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十四章 洞房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3398 2011-08-04 20:36:34

  头上戴着厚重的凤冠,压得脑袋昏昏的。本来坐在床上还是笔直的,可久等不见人来,我就靠在床壁上。现在可谓是又累又饿又困。其实我宁愿现在又累又饿,也不想面对那个残暴夫君。

进入这个王府,就是苦日子的开始。我不敢想象今后的事。就在我快要困得睡着时,一声开门声响起,我顿时大脑清醒,警铃响起,身体也恢复笔直。

“你们都下去吧。”好冷酷的声音,不用猜,一定是那个残暴王爷发出的。

“可是,王爷,您还没掀盖头呢。”这应该是喜娘的声音。

“滚。” 真不愧是残暴,大喝一声,喜娘和丫鬟都赶忙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现在,这间屋子就只剩下我和南宫泽啦。我的心瞬间提起来了,可越是这种情况,越要保持冷静。我慢慢调整呼吸,腿上交叠的双手不敢动,却捏的很紧。我害怕此刻泄露自己恐惧的情绪。

然后就听到椅子移动的声音,这么想来应该是南宫泽坐在了椅子上。之后就没有下一步行动了。屋子里静悄悄地,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灵儿此时也不知道盖头外是一种什么景象,不过她想南宫泽此刻应该用他那特有的眼神盯着自己吧。不过既然他不说话,那自己就陪他好了。敌不动,我不动嘛。

似乎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南宫泽仍然没有任何动静,而灵儿本来悬着的心稍稍恢复平静。

灵儿一直保持着笔直的姿势,不敢动,就在自己快要倒下的时候,南宫泽起身向自己走了过来,一双黑色的新靴子映入眼帘,然后就是眼前一片清明。

灵儿定了定神,然后看向南宫泽。一身红色的喜服衬托着他完美的身材,相比于宴会上紫衣的冷酷、嗜血,此时的红衣倒显得他邪魅几分。再看向面部,真是面如冠玉,貌似潘安。只不过眼神有着玩味,厌恶,还有浓浓的恨意。就知道他没什么好眼神。

南宫泽从进入房门开始就一直在观察水若灵。她笔直地坐在床上,双手交叠在腿上,看来礼仪很纯熟。他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也没有打算掀盖头,只是审视着她,南宫泽想看看水若灵对于自己的沉默会有什么反应。

他以为水若灵会坐不住,而央求自己掀盖头。然而他错了。这个女人对于自己的沉默没有任何反应,仍然保持着姿势端正地坐在床上。

自从上次宴会过后,南宫泽就派人详细查看了水若灵的资料。资料上说,水若灵头部受伤之前,机灵、可爱。可在床上躺了七天,醒来后不仅失去记忆,而且性情也大变。沉默寡言,待人很温和,而且还开始学琴,会吹笛。之前的水若灵是不可能要求学琴的。

本来南宫泽对水若灵性情大变一事有些不信,不过自从看过上次宴会上她的惊艳演出,以及现在坐在床上岿然不动的她。南宫泽相信了。不过性情大变又如何,水若灵仍然是他报复的工具,她的结局注定是个殉葬品。

想到这些,南宫泽的眼中又恢复了冷酷、嗜血。哼,水若灵,谁让你是那个老匹夫的女儿,本王会给你一个难忘的洞房。

于是,南宫泽起身走向水若灵,掀开了盖头。盖头掀开的那一刻,他的眼中有一丝惊艳。

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比最娇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娇嫩鲜艳;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

不过,南宫泽掩饰地很好。他南宫泽怎么会被仇人的女儿所诱惑,笑话。让南宫泽不爽的是,水若灵只是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的自己,眼中没有爱慕,没有恐惧,没有惊艳,只有审视的意味,似乎在估价一件商品。

商品?难道自己在她心中就是个商品?这个认识让南宫泽非常不爽。他不由地怒视着水若灵,水若灵似乎接收到了他不善的目光,别过眼,微微低着头。

为什么这个水若灵的反应和他设想的如此大相径庭?南宫泽设想过水若灵会向他撒娇,又或者十分害怕他。可这个水若灵似乎不按套路出牌。这让南宫泽内心很烦躁。(其实不是灵儿不害怕他,灵儿内心对他很恐惧,只是我们的灵儿掩藏地很好。)

“本王的王妃,可愿嫁给本王?”南宫泽首先打破沉默,并坐在灵儿的旁边。

我设想过他开口的第一句会是什么,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问题。说愿意吧,他可能会觉得我犯贱。说不愿意吧,又害怕惹怒他。

“王爷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我虽然内心也恐惧,不过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说假话,而且我每次说谎时,神情都不自然,还不如不说呢,弄巧成拙。我没有看他,微低着头答道。

“哦?真话如何,假话亦如何?”南宫泽眯着眼睛打量着灵儿,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一样。

“真话是不愿意,假话自然就是愿意了。”

南宫泽似乎猜到了灵儿会这么说,所以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同时他也在审查这句话的准确度。

“知道本王为何请求皇上赐婚吗?”

“厄,不太知道。”这个时候我可不想说真话了。

“哼,你会不知道?你的那个爹爹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南宫泽此时站起来,声音充满嘲弄。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他的消息如此灵通。

“是,臣妾前不久知道了。”我不卑不亢地答道。

“水若灵,本王警告你,不要耍花样。”

南宫泽大手握住我的下巴面向他,他的眼中满是愤怒,让我的心微微一颤。不过当下,我也不敢想太多,应付眼前才是主要。

“王爷,臣妾不敢耍花样。”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

“哼,谅你也不敢。” 于是松开了我的下巴。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给本王更衣。”南宫泽伸开双臂。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