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九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3042 2011-08-04 20:36:34

  距离那次中秋宴会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拉,宴会上我吹奏的那曲 <神话>,让水若灵这三个字名声大噪,名扬四海也不为过。

唉,这不是我所追求的,人越是高调,往往摔的越重。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高调的人,受关注程度也越高,并且由于自己潜在的虚荣心,自满心,很容易得意忘形,致使行为失常,然后就是逐渐走下坡路。

因此,为了避免自己的虚荣心作祟,这一个多月,我没有出门,在家里修身养性,每天除了练琴还是练琴。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洗礼,琴艺大有长进,可以很流畅地弹奏那首 <青花瓷>了,这让我很是兴奋。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和南宫离互相切磋了。

奇怪的是,自从宴会过后,哥哥就好象失踪了一般,再也没来看过我,这让我有些不解,不过转念一想,哥哥毕竟是大内侍卫,也许这一个月很忙,没工夫理会我这个妹妹。

今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瓢泼大雨。水月国的京城地处南方,湿气重。已近晚秋,下起大雨,还真有点冷。

我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大雨,想起在现代留学,每次下雨时,就在家里喝着咖啡,看小说,听音乐,真是快哉! 唉,不过我要是早知道,自己会穿越,就应该多看看穿越小说。

"小姐,把窗户关上吧,您身子不好,会着凉的。" 不知何时,翠儿已走到我的身边,替我披了件衣服。

"谢谢。"

"小姐,自从您醒来,就和翠儿这么客气,翠儿是下人,照顾小姐的起居,都是翠儿的职责,小姐您不必这么客气。"

我淡淡地笑着,这些话翠儿已经不止说过一次了,可我每次仍然该感谢感谢,该道歉道歉。因为在我的内心没有把翠儿当成下人,而是和我一样为别人打工的人。

不同的是,翠儿是为我打工,而我则是为了家族利益,又或者是政治而打工。上次宴会上,皇上的问话,让我感到恐慌,"15岁,也不小了",这句话什么意思,不由地联想到现代时,经常有亲戚问我多大了,我就回答29了,"哦,29了,不小了,该成家了。" 听的最多的就是这句了。

如今皇上的话和亲戚的话如出一辙。唉,在现代未曾走进婚姻的我,注定是要嫁给一个古人拉,而且还是一个皇子。如果让我自己选的话,我自然会选择南宫离,无关乎爱情,只是觉得嫁给他应该会很幸福。

可惜他已经有王妃了,皇上应该不会委屈我这个丞相之女,嫁给别人做妾。毕竟爹爹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也得照顾一下爹爹的面子。所以,嫁给其他皇子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太子南宫震如此精明的人,他不可能没有洞悉政治联姻的厉害关系。然而他在知晓一切的情况下,仍然拒绝水若灵,这其中必有隐情。这么分析开来,嫁给太子似乎也有些不太可能。

那么就只剩下南宫泽和南宫锦了。唉,这两个人一个太冷,太狠; 一个太花,太烂情。每次想到宴会上南宫泽看我的那道噬血的眼神,手心就禁不住冒冷汗。

就在灵儿胡思乱想的同时,水不息的书房中,传来一阵阵啼哭声。这个哭声就是水不息的妻子苏念悠发出的l。

此时,书房中坐着三个人,分别是水不息、苏念悠、水若寒。气氛有些凝重,似乎房间中徘徊着一丝悲伤、无奈的气息。水不息、水若寒这对父子都是紧闭嘴唇,水不息面色苍白,而水若寒则是表情异常痛苦。只有苏念悠一人哽咽着。过了好一会儿,苏念悠才渐渐止住哭声。

"老爷,一定要灵儿嫁过去吗? 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妾身不想灵儿受折磨,灵儿才刚从鬼门关转悠回来,她已经经不起折腾拉。" 水不息走过来,轻轻抱住微微颤抖的妻子。

"夫人,我又何尝想这样,但现在皇上已经下旨,木已成舟了。"

听到丈夫的话,刚刚止住哭声的苏念悠又开始伤心地痛哭起来,水不息轻轻拍打妻子的背,希望能给妻子一些安慰。又过了一会儿。苏念悠的情绪似乎好多了。

"寒儿,你去把灵儿叫来吧。" 水若寒听到爹的话,身体有些微颤。

"爹,您打算把一切都告诉灵儿了吗?"

"唉,是啊,我也不想说,如果有可能,我希望灵儿永远也不要知道。可情况不允许。"

"可,可这对灵儿打击太大了。" 水若寒此刻只想将灵儿的伤害降到最低。

"唉,都是为父的错,寒儿,你把灵儿找来吧,该来的总会来,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

"是,爹"

水若寒转身离开书房,走向了那个他每天都要遥望无数次的小院。

深秋的冰雨无情地打到他的身上,但他丝毫也感觉不到冷,甚至他期待这场雨永远不要停。

看到灵儿的房门愈来愈近,水若寒自动放慢了速度,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灵儿,他爱上了自己的亲妹妹,多么可笑!

这一个多月来,他尝试了各种方法试图去忘掉灵儿,甚至去了他从不愿涉足的青楼。可最终仍是徒劳无功。

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要遥望着灵儿居住的小院无数次。他好想去看看灵儿,看看她过的好不好,开不开心,琴艺有没有长进。哪怕只是一眼,可是他不敢,他害怕自己见到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感情更加无法自拔。

转眼间,已经到了房门口。水若寒犹豫了,今天如果他跨进这个门槛,也许一辈子都身陷于这种不被世人所容的情感旋涡中。

"大少爷,您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呀? 看您,全身都湿透了。快进来。"

正欲出门的翠儿看到呆在门口的大少爷,赶忙把水若寒拉进房内。而灵儿本打算小憩一下,听到翠儿的喊声,就从里屋走进客厅。一下就看到了全身湿透的水若寒。

仅一个月没见而已,哥哥瘦了好多,本就瘦弱的身体,现在看起来更加单薄。

脸上,颧骨也突出来了,两眼凹陷下去,暗淡无光。

天啊,这还是我那个风华绝代的哥哥吗? 现在,哪有一点美少年的风采,倒有几分穷困潦倒的书生味道。这一个多月,他究竟发生了何事? 是因为工作疲惫之极,还是受了某种精神打击。

灵儿打量水若寒的同时,水若寒也在打量着灵儿。

她似乎比一个月前又美了几分。虽然没有宴会上的精心打扮,而是素面朝天,简单的装束,白色的绸缎锦衣,却依然衬托出灵儿简约不失大方,圣洁不失高贵的气质。

灵儿看着哥哥只是出神地望着自己,没有任何语言、行动,有些不解。就主动来到他身前。

"哥哥,你全身都湿透l了,怎么不打把伞呢,虽说你是练武之身,可要是得了风寒,总是不好的。" 我转身拿了块干净的毛巾,帮哥哥擦去脸上的雨水。

这期间哥哥仍是毫无反应,只是看着我。

"哥哥,这一个多月来,你都忙什么呢,怎么瘦成这样,还有怎么也不来看看灵儿。"

我擦完哥哥的脸,手正准备放下时,哥哥却突然抓住了那双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哥哥拉近了他冰冷的怀抱。这一连串的动作,让我有些茫然,现在是什么状况? 我不喜欢身体碰触,但哥哥今天的确比较反常,于是我没有挣扎,任由他抱着。

翠儿不知何时已经退出了房间。哥哥的怀抱很冷,他身上的雨水似乎也浸透了我的衣服。而且他的手臂越来越紧,把我圈进其中,呼吸有些困难,但我并没有制止他,也许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他在害怕,他的心跳的厉害。

在现代,我就是一个不懂得安慰人的女生,所以此刻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好双手回抱他。哥哥似乎没有料到我会如此,心脏狂跳了两下。

我和哥哥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十几分钟,久到哥哥的怀抱逐渐有了温度。久到我快要睡着时,哥哥似乎在自言自语 "你为什么是我的妹妹、、、、、、" 我一下子就清醒不少,顺口回答了一句 "我也想知道我怎么就变成了你的妹妹。"

哥哥无奈地叹息一声,然后放开了我。

"哥哥,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水若寒苦笑地摇摇头。

"灵儿,爹要你去书房,有重要的事和你谈。"

"哦,是吗,那哥哥,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灵儿,别问了,你去了就知道拉。"

"哦,那好吧,我们这就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