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八章 献艺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310 2011-08-04 20:36:34

  "宴会开始吧。" 皇上很有威严地宣布。

随即各种节目陆续上演。宫廷演出,除了抚琴,就是跳舞。然后就是一些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表演,趁此机会要是被哪个天皇贵胄看上了,也就飞黄腾达了。

说到这,好象几个皇子中只有南宫离有王妃,不过,今天到是未出现。太子嘛,已有三位侧妃,至今未立太子妃。至于南宫泽,据说有一位侧妃,很得宠。

而南宫锦嘛,王妃、侧妃是没有,侍妾到是一大堆。

此时台上正在抚琴的是柳丞相的女儿柳如云。一个身穿白色绣着淡粉色的荷花抹胸,腰系百花曳地裙,手挽薄雾烟绿色拖地烟纱,风鬟雾鬓,发中别着珠花簪。眼神有神,眼眉之间点着一抹金调点,撩人心弦,果真是一位绝色佳人!人不但漂亮,还弹得一手好琴。

虽然我不通音律,但看到众人沉醉的神情,尤其是南宫离充满赞许的目光,也可知此乃个中高手也。当音乐停止,柳如云缓缓走来,行礼一拜 "民女柳如云参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如布谷鸟一样清脆,让同样身为女人的我,有些自惭形秽。

"呵呵,平身。柳爱卿,这是你的女儿吧?"

"回皇上,正是老臣的大女儿,今年已经16了。" 柳丞相连忙起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哦、、、、、、真是有沉鱼落雁之容啊!"

"皇上过奖了。"

柳丞相话虽如此,但内心早已乐开了花。这个大女儿从小就精心调教,长的又倾国倾城,可是他手中的王牌,要是能嫁给太子做太子妃,他的地位就更巩固了。

在朝堂上,皇上十分倚重水不息,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他和水不息虽然同为丞相,但他到像是水不息的随从。这让柳丞相心里很不平衡。按理说,水不息的女儿嫁给太子的可能性极大,可出乎意料地太子居然拒绝了水若灵。那么就是说,自己的女儿还有机会。这个意识让柳丞相很是欣喜。

"柳如云" 皇上望着柳如云。

"民女在。"

"你刚才的演奏,深得朕心,朕想赏你点什么,你可有想要之物?"

"民女别无所求,不过,听说水丞相的女儿是个才女,尤其擅长音律,民女也想欣赏一番。"

"哦? 没想到灵儿还有个才女称号,灵儿觉得如何呢?"

老皇帝玩味地把问题抛给瞬间呆住的我。我本来还沉浸在花前月下,美色当中。谁知道,剧情急转直下,怎么又跑到了我身上。

这在拍韩国反转剧吗? 还有那个叫柳如云的美女,此刻用一种挑衅、嘲笑的神情望着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好象没有得罪过她吧。我迅速整理好思绪。

"呵呵,回皇上,灵儿根本琴棋书画样样不通,何来才女之称。想来必是有人造谣,还请皇上放过灵儿一马。" 我起身回答。

"水小姐,您又何必自谦呢,云儿只不过是想欣赏一下水小姐的琴艺。莫非水小姐的意思,是云儿有意污蔑你?"

柳如云说完,就用余光瞄了瞄怡然自得的太子。我立即清醒,赶情是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啊! 唉,既然人家下战书拉,咱就接招吧。

"厄,柳小姐,别介意,灵儿别无他想,既然如此,那灵儿就恭敬不如从命拉,之前柳小姐的琴声可谓是绕梁三日,余音缭绕。灵儿自知是不可与之媲美的。所以灵儿就吹笛一首吧。"

柳如云听到灵儿如此赞扬她,很是得意,但面上仍要表现出羞涩的一面。心想,水若灵,算你有自知之明,太子殿下是我的,只要你很放弃,今后我便不会为难于你。

爹娘和哥哥都用担心的眼神看着我,是啊,我这个本尊,本来就是琴棋书画不通嘛,唉,还好,现在的我还会吹笛子,希望不会太丢脸。

我回给他们放心的眼神。起身不经意间,看到南宫离鼓励的眼神,顿时信心大增。

我缓缓走上台,拿着从宫女手中接过的白玉笛子,摸了摸,轻声念到"宝贝,就靠你了。"

望着台下的人群,没有千人,也有百人拉,还真有点紧张,就当是我的笛子独奏音乐会吧。缓缓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静默三秒钟,把笛子放在唇边。一首悠扬、婉转、又伤感的 <神话>,徘徊在大殿。

在众人的眼中,台上的灵儿无疑不给大家带来了惊喜。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紧闭双目,沉浸在音乐中的灵儿,一身紫色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太子南宫震没有想到,当初那个对自己表白的小女孩今日会如此耀眼,满天星光似乎也不及她此刻散发的光芒。再配上如此悲戚的乐曲,仿佛是掉落在凡间的精灵,等待着同伴的召唤,随时随地都有消失的可能。

南宫离早就料到灵儿的笛声会震撼全场,可达到如此美轮美奂的效果,还是让南宫离甚是惊讶,这个女孩身上似乎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这种魔力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去了解,哪怕等待自己的是万恶深渊,摔得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南宫泽望着那个他称之为殉葬品的水若灵,内心百感交集。一方面,他要摧毁她,因为这是他的复仇计划之一; 另一方面,他又想好好疼惜她。因为抛开仇恨,他不得不承认,水若灵是一个世间尤物。对于这样一个绝色尤物,就算是不喜好女色的他,也想据为己有。

南宫锦本想看灵儿的笑话,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即便是流连花丛、阅尽春色的他,此时仍然看痴了。

台上的水若灵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是如此的清澈,如此的一尘不染。甚至让南宫锦觉得,和她相比,自己浑身污浊不堪。也是从这一天开始,水若灵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南宫锦的心上,在以后的日日夜夜,每当想起这三个字,仿佛就看到了水若灵化身为神圣的女神,圣洁的不容亵渎。

对于灵儿的演出,水若寒心里和其他人一样感到震撼无比,但更多是痛苦的纠结。因为现在他发现自己对于灵儿的感情不再是单纯的兄妹之情,而是夹杂了太多复杂的情感。也许是从灵儿醒来的那一天开始,有些微妙的东西在慢慢变质。

一场前无古人的笛子独奏,融化了几个沉封已久的心,也带给了人们无数的遐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