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十一章 再次逛街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486 2011-08-04 20:36:34

  距离那次谈话已经过去10天啦,这10天,我一直呆在小院里,不曾出门,琴也不怎么练了。只是经常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那支檀木笛子吹吹。

这几天,我一直陷入沉思中,想现代的父母,还有那个智力残疾的姐姐,自己的童年生活,学生时代,大学时光,以及留学生涯,经历的一幕幕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闪现。

这些经历似乎离我太久远了。还有10天我就要嫁人了,这几天陆续有秀娘来给我量体制作嫁衣,还有宫里的嬷嬷来交我规矩。

成为王妃,这些礼仪、规矩自是必不可少。我向来谨慎,不想在这些方面落人话柄。期间,爹和哥哥都没有来看过我,估计是避免尴尬吧。到是娘来过几次,每次都是那种愧疚、不舍又无奈的神情,让我看了也有些心酸。

看着镜子中这个和我现代一模一样的脸,不禁想起现代我很喜欢的慧律法师的话,世事都讲究一个缘字,缘起缘灭,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空难让我来到这里,说不定就是让我来了却这里的缘呢。

水若灵,也就是我的前世,让我穿越至此,说不定就是来让我还债呢。我走出房门,望着萧索的院落,满地黄色的落叶,似乎象征了此刻的心情。想想距离上次逛街似乎几个月了,再不出去逛逛,说不定就没有机会啦。嫁给那个残暴王爷,就不要奢望他会放我出去。

因为跟魔鬼讨价还价,就是自寻死路。

我双手合掌,连拍了两下。这时,一道黑影飞快地落在我的面前。这道黑影就是前不久爹爹给我配的侍卫白莫。这段日子一直没有出门,所以他的职责有些形同虚设,不过就算没有出府,他依然在暗中认真履行一个侍卫的职责。

“小姐,有何吩咐?”

白莫单膝跪地,很恭敬地问道。对于古代的这种行李方式,我不太习惯,不过也不想阻止,顺其自然就好。

“恩,我想出去走走,你负责暗中保护。”

“是。”

说完又飞走了。唉,感叹呀,古代轻功真是厉害,可惜在现代怎么就失传了呢。

我回房换了男装,仍然是上次逛街穿的白袍。翠儿本想跟着去,让我制止了。

时隔几个月再次走在大街上,心境完全不一样。上次是喜悦加兴奋,还有点期待。而这次嘛,平静如水,甚至有些告别的味道。大街上没什么变化,仍然很热闹,很喧嚣。上次逛街遇到南宫离,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也有邂逅。我淡淡地笑笑,还是不要有期待的好。

灵儿在街上休闲漫步的姿态,淡漠的神情,虽然脸上时常会有笑容,但那笑容不达眼底,甚至有些忧愁,迈着不快不慢的步伐,似乎在欣赏周边的风景,又似乎对周遭的一切都不敢兴趣。这样的灵儿显然与周围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而这一切都落入了不远处的某人眼中。

银子萧在茶楼的二层靠窗的位置喝茶,望向窗外,就看到了那位白衣少年。 银子萧望着那个白衣少年淡漠的眼神, 有趣,呵呵,明明是个14,5岁的小姑娘,却要女扮男装。

而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中散发出来的睿智、淡然却有不是这个年龄应该具备的。银子萧眯着眼睛,本来觉得这次水月国之行实在无趣,而如今他要推翻这一想法啦。而银子萧的贴身侍卫秦风,站在旁边,也看到了那抹娇小身影,又看到了王爷眼中的玩味,他知道王爷对这个少年产生兴趣啦。

而楼下的灵儿还沉浸在周边的景色,根本不知道,又一场邂逅已经在等着她了。突然看到前面围了好多人,发生何事啦?灵儿也想看看热闹。走进一看,原来又是狗血剧情,女孩卖身葬父,被富家公子看上。电视上都演过很多次啦。

我悄悄地退出人群。一直以来,对于热闹,每次只是看两眼,从不参与。来到古代,自然也一样。不过又有些不同。毕竟如果今天只是我一个人逛街,那么遇到这种事,我自是不会理会的。因为我没有解决这类事情的能力。但我此时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白莫嘛。

打定主意,我拍了拍手,两秒钟后,白莫就出现在我面前,碍于人多,就免了他行礼。

“小姐,找属下有何事?”

“白莫,看到前面那一堆人了吗,我要你把里面那个小女孩救出来,但记住,只是救出来。”

白莫点点头。然后向人群走去。我呢,没有继续逗留,而是接着逛街。别人的遭遇与我何干,解救别人也要看自身的情况。

在楼上观看的银子萧把一切都尽收眼底,看到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公子对着随从发号时令,又看到那个随从救人之后,扔下一锭银子变不见踪影。呵呵,实在有趣。

当灵儿走到上次和南宫离来的那条溪边时,不禁驻足欣赏起来。

“小姐,事情已经解决了。”白莫又跳到灵儿面前报告。

“嗯,知道了,白莫,你做的不错。好了,你隐身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我没有看向白莫,而是对着绿幽幽地溪水说道。

“是,属下遵命。”世界再次恢复了平静。

我背靠大树缓缓坐下,今天的天空,依然清澈,万里无云。

在日本留学时,我做的最多的动作就是抬头仰望天空,蔚蓝的天空似乎是我人生的追求。追求安宁,追求平静,追求内心的清澈。人的心如果永远像天空一样,那是不是就没有烦恼啦。天空看久了,似乎内心也会受到渲染,我真心地笑了,虽然也不知这一笑是为了什么,只是觉得此刻的内心很安宁,不考虑现在,不考虑爹娘,也不考虑那该死的婚姻。

只有这一刻,我想毫无顾忌地放松身心,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这种舒适的时刻,怎能少了音乐。还好这支檀木笛子,由于爱不释手,经常带在身上,此刻该派上用场了。嗯,吹什么呢,对了,现在很开心,想吹一首《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虽然这里不是草原,我平生也未去过草原,权当憧憬吧。随后,一首欢快,愉悦的曲子飘起。

来往的人们就会看到这样一种情景。小溪边,大树下坐着一位娇小的白衣公子,看样子也就14、5岁,面若中秋之月,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芊芊玉手不时地在笛子间跳动,活泼可爱的曲子悬浮在溪边,不时有落叶飘下,落在他的肩上。

好一幅唯美飘逸的画卷。来往的人很多都看呆了,而我们的主人公哪里会注意这些。不远处的银子萧和侍卫秦风也和路人一样看痴了。就算许多年后银子萧回忆起今天的这一幕,仍然觉得那是世间最美的一幕。

当灵儿吹奏完毕,淡淡一笑,内心舒服多了。多天来的郁结也随之消失了。

唉,人生嘛,就是这样,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百年之后,谁还记得曾经发生的一切。既然是雾里看花,我又何必和它执着呢。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这时,身后啪啪两声鼓掌响起。可能自己太过于沉浸在美色当中,连身边多了个人都未察觉。(其实不是灵儿太过沉浸,而是来人本就是武功高手,走路轻是自然。而我们的灵儿,可是个功夫菜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