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第一百零五章中毒落胎(1)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紫萱萋萋 1382 2011-02-07 17:20:11

  “皇上不好了。”一个公公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想把人吓死!”太后脸上有了愠色,“这些奴才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叩见皇上,叩见太后。吴婕妤肚子疼了。”公公低下头,不敢造次,但神色非常紧张。

“吴婕妤肚子疼了。可宣太医。”太后开始紧张,吴婕妤肚子里可是怀着龙种,“吴婕妤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太医怎么说?”皇上盯着公公的脸问。

“回太后。太医束手无策。已经有血水流出。”公公惊得额头全是汗。

“该死的奴才!”皇上一脚踢倒公公,飞跃而起,直奔翔云宫。血慢慢从公公嘴角流出。

“死奴才,还不随皇上去。”太后叱喝倒地的公公。那公公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慌忙爬起来,一拐一跳地追过去。

“绿衣,跟哀家一起过去看看。”太后说完,急步向翔云宫走去,一边走一边祈求,“千万不要有事,哀家的孙子。”

皇后、惠妃等后宫妃子接到消息后,已经陆陆续续到了翔云宫。众人屏住呼吸,等待太医的消息。惠妃紧张的表情下,藏着不为人知的暗暗高兴:最好保不住,免得以后生出来看着憋气。

几位太医从房间出来,都低垂着头。一位老太医走向前,说:“皇上,在下已经尽力。但吴婕妤的血还是止不住。”

“哀家的孙儿呢?”太后迈前一步,大声说。

老太医摇摇头,“回太后,血流不住,不但胎儿保不住,吴婕妤也会……。”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皇上抓住老太医的衣襟,双眼冒出了火,好像就要把人吃了。

“吴婕妤好像…中了一种…毒。但在下医术…低微,实在…不知…什么毒?”老太医吓得话都有些结巴。

“一群废物!”皇上用力一推,老太医踉踉跄跄摔倒在地。皇上冲进房里,满屋的血腥味。吴婕妤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玉儿静静地看着,看着皇上恼怒与心急的脸。她竟然想起了寒木死前的淡然一笑。都是生命,吴婕妤肚子里的龙种死不得。寒木,寒木却死了。她在出神的想着,不知一道冷寒的目光扫过。皇后已经冷冷地盯上她。

“皇上进不得,避免血光之灾。”太后看见皇上冲进去之后,才蓦然想起,“绿衣,快进去,叫皇上出来。”

玉儿回过神来,抬起头刚好对上皇后冷冷地眼神。那眼神仿佛要将她衣服剥开,凌辱致死。玉儿一怔,想起阿史那贺鲁一句话:强大了才不会受欺负,才不会流血。这皇宫,你不想伤害任何人,并不见得别人不去伤害你。你心怜悯众生,但你一介枯草,在宫里活着都有困难,如何去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绿衣,还不快进去。”太后再次督促。

“绿衣这就进去。”绿衣快步走进房间。吴婕妤中毒昏迷不醒,情况很不妙。皇上已经把吴婕妤搂在怀里,低低地叫着吴婕妤。看着此情,玉儿心被撞了一下。皇上也有柔情一面,并不是一味的冷峻。

“皇上,这里血气太重。皇上出去为好。”玉儿轻声地对皇上说。

皇上抬头瞪了玉儿一眼,不理睬。玉儿站在原地不好再出声,只好定定地看着皇上怀里的吴婕妤。吴婕妤干净洁白的脸已经没有血色,呼吸很微弱。

窗台放的一盆红花正怒放,与吴婕妤的脸刚好鲜明对比。这盘花勾起了玉儿的好奇。玉儿走到窗前,认真地看着这盘花。花的香味很浓,好像夹了一种玉儿比较熟悉的味道,好像是马麝,身上特有的。对,玉儿射杀过马麝,熟悉这个味道!一定是有人在花未开放时,在花骨朵上注入了麝香。恐怕麝香味道太浓,与其他杀伤力更大的药物混在一起,冲淡味道。等花一开,药就扩散出来。麝香破气破血,落胎之药。吴婕妤长期闻此药,就会中毒落胎,血流不止。

谁如此歹毒?一个未成形的婴儿也不放过?

别忘了收藏、推荐、留言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