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十章 真相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796 2011-08-04 20:36:34

  我和哥哥同撑一把伞,走在去书房的路上,噼里啪啦的雨声让我的内心有些忐忑,似乎爹爹要和我说的重要的事非比寻常。不一会儿就到了书房门口。

我推开门,就看到爹爹背对着门,双手放在腰后,站的笔直。而娘亲听到开门声,望向门口,一双红肿的眼睛此刻异常耀眼。

"娘,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赶忙走到娘身边。

“灵儿,你来了。唉,娘没事,不要担心。”

娘拉着我的手。虽然娘嘴上说没事,但任谁都看得出,并非小事。

“灵儿,你知道,爹找你来所谓何事吗?”

这时,爹已转过身,表情有些奇怪,本来严肃的脸上有些许的痛苦之色。这不由地也让我恐慌起来。我恍惚地摇摇头。爹爹长叹一声,缓缓说到。

“灵儿,今天皇上把爹找了去,说要给你赐婚。”

爹爹稍微顿了一下,看看我的反应。要不是之前我已有所警觉,估计此刻就会呆若木***我没有说话,等待着下文。

“皇上说,泽王爷已经向皇上请旨赐婚,希望灵儿你做他的泽王妃。”

啊?泽王爷,南宫泽,果然是他。为什么我最不希望的人竟是他呢。这个人让我厌恶,甚至畏惧。尤其他那像盯准猎物的眼神让我尤为忌惮。此刻我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在现代,我与爱情无缘,到了大龄剩女阶段,更是对爱情无所期待。只希望能找个爱我的人共度一生。来到古代,虽然小了十几岁,可思想一如从前,虽然知道自己终究会沦为政治牺牲品,可让我嫁给一个不爱我,又恨我的男人,结局是什么,不是可想而知嘛,不是终日以泪洗面,就是活活被折磨死。

水若寒从灵儿进门就一直站在门边,他一直注视着灵儿,没有放过任何细微变化。灵儿此刻面如白纸,而水若寒心如刀绞。

他最不希望看到灵儿受到任何伤害,可还是逃不过。南宫泽是何等人物,朝中尽人皆知。 长得虽然一表人才,可生性残暴,心狠手辣,在他手下屈死的冤魂何止千万。

南宫泽从13岁起就开始带兵,听说暗地里为太子培养了一大批死士。嫁给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自掘坟墓。水若寒越想越难受,干脆别过眼不再看向灵儿。

水不息看着灵儿此刻呆住地不可置信的神情,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作为父亲,有谁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那样一个残暴的人,可皇命难为,而且南宫泽主动要求迎娶灵儿,分明就是来复仇的。

过了好一会儿,灵儿仿佛接受了这个事实,苍白的脸上也逐渐有了血色。

“爹,婚期是什么时候?”灵儿没有看向爹爹,只是呆呆的前方。

“唉,皇上希望年前把婚事办了,婚期定在了下月初八。”

“呵呵,下月初八?呵呵,还有20天,够时间准备啦!”

灵儿苦笑着。她此刻真有些迷惑,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究竟为了什么。又过了一会儿,灵儿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切地看向爹爹。

“爹爹,有一件事,灵儿不懂,也许爹爹能帮助灵儿解开谜团。”

“灵儿,说吧,无论什么事,爹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爹,灵儿和泽王爷之间有什么过节吗?为何上次宴会他看我的眼神是如此地憎恨?灵儿自知不曾得罪过泽王爷。难道,莫非是爹爹得罪过泽王爷,又或者是我们这个家族得罪过泽王爷?请爹爹明示!”

唉,水不息感叹,灵儿终究是觉察出来了,也对,灵儿自从醒来后,整个人聪明了好多。

“灵儿,这件事即便你不问,爹爹今天也是要告诉你的。”

灵儿听爹爹的口气,看来大有隐情,那颗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事情还要追溯到15年前,那时爹爹我还只是个五品京官,可是年轻气盛,尤其贪爱权位。

爹爹不甘心只做个五品小官,一直希望能够得遇伯乐,然后扶摇直上,权倾朝野。可惜一直怀才不遇,这让爹爹很是苦闷。

当时南宫泽才五岁,他的母妃是皇上最宠爱的栗妃,而栗妃的爹又是当时权倾朝野的张丞相。

皇上大有废太子而改立南宫泽的倾向。皇后娘娘觉察到皇上的心思,很是焦虑,恰巧的一次偶然相遇,我得到了皇后娘娘的赏识,而皇后娘娘也看出我对权位的贪恋,于是私下里与我商讨。承诺只要我帮她摧毁张丞相一党,以及栗妃,事成之后让我坐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位。

爹爹虽说也是饱读圣贤之书,也知道此举实在太过阴毒,不是君子所为。可当时对权力的执着,已经到了利欲熏心的地步,无法自拔。你的娘亲也曾劝过我,安贫乐道,不要急功近利。可当时我哪还能听进去,于是一步步地走向深渊。

我暗中派人四处散播张丞相通敌卖国的消息。皇上刚开始不信,又过了很长时间,消息俞传俞烈。有道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皇上也开始产生怀疑,就派人暗中调查张丞相。于是爹就借此机会,让皇上派出的细作发现张丞相通敌卖国的“证据”。

张丞相一家168口一夜之间锒铛入狱,并在几日后全部问斩。 事后,爹把那些替我做秘密事情的人全部处决了。整个过程可以说滴水不漏。大功告成之后,皇后娘娘也兑现了她的承诺,我顺利地成了名副其实的水丞相。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可突然有一天,皇后娘娘又找我密谈。说皇上虽然处决了张相一家,但对于栗妃仍然很宠爱,栗妃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牵连。栗妃受宠一天,太子的位子就一天不稳。所以皇后找我来商讨怎么谋害栗妃一事。

最后,我与皇后商讨出了一套方案。没过多久,宫中就传出了栗妃不甘寂寞, 和一位姓白的侍卫私通,皇上捉奸在床。皇上念在往日情分上,让栗妃自行了断。栗妃因此上吊了。那个姓白的侍卫一家也全被处死了。”

爹爹说完,长吐了一口气,似乎这段往事在他的心中压抑了太久,今日说出来 总算舒服了许多。

爹爹是舒服了,可我压抑了。我想过种种南宫泽恨我的理由,可始终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是信佛之人,看不了丑恶、血腥的一面。

让我更不能接受是,爹爹看起来如此温文儒雅,却做出此等歹毒之事。168口,168口啊!一夜之间全部身首异处。我不敢想象这等凶残之事居然都是我身边这个所谓的爹做出来的。脑海中马上想起了现代人常说的那句“披着羊皮的狼”。

此刻我的心情太复杂,复杂地让我理不出个头绪来。穿越到这里有小半年了,在我的内心,对于爹娘,还有哥哥,我并没有把他们真的当做自己的亲人,只是碍于这个身体的原因,和他们保持着所谓的亲人关系。

可即便是如此,我还是无法想象这句身体的爹居然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如果换成别人,我一定会很厌恶,可对于这个我叫了几个月的爹的中年男人,我实在厌恶不起来。

佛家总说,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如今南宫泽执意要娶水若灵,很显然是报应显现了。而我这个现代人来到这里好日子还没有过几天,就要替这个爹爹承受报应。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灵儿,爹知道,对不起你,可爹也没法子,这个婚事已经无转圜余地了。爹今天,就算不要这张老脸、、、、、、”

于是扑通一声,水不息跪倒在灵儿的面前。这一举动,不但吓到了灵儿,也吓到了门边的水若寒。

我呆愣了几秒,于是赶忙把爹搀起来。唉,我真是好无奈,这一切的一切与我这个异世人何关?阴谋也好,报复也罢,干嘛要找上我。我只是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好好做一个贤妻良母。可连这种唯一的要求也不给我。唉,无语啦。

“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地嫁到泽王府的。”

过了许久,我稳定了情绪,艰难地吐出这句。

爹爹和娘亲听到这句,不由地老泪纵横,而哥哥也痛苦地望了望我,然后又别过头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