到昨晚,自己那么卖力,但从水若灵的身上就是得不到他想要的反应,就很生气。这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男性自尊。晚膳,他特意叫来水若灵。看到优雅出现在他面前的水若灵,内心微微出现一丝涟漪。

“臣妾参见王爷。”我走到桌边,缓缓行礼。

“哼,王妃好大的架子呀,让本王好等。”南宫泽轻蔑地看向水若灵。这个女人为何总是这般淡雅,她越是如此,南宫泽就越生气。而被南宫泽抱着的陈烟雨注意到王爷眼中的轻蔑,心里很得意。看来王爷并不待见这个水若灵。长得倾国倾城又如何,只要王爷不喜欢,王妃的宝座迟早是她陈烟雨的。

“厄,对不起,臣妾睡过头了,请王爷见谅,以后不会了。”水若灵语气诚恳,态度谦恭。弄得南宫泽觉得自己倒像个无理取闹的小人。南宫泽心里有些不爽,明明想借机讽刺一番的,可看到水若灵如此,他愣是把即将吐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坐下吧。”南宫泽干脆不看这个女人,把注意力放到烟雨身上。用一双大手在陈烟雨身上慢慢抚摸,这双大手就像有着魔力一般,惹着陈烟雨兴奋不已,可南宫泽的余光一直瞄着旁边的灵儿身上。

而灵儿此时有些尴尬,但面上仍然毫无波澜。这个恶魔,要作秀到床上作去,以为本小姐想看呀,即便是上演春宫秀,本小姐也没兴趣,还害怕长针眼呢。

灵儿没有望向他们,一直盯着面前的食物。她知道这个恶魔正在用余光打量自己,当前唯有以静制动。

而一边卖力作秀的南宫泽此时真是好颓败。这个女人,还是不是女人呀,怎么可以这么平静,哪怕有一丝羞涩,或是尴尬也好。可她倒好,简直就是个木头人,一直盯着桌上的菜肴。怎么这么想吃?

“王妃,怎么不吃?”南宫泽此时简直就是用冒火的眼神怒视着水若灵,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生气,他只知道自己不想看到这个女人这么平静,这让他感到自己很失败。很好,这个水若灵似乎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挑起自己的怒火。

“王爷未曾开动,臣妾怎敢越距先开动呢!”我淡淡一笑很恭敬地回答。

很好,好你个水若灵,真是让南宫泽另眼相看,做事滴水不漏,自己想找茬都找不到。南宫泽顿感无味,既然自己的秀,人家不理不睬,那就没必要继续作下去了。于是南宫泽放开陈烟雨,开始吃饭。

“王妃姐姐,妹妹是王爷的侧妃,既然你我姐妹二人共同侍候王爷,希望我们今后能和睦相处,小妹我今后若有不是之处,还请姐姐多担待。”陈烟雨坐到水若灵的对面,和气地说道。

妹妹?这个侧妃看起来明显比自己大嘛。不过自己是正室,她这样说也不为过。

“哦,侧妃妹妹过谦了。”这话说的毫无瑕疵,我不禁抬头看向陈烟雨,瞧着她满脸诚恳,很容易让人相信她的真诚。可惜她表现的再真诚,对我都无济于事。我本就不相信任何人,不管她是真心还是假意,我都不想与她有过多接触。不过出于我一向礼貌待人的原则,我仍然微笑地回应。(水若灵本就不善言辞,所以能少说就少说。)

南宫泽对陈烟雨的识大体很满意,用赞赏的目光看着陈烟雨。到是这个水若灵,反应总是淡淡的,南宫泽不禁厌恶地撇了一眼水若灵。

陈烟雨对水若灵的反应有些惊讶,自己一向八面玲珑,尤其善于用善良、无害的面孔进行伪装,有多少人都败在了自己的伪装下。而这个水若灵既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戒备,也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厌恶或是敌意,只是礼貌性地回答。看不出她的真实情绪,这让陈烟雨有些恐慌。看来这个水若灵不太好对付。

水若灵优雅着吃着自己的饭,无暇欣赏对面两人你侬我侬,羡煞旁人的情景。反正一切都于自己无关。即便这个南宫泽是自己名副其实的老公,可惜自己对他除了厌恶,就是恶心。当然在他面前,水若灵竭力不让这种情绪外露。

“王爷,您尝尝这个凤尾鱼翅。”

“嗯,雨儿,你也尝尝这个宫保野兔。”

、、、、、、

“王爷,您再尝尝这个爆炒田鸡。”

“哎呀,呵呵,王爷,您别闹。”南宫泽又在挑逗陈烟雨。新一轮作秀开始。

“王爷,您别闹了,王妃还在呢。”陈烟雨用嗲到不能再嗲的声音说着。

而另一边的水若灵,正在饱受耳膜、精神的双重摧残。她本就厌恶南宫泽,坐在这里半天,胃里早就觉得不舒服。再听到他们这样的暧昧对话,更是觉得恶心到极点。

南宫泽一直注意着水若灵,看着她脸色逐渐苍白,以为自己刺激到她了。内心有些欣慰,之前的怒火也随之消失。他就说嘛,自己虽然为人冷酷,但对自己的男性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他不相信自己吸引不了这个女人。弄了半天,这个女人一直在装平静。得到这个结论让南宫泽兴奋不已。

实际上南宫泽怎么可能知道水若灵的想法,她之所以脸色苍白,是因为她感到胃里越来越不舒服。她好想吐,为了不丢脸,一直忍着。她忍得好辛苦,只求这种饱受煎熬的时光快点过去。她真害怕自己没忍住,下一秒会将污秽之物全部喷到这两个人的脸上。水若灵虽然讨厌南宫泽,但绝对不允许自己做出这等没有礼貌的行为。

终于,水若灵忍无可忍,赶忙跑到厅外的走廊上大吐特吐起来,似乎酸水都吐出来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胃里好受一点。

那边饭桌上本来正上演恩爱剧场的两人对水若灵急匆匆跑出去的行为感到不解,剧情也立刻停止播放。过了一会儿,也不见水若灵进来,南宫泽微微皱眉,向一个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立即会意跑了出去。

“回王爷,王妃在走廊上吐了,而且吐的很厉害,似乎把酸水都吐了出来。脸色很不好看。”

南宫泽听到丫鬟的话,只觉得自己脑中称为 理智 的那根弦瞬间断了。陈烟雨也感到不可置信,她本以为水若灵看到王爷和自己恩爱的样子,一定会很吃醋,很气愤。可没想到她居然跑出去吐了。这让一直洋洋自得的陈烟雨感觉很羞愧。小脸因为羞愧,气愤而胀的通红。南宫泽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他觉得自己太失败了,还以为那个丫头拜倒在了自己的魅力之下,可没想到她脸色苍白原来是因为感到自己恶心想吐。这让他堂堂泽王爷情何以堪。他气愤地快速奔到呆坐在走廊中的灵儿身边。

“本王就那么让你厌恶吗,你居然敢吐,你居然敢觉得本王恶心。”

南宫泽一把拽起水若灵,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他有些心软,可一想到她这么厌恶自己,他就双眼冒火,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而水若灵此时瘫软地像滩泥,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任由南宫泽抓着。

“对不起,王爷,臣妾知罪。”灵儿也想忍住那种恶心的感觉,可惜还是功亏一篑。

如果说之前南宫泽看不清水若灵对自己的态度,那么此刻他再清楚不过了。他现在真想一掌拍死这个总是挑战自己的女人。

“好,好,水若灵,你厌恶本王是吧,本王就让你今晚侍寝。”说完就直接扛起灵儿大步向着梅香阁走去。而此时的灵儿已无力反抗。

陈烟雨望着他们的背影,双手攥着的帕子已经褶皱地不成样子,双眼恶狠狠地瞪着水若灵,水若灵,王爷是我一个人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