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第三章 逛街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 净智居士 2105 2011-08-04 20:36:33

  在床上躺了四五天,身体逐渐好转。这期间爹娘偶尔来看看我,但每次见我聊天兴趣不高,坐坐就走了。到是哥哥,几乎每天必到。虽然前世我很渴望有个哥哥,但毕竟我的心理年龄已经30岁了,让我向一个比我小十岁的男孩叫哥哥,还真是别扭。由于前世多年的留学经历,使我在为人处事上十分小心谨慎,尤其守住一条 "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

所以自然而然地对每个人都有戒心,话也不多说。面对哥哥的关心,我只能多笑笑,但笑容中多了份淡淡的疏离。哥哥也发现了我醒来后的变化,并没有多问,只当是我因为失忆,才会如此。

这天阳光明媚,我的身体全好了,想出去走走,站在荷花池边,就想起了几天前翠儿提起的,原来我这个本尊,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央求哥哥出去玩,而哥哥没有同意,一气之下跑到了荷花池边,不小心滑倒,掉进水里,头部撞击到池底的大石头,导致了昏迷。

唉,既然我延续了她的生命,就让我好好替她活吧。望着满池子的荷花,还真有种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感觉。这么好的天气,一般我都穿梭于大坂的街头,品尝各种美味小吃,简直是悠哉悠哉!

如今来到古代,也不能浪费了美好资源。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间换上了一套白色男装,估计是哥哥少年的衣服,看来我这个本尊之前也喜欢穿男装。梳了一个漂亮的马尾,冉然一个翩翩美少年。又带了一锭银子,和几个碎银子。我想这钱应该够了吧。这时翠儿走进来。

"小姐,您这身打扮是要去哪?"

"哦,我想出去走走。"

"小姐,您一个人出去会很危险,不如等少爷回来再去吧。您以前不都是喜欢和少爷一起出去的嘛。"

"厄,翠儿,小姐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再说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小姐,您一个人很危险,要不然翠儿陪您一起。"我淡淡一笑。

"不必了,翠儿,小姐我不会出事的,你就在家里等着吧,如果我晚饭之前还没有回来,就告诉爹娘,还有大少爷吧。" 翠儿面露难色。

"可是、、、、、、"

"呵呵,好了,不要可是拉,你小姐我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出事的。好了,我走了。拜拜!"

我笑着对翠儿摆摆手。很显然翠儿对我的这一动作感到一头雾水。其实翠儿怕我有危险,我理解,可我多年来独自吃饭,独自旅游,独自逛街,总之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渐渐也习惯了,其实一个人的感觉很好,轻松自在,没有负担。

站在真实的古代大街上,才觉得不是在做梦。自己真的来到了古代,千年前的世界。繁华的街道,热闹的吆喝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的内心似乎也被这种景象所渲染,很愉悦,但脸上永远是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我不喜欢过多地把真实情绪表露出来。

我慢慢地游荡在大街上,欣赏着周边的小吃,店铺。似乎和电视里的场景很像,只不过是更真实。前面似乎有一家买乐器的店铺,我正想买一支笛子。说到乐器,我只会吹笛子,不过我很喜欢古筝,可惜不会弹。走进一看,乐器种类好象挺多的,很多乐器我也叫不上名字。我左看看,右看看,正寻找我想要的笛子。这时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貌似老板走了过来。

"这位公子,需要点什么?"

"请问有笛子吗?" 老板笑着拿出五支笛子。

"有,有,有,公子,这有五支笛子,分别是用不同的木料制成的,您看看喜欢哪种。" 这五支笛子中,我一眼就看中了一支墨绿色的笛子,很小巧,雕刻的也很精致,笛子的末端还挂有黄色的麦穗。

"我就要这支" 这时两道不同的嗓音同时响起。

我不由地看向身边和我看中同一支笛子的人。一袭白衣,干净出尘,20多岁的样子,容貌俊美,身高大约180厘米左右,有些单薄,但并不文弱。嘴边挂着一抹微笑,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很温暖。最吸引人的就是那双眼睛,很清澈。不禁让我想起了留学时认识的日本学长,脸上也总是挂着温暖的微笑,像个临家大哥哥。不由地对这个白衣公子感到亲切。

审视完毕,我对他微笑地点点头。

而南宫离同时也在微笑地审视眼前的这个小公子,同样的白衣,穿在他身上,到是有种飘然若仙的味道。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从稚气未脱的脸上可以看出,在过几年指定是个美男子。值得一提的是,眼神中流露出的不是小孩子该有的顽皮、可爱,而是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睿智。这到是引起了南宫离的兴趣。

"两位公子,真是好眼力,这是由檀木制成的笛子,手工雕刻也很精细,而且还有淡淡的檀香味。"

"是吗," 我拿起闻了闻,果真一股檀香味。我是更加喜欢了。

"可惜,这支檀木笛子只有这一支。所以、、、、、、"

老板面露难色。我轻轻放下笛子,转身对着白衣公子,微微一笑。

"公子,既然只有一支,那在下就让给公子吧,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

白衣公子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说,微愣了一下,随即又露出了他那温暖牌的微笑。

"呵呵,公子这么说,就折煞在下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应该是在下要说的,况且也是公子先看上的,而且实不相瞒,在下并不会吹笛子,只是喜欢收集,所以希望公子不要推脱了。"

"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笑着付了钱,接过笛子。正欲转身离开。白衣公子叫住了我。

"等等,公子,呵呵,相遇即是缘分,在下可否和公子交个朋友。"

我转身看了看他,眼神中满是诚意。我笑着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