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第一百零七章 她要留下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紫萱萋萋 1119 2011-02-10 10:53:30

  玉儿微微一笑,血一滴一滴地滴入碗里。玉儿粉嫩的脸上有些泛白,皇上强忍着一丝惊颤,最终忍不住一把抓住玉儿的手腕,撕下衣服,将伤口扎上。

“皇上,快将血给吴婕妤灌上。”玉儿急忙说。

皇上拿起大半碗的鲜血,抬起吴婕妤,撬开嘴巴,把血灌下去。玉儿等皇上放好吴婕妤,将二十根金针一一拔起。

“如果一炷香的功夫,吴婕妤不再流血,命就保住了。胎儿就看造化了。”玉儿说完,独自坐在椅子上,调节自己的气息。玉儿从小泡雪莲药水,喝雪莲药茶,通身有雪莲的清香。师父曾告诉她,她的血对她自己来说,不会感到有任何特殊,但对别人而已,却可以活血延命。

皇上坐在床边,担心地看着吴婕妤,眼光不时飘向玉儿,眼光中有些许复杂的情愫。她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两个小圆发髻,斜插着一朵素色的花,几缕发丝自额前垂下,淡色的嘴唇,让他想起了那碗血!

一炷香终于过去了,让人感觉很漫长,很漫长。一如漫长的冬夜。

玉儿睁开眼对皇上说:“让宫女给吴婕妤换衣服吧。”

“来人,给吴婕妤换衣服。”皇上对房子外面的人,叫了一声。回头看了玉儿一眼,纯净的眼睛,清丽脱俗的脸,让皇上心里微微颤抖。

几个宫女从院子跑进来,轻手轻脚地帮吴婕妤换衣服。

“还出血吗?”玉儿问了一句。

“已经止血了。”一个宫女高兴地应了一声。

“吴婕妤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我也应该走了。”玉儿站起来,转过身,慢慢地走出去。外面的风,让玉儿感到比原先冷了许多。众妃子对从里面走出的玉儿,低声问:“吴婕妤怎样了?”

“已经没事了。”玉儿淡淡地说。吴婕妤也是人家的女儿,也是人家的心肝。没有谁愿意自己的亲人死去。玉儿出手想救,只是如此想法,跟皇上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争功劳。

“恭喜太后,吴婕妤没事了。你孙子保住了。”众妃子一个劲地给太后道喜。

太后双手合十,连连呼道:“阿弥陀佛。佛主保佑。给哀家准备,哀家要给佛主进香。”

一个公公应了一声,前去准备了。

“大家也担心受怕了许久。都回吧。”太后转过身,没有注意玉儿手上的绑带,“绿衣,我们走吧。”

“慢着,绿衣留下。今后到朕的宫里侍候。”皇上不知什么时候走出来,双眼盯着玉儿,挺拔的身子透着一股威慑。

太后与众妃子奇怪地看了看皇上,又看看玉儿,不知皇上为何让一个宫女留下?

太后看了玉儿许久才发现玉儿手上绑着带子,血已经染红绑带,飘逸出尘的脸上,没有一些血色。

“绿衣,你的手?”太后奇怪地问,“为何受伤的?”

玉儿摇摇头,“让太后牵挂了。绿衣没事。”

“母后,在这里太劳累了,快些回去休息。”皇上走到太后身边,“这里有皇儿。吴婕妤已无生命危险,请母后放心。来人,送太后回宫歇着。”

太后拍拍皇上的手,“皇上不要太担心。吴婕妤自有佛主保佑。各位娘娘也回吧。”

太后疑惑地看了玉儿一眼,带领众妃子慢慢走出翔云宫。

收藏啊,别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