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十五章 再次进宫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557 2011-08-04 23:33:11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翠儿叫醒的,醒来后身边已经没有南宫泽的身影了。也好,整天对着恶魔,只会折寿。下体的疼痛让我艰难地坐起来,吩咐翠儿准备了热水,坐在木质的澡盆中,泡着温暖的热水,感觉疼痛减少了些。

一会儿,任由翠儿给我换上一身粉色宫装,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略施粉黛。这时,走进来两个丫鬟。

“奴婢小樱,奴婢小兰,拜见王妃。”

两个看起来和翠儿差不多大的丫鬟向我行礼。听着她们口中的奴婢,才让我想起,翠儿似乎从未在自己面前说过。也许曾经的水若灵就把翠儿当成朋友,而不是奴婢吧。

“免礼。”

“奴婢们是来侍候王妃的。”小樱答到,看样子倒是个很懂得察言观色的丫鬟。

“嗯。王爷呢?”

“回王妃,王爷在花园练剑。”

“哦”

随后,翠儿从外面端来一碗黑乎乎的药,说是王爷吩咐要喝的。不用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避孕药啦。哼,不用他吩咐,我自然是要喝的。一口气喝完,希望以后喝的次数不要太多,我就烧高香了。

“翠儿,我如果没记错,今天是要和王爷一起进宫拜见皇上和皇后吧。”我转身看向翠儿。

“是,小姐。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扶您出去吧。”我点点头。扶着翠儿的手臂向外走去。

早上的空气很清新,忍不住多吸两口。走到门口就看到一辆华丽的马车立在那。看来我早来了,就在门口等等那个恶魔吧。过了一会儿,就看到南宫泽身着紫衣翩翩走来。看来他是格外钟爱紫衣呀。瞄了两眼转过头。

“臣妾参加王爷。”

“嗯,王妃昨夜睡得可好?”

“回王爷,还好。”

南宫泽暗暗皱皱眉,似乎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不过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自顾自地上了马车。灵儿也跟着踩着一个男丁的背上了马车。虽然不太习惯这种没有人权的方式,不过灵儿也不想说什么。她懒得和 恶魔浪费唇舌。

马车里很舒适,南宫泽坐在正中间,灵儿坐在侧位,离南宫泽不是很远,也不是很近。车子开动后,南宫泽就不住地打量灵儿。这个女人为何总是这么平静?一点也不像一个15岁的女孩,似乎干什么事情都是不慌不忙,稳稳的。

她看起来对自己毕恭毕敬,答话时都是微低着头,完全按照礼仪所说去做。但南宫泽知道这个女人内心对自己也许并不恭敬,可能是极度厌恶,想到这儿,南宫泽心里很不舒服,可又挑不出毛病,不好发作。似乎遇到这个女人开始,这种窘境层出不穷。

而另一边的灵儿,坐在那里简直如坐针毡,但还要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个恶魔一直在盯着自己,又想算计什么。灵儿在内心对南宫泽,除了厌恶,还是厌恶。白白披了件英俊的皮囊。

为了缓解尴尬,灵儿挑开窗帘看向外面,此刻也就8,9点钟吧,大街上已经热闹起来了。这是她第三次望着街道啦。不由地想起上次逛街遇到银子萧的情景。一想到银子萧,灵儿的嘴角缓缓翘起。银子萧虽然不是顶级帅哥,但也算是俊男一名。最主要是他身上的那股稳重,睿智的气息深深地吸引着灵儿。

自从上次一别后,灵儿经常会想到这个男人。每次想起他,灵儿就觉得内心好舒服。银子萧与南宫离的感觉不同,南宫离适合做朋友,做知音,而银子萧,灵儿潜意识中已经把他划到了假定老公的行列了。

南宫泽看到水若灵掀开帘子看向车外,虽然眼神是看着外面,但眼中毫无焦距,相反,嘴角翘起,一脸幸福的模样。她想到了什么?为何会觉得幸福?

“你在想什么?”毫无感情的声音冷冷地响起,不用说,这是那个恶魔发出的。

“回王爷,臣妾没想什么。”我立刻回过神恭敬地答到。

很显然,南宫泽对水若灵的回答不满意,他更不满意的是刚才还是一脸小女人模样,现在就变成了面无表情。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就不能用笑脸相迎。南宫泽气愤地闭上眼,不去看这个女人,他担心自己下一秒会忍不住把她掐死。她所要承受的折磨还没真正开始呢,南宫泽怎么舍得现在就让她死。南宫泽一直在劝诫自己。

而灵儿看到南宫泽闭目养神,自己也悄悄放松一下。和这个恶魔在一起,每分每秒都是折磨。

千里之外的银日国,萧王爷的大帐内,此刻正弥漫着嗜血的气息。

“你-说-什-么?她-嫁-人-了?”银子萧咬牙切齿地抓着秦风的衣领吼道。

“回主子,千真万确,就在昨天,水姑娘嫁给了水月国的三皇子南宫泽。听说婚礼很隆重,水月国的皇上,皇后亲自主持的。”

秦风明白主子此刻的心情。好不容易遇到一位十分心仪的女子,可转眼间就变作他人妇。

“南宫泽,南宫泽。他娶了灵儿,怎么会这样。”

银子萧此时的神情要多颓废有多颓废。自己终究晚了一步,他本打算回到银日国后,即刻就派人提亲的。

唉、、、、、、难道自己要放弃吗?他不甘心。他喜欢灵儿,而且他也能隐约感觉到灵儿对他也很有好感。不行,他要去见见灵儿,只要灵儿喜欢他,不管她是否已经嫁人,银子萧都要把她夺回来。

“秦风,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们即刻动身去水月国。”

“可是,主子,最近东北地区叛乱,皇上已经命您去镇压,这个时候您怎么可以去水月国呢。”

“这,唉,本王到了这茬了。那就先随本王去东北,等处理好之后,我们再去水月国。”

“是。”

银子萧,银日国皇帝的胞弟,封为萧王爷。能征善战,是皇帝的左膀右臂。

马车在共门前停下。我和南宫泽一前一后下了车,走进宫门。这是我醒来后第二次进宫。时隔不久,上次还是以丞相之女的身份出入,而如今确实以泽王妃自居啦。还真是世事难料。

无心欣赏周遭的风景,我跟在南宫泽的身后,直奔皇后的凤鸾殿。

凤鸾殿上,除了皇后,居然太子也在。

“儿臣(儿媳)参见母后,愿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太子殿下,愿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赐坐。”

随后按照礼仪,我这个准儿媳要给婆婆敬茶,给太子敬茶。我谨慎地做着每一个步骤,生怕自己出错。还好,一切都很顺利。

本以为皇后会拉着我说说话,可没想到她让我们问安后,就回去休息。到是皇后看向南宫泽的眼神比较奇怪,里面包含太多的东西,是我看不懂的。

而南宫泽看向皇后的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杀意,也许别人没注意到,但我捕捉到了。而这个太子殿下,让我有些摸不到头绪。按理说南宫震是皇后所生,他与南宫泽应该势不两立才对,可据说他们感情从小就很好,而且南宫泽一直在辅助太子,太子对他也很器重。

这种关系似乎有点类似于清朝皇太极和多尔衮之间。又或者太子一直在笼络南宫泽,如果是这样,那正是太子的高明之处。

也或许是南宫泽一直在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第三种情况就是两人都在演戏,各取所需。唉,好复杂呀,我向来讨厌复杂的事情。不去想了。

告别了皇后,南宫泽说要处理一些事情,让我一个人回府。这正和我意,谁要和那个恶魔在一块。不被冻死也要被恶心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