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十六章 南宫锦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3382 2011-08-04 23:34:18

  灵儿和南宫泽分道扬镳以后,南宫泽去处理事务,而灵儿呢,独自一人向宫门走去。刚才来的太匆忙,都没怎么欣赏宫中的景色。现在正好那个恶魔不在,也不想回到王府,干脆在宫中转转。

我东走西走,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最后来到一座名叫 朝阳宫的门口。

本来这座宫殿只是宫中众多宫殿中很普遍的一个,没什么稀奇,之所以会使我驻足观看,是因为宫殿的门口跑出一只白色的小狗,这只小狗正咬着我的裙角。

我对小动物喜爱有佳,在现代时,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养一只古代牧羊犬,毛茸茸的,把眼睛,鼻子,嘴巴都盖住了,糊里糊涂的,可爱极了。可惜现代的父母不允许养小动物,说太脏,所以养狗的念头就变成了奢望,本打算等自己工作以后,一定要养一只的,唉、、、、、、我蹲下身,仔细摸着这只小白狗,看起来刚出生没多久,不过毛还蛮多的,不对,我把它抱起来一看,居然就是我倾心已久的古代牧羊犬。

别提我多高兴啦。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嘛,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对于一个对每个人都充满戒心的我,对于狗朋友则是特例。我把它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本来从昨天大婚开始,我的心情还比较阴郁,今天见到这个小宝贝,所有阴霾都一扫而空。

“狗啊狗,呵呵,你叫什么名字呀?”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

“狗啊狗,你是男是女呀?”

“你知道吗,姐姐实在太喜欢你了。”

我傻呵呵地一个劲对小狗放电,发嗲。就像对待一个绝世珍宝一样。

“毛毛,毛毛,你跑哪去了?”一道悦耳的男性嗓音从宫殿中传来。

我循声望去,居然是他——四皇子南宫锦。上次宴会一别,也快两个月了,他仍是一身红衣,仍是那么的邪魅,妖娆。可不知为何,他这次给我的感觉与宴会上有些不同,但究竟哪里不一样,我又说不上来,可能就是女人特有的直觉作祟吧。

没想到如今我已是这个邪魅男人的三嫂啦。三嫂?嫂子?这种称呼让我反胃。怀里的毛毛似乎是听到了主人的召唤,立刻挣脱出去屁颠屁颠地奔向南宫锦。

朝阳宫是南宫锦已经过世的母妃的住所,每当南宫锦想念母亲时,就会来此坐上一会儿。今天亦是如此。

刚才毛毛很不安分,一个劲地往外跑,似乎门外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南宫锦自然就跟出去看个究竟。没想到会是她——水若灵。再次见到她,已时隔两月,她变成了自己的三嫂,但南宫锦的心里仍旧把灵儿奉为圣洁的女神。

今天她身着粉色宫装,淡雅不失可爱,虽然只是简单的装束,但简约不失大方。与宴会上的不食人间烟火不同,今天的她像个邻家妹妹一样,多了几分亲和力。

自从上次宴会一别,水若灵就化作南宫锦的梦,这两个月来南宫锦除了呆在自己的王府,就是独自带着毛毛来到这个朝阳宫,没有再去烟花场所。他的这一反常举动还惹来了兄弟间的调侃。南宫锦也说不出是怎样的感受,只是想到那些风情万种的烟花女子,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灵儿紫衣飘飘的模样,似乎灵儿一直在注视着自己,这种意识让南宫锦觉得自己很污秽。所以这两个月他一直修身养性,甚至当起了和尚。

昨天是灵儿和三哥的大婚,他有去观礼。没有人会知道当看到身披大红嫁衣,头盖红盖头的灵儿被三哥签在手中走过身边时,他的心在一点一点地滴血。他很清楚三哥内心并不是因为喜欢灵儿而娶她,而是因为复仇。

所以他内心一直纠结着,他不想看到灵儿受到任何伤害,同时他也不想与三哥为敌。这么多年来,太子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一直在排除异己,而且也在暗中观察他的这些弟弟。而南宫锦从小不仅功课好,父皇也很宠爱自己。南宫锦的母妃在他很小的时候因为身染重病而离世。

从那以后,父皇对这个小儿子更加宠爱。这种状况自然引起了太子南宫震的注意。所以太子不仅在南宫锦的身边安插了眼线,并且经常时不时地试探他。所以南宫锦选择用花花公子的形象来瞒天过海。

看着毛毛跑向自己,南宫锦瞬间从思绪中抽身而出。

“锦王爷好,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

看着灵儿逐渐走向自己,南宫锦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了。自己好没出息,留恋花丛的他,此刻倒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强烈鄙视自己。

“呵呵,三嫂,别来无恙。上次宫中一别,今日一见我们竟然成了叔嫂。”

三嫂?叔嫂?这两个字眼让灵儿听着很不舒服,不过这也是事实。虽然灵儿极不情愿与南宫泽扯上关系,但这就是事实,容不得她拒绝。

“嗯,是啊,造化弄人。”

两人顿时无语。南宫锦本是个情场高手,但此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窘迫,甚至有些羞涩。而灵儿本就是个话少的人,尤其对着不熟的人,更是小心翼翼,谨防出错。

过了一会儿,还是灵儿首先打破尴尬。

“厄,对了,这只小狗是王爷的吗?呵呵,好可爱。”灵儿弯下腰,再次抱起了毛毛。

“嗯,是,这是前不久,一个很遥远的国家送来的礼物。我看它很多毛,就取名为毛毛。”

南宫锦看着灵儿抱着毛毛乐呵呵的样子,他内心也好满足。

“呵呵,毛毛,毛毛,倒是满适合它的。对了,王爷,毛毛是公是母呀?”

沉浸在快乐中的灵儿丝毫没有注意到南宫锦自称的是“我”,而不是本王。

“呵呵,和我一样。”

厄?灵儿被南宫锦的这句镇住了,不由地看向眼前这个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的男人。

“哈哈哈,和王爷一样,那一定也是美男一名。”

灵儿此刻由于毛毛的原因,情绪上放松了许多。南宫锦看到灵儿如此开心,内心感觉满满的,脸上也露出让天地都失色的微笑。他喜欢看到灵儿微笑。

笑着的灵儿和当初那个站在台上吹笛的灵儿大相径庭。当初台上的灵儿,让人觉得飘渺如风,似乎下一秒就会飞走不见,而此刻的灵儿才会让人觉得是真真切切的。

“灵儿似乎很喜欢毛毛,反正我也没时间照顾它,不如就送给灵儿吧。”

南宫泽此刻不想再用三嫂,本王的字眼。既然毛毛能让灵儿如此开心,那就让毛毛永远陪在灵儿身边吧。南宫泽希望灵儿每天都是如此快乐。

“厄,这,呵呵,这怎么好呢,王爷才是毛毛的主人,灵儿怎会夺人所爱呢。”

灵儿没想到南宫锦会这样说,但心里还是惊喜的。

“灵儿就不要推辞了,毛毛也很喜欢你,相信灵儿一定会比我更加细心照顾毛毛的。”

既然话已如此,灵儿也不想推辞了,再说她真的好喜欢毛毛。

“那,那灵儿就在此谢过王爷了。灵儿一定会当作宝贝似的照顾毛毛。”灵儿开心地裂开唇角,给了南宫锦一个大大的微笑。

“哦,对了,锦王爷,这个朝阳宫是什么地方,为何王爷会在此呢?”灵儿似乎才想到这个问题。

“这是本王的母妃曾经的住处。”南宫锦的声音有些低沉。

曾经?莫非南宫锦的母妃已经去世了?灵儿有些疑惑,不过没有询问。而南宫锦似乎猜到了灵儿心中所想。

“母妃在我四岁的时候身染重病去世了。”

一想到母妃,南宫锦的眼神逐渐暗淡下去。那个美丽的女人,经常拍着他小小的背,“锦儿啊,快些长大。”在母妃离开的那一刻,躺在病榻上,拉着他的手,说的最后的一句就是“锦儿,答应母妃要坚强地活着。”

当时,南宫锦并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只要是母妃说的,他就一定谨记。如今在这个深宫内院生活了十几年的他,也深刻体会了母妃的意思。没错,他要向母妃所说的那样,坚强地活着。

站在旁边的灵儿看到南宫锦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上,也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她不会安慰人,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安安静静地陪在一边。今天的南宫锦给她的感觉与宴会上完全不同。这是传说中的那个常年流连花丛的南宫锦吗?怎会相差这么多。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锦从回忆中回神,看到灵儿仍在身边,顿时内心有些安慰。每次来到朝阳宫,他都会独自沉思一会儿,可每次都是他一个人,而今天身边多出了灵儿,似乎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不好意思,灵儿,让你见笑了。”

“厄,没什么。每个人都会有一些难忘的回忆。”

“对了,锦王爷,灵儿该走了,在宫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

听到灵儿要离开,南宫锦有些失望,不过面上没有显露。

“嗯,那本王送三嫂出宫吧。”

“厄,好吧。”正好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呢。

一路无语,灵儿抱着毛毛走在南宫锦的身边,有些尴尬,但确实无话可说。不由地想起上次和银子萧一起走在大街上的情景,当时也是毫无交流,但没有尴尬,而是觉得本应如此。

唉,怎么又想起那个男人啦,水若灵,你已经嫁人了。灵儿不由地内心纠结着。而旁边的南宫锦时不时地余光注视着灵儿,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时而微笑,时而皱眉,时而纠结,呵呵,真是好可爱。

不知不觉来到了宫门,就看到泽王府的马车停在那。灵儿微笑着和南宫锦告别,走进了马车。

看着灵儿的马车逐渐脱离视线,南宫锦脸上的微笑也随着逐渐淡去。

灵儿,不管三哥会怎样对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即便是撕破自己多年的伪装。南宫锦的眼神逐渐凌厉、冷冽起来,与平时的放荡不羁截然不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