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十二章 银子萧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509 2011-08-04 20:36:34

  我站起来慢慢转过身,原来是个成熟男人。大约26、7岁。

身段高而修长,一身水蓝色的袍子包裹着他健硕的身躯。有一管笔直挺起的鼻子,唇上蓄胡,发浓须密,体型匀称,充满王族的高贵气度。唯有一对不时眯成两道细缝的眼睛,透露出内心的精明。

此人容貌虽比不上水月国的各位王爷,只能算是五官端正,但他浑身散发出来的王者气质让人离不开眼,而且五官上充满了北方人多见的粗犷,豪放。

审视完毕。综上所诉,此人非富即贵。他是谁呢?在中秋宴会上未曾见过他,难道他不是皇室中人?灵儿一边打量银子萧,一遍猜测着。

而银子萧此时近距离看这个穿着男装的小丫头,还真是美的不可方物,估计再过几年更是倾国倾城。不过这个小丫头此时虽然在望着自己,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她不知道自己此时这个神情有多可爱。

银子萧也不想打断她的思索,只是好笑地看着她。

过了几秒钟,灵儿才发现两人相视已久,自己一直盯着人家看,实在不礼貌,有些尴尬。

“咳咳,厄,公子站了很久了吗?”

银子萧看着眼前的小人由于尴尬而面色微红,使原本白皙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妩媚。早就听说水月国出美女,今天一见果真如此呀。

“从公子坐在树下开始,就一直站在这里了,不知道算不算很久。”

“厄,呵呵,是吗。”

灵儿觉得尴尬极了,眼前这个威武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看,虽说自己现在在扮演男人,但毕竟不是真男人,被一个男人这么盯着看,让自己这个本就脸皮薄的人还真有些招架不住。

而且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喜欢的那一型,相貌不要非常出众,但很稳重,成熟,睿智,能给人一种安全感。唉,不能再想了,在现代自己还没遇到这类型呢,没想到在古代居然遇到了。可遇到了又能怎么样呢,10天后自己就要成为泽王妃了,想什么都是白扯。

银子萧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神情先是羞涩,然后转变成兴奋,最后又变成无奈,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呵呵,不过还真是可爱,也许是被灵儿感染,银子萧刚毅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微笑。

“公子的笛声真有优美,能告知在下这是首什么曲子吗?”

看着这个小丫头神游,忽视自己,银子萧有些不爽。

“厄,哦,让公子见笑了,这首曲子名为《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在下心情好的时候经常吹奏。”

“哦?草原?呵呵,公子喜欢草原吗?”

没想到刚刚那首欢快的曲子居然是描写草原的,这个认识让银子萧很兴奋,因为他就是来自草原嘛。

“嗯,非常喜欢,很想感受那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蔚蓝的天空,皎洁的白云下,纵横驰骋于一望无际的碧绿草原上,那是一种自由,没有世间的禁锢,从内到外都是放松的。”

灵儿边说边眺望天边,似乎自己此刻就置身于大草原上,满脸陶醉。

银子萧虽然出生在草原,生长在草原,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踏出草原,也是第一次听到一个不是草原的女孩用如此精辟又不失美丽的语言来描述草原。

他不禁惊讶地再次望向灵儿,从在茶楼上看到她那一刻开始,他承认自己被这个小女孩吸引了。这个女孩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或是才艺都给他带给震撼,这是他从未曾遇到过的。

“没想到公子对草原如此了解。”

“唉,可惜,我也只能想象一下,今生也许没有机会去草原啦”

灵儿收回眺望远方的目光,有些无奈地叹息。自己马上就要嫁给南宫泽了,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去草原呢。

银子萧看着灵儿无奈地表情,微微皱眉。这个小女孩似乎有心事。

“公子怎么说的如此悲凉,难道有难言之隐?”

“没什么,人生就是这样,有太多事情无法预料,无法捉摸,唉,在下也是一时兴起,有感而发而已,让公子见笑了。”

灵儿虽然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但也不想走太近,只是笑笑敷衍而过。

“没想到公子小小年纪,对人生的见解到是精辟。”

灵儿摇头笑笑。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银子萧此刻的念头就是想认识这个女孩。

“在下水若凌。”

“在下银子萧。”

“若凌兄,刚刚那首曲子,在下十分喜欢,可否请若凌兄再吹奏一次。”

“呵呵,既然子萧兄喜欢,那小弟就再吹奏一次。能够与子萧兄分享,也是一大幸事。”

于是,银子萧和灵儿并肩坐在大树下,灵儿再次吹起了那首《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傍晚的夕 阳照到他们的身上,一蓝一白两个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

站在远处的秦风,望着这一幕,他知道这次主子是认真了。

灵儿觉得奇怪,这首曲子自己吹过几十次了,但这次和这个叫银子萧的人坐在一起,吹着这首曲子,感觉无比的欢心雀跃,甚至有些激动。

曲子已经结束许久了,可灵儿和银子萧似乎不想打破这种祥和,就这样并肩坐着望着远处美丽的晚霞,甚至希望,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

夜幕降临,分手的时刻到了。

“子萧兄,天色已晚,在下要回家了。如果有缘分,希望能够再见到子萧兄。”

“嗯,不瞒若凌兄,在下明日就要离开京城了,今日一别,也不知何年何月会再相见。”

他要离开了?不知为何,灵儿听到这句,心里有些不舒服。唉,自己想什么呢,自己马上就要嫁人的人了。

“若凌兄,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在下送你回去吧。”

“厄,好吧。”

灵儿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大男人送小男人,有些奇怪,不过灵儿内心还是满喜欢的。

大街上,倒是有种人去楼空的感觉。两个人走在夜路上,一路无语,其实各有所思。但都不想打破这份宁静。虽然无语,但并不尴尬。倒是有点 “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韵味。

我的内心,有些激动。这种感觉不是我一直所追求的嘛,在现代,每当有人问我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爱情时,我就回答,两个人靠在一起,欣赏着夜色,不必交流,确实心有灵犀。我以为我终生都得不到这样一种感情了,可却在古代遇到了,但偏偏这个人不是我要嫁的人。

银子萧,此刻的心情有些纠结。他好想告诉灵儿,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希望灵儿能够答应跟他回草原。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对一个小女孩竟有如此强烈的感情。虽然与灵儿从相知到相识只有短短几个时辰,可他清楚灵儿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而且她不喜欢不被尊重的感觉。

银子萧这次来水月国,是秘密来访,所以不能有大动作。所以直到把灵儿送回丞相府,他也没有告诉灵儿自己的真实身份。

“子萧兄,在下到了。”

“哦,到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其实两人花了很长时间走这一段无声的路。

“子萧兄,今日谢谢你把在下送回来。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子萧兄,一路顺风。”

灵儿向银子萧抱拳说到。

“是啊,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若凌兄,在下告辞了。”银子萧也抱拳说到。然后转身走向黑夜中。

“再见了,银子萧。” 灵儿望着那刚毅的背影,喃喃自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