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第二十一章 割腕取血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紫萱萋萋 1108 2010-12-08 21:50:19

  玉儿迷迷糊糊之间,听见有人进进出出的脚步声,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玉儿下意识地想,“是谁在叫我?”

微微睁开眼,一张着急的脸,阿史那贺鲁王爷!

“你醒了。”阿史那贺鲁王爷吐了口气,“大夫,快来看看。”

“是。”大夫应诺,小心翼翼地上前,认真地把起脉来。

“怎样?”阿史那贺鲁王爷担心地询问。

大夫摇了摇头,说:“姑娘的经脉已断,在下无能为力。”

“你敢在说一遍!”王爷拎住大夫的衣襟,怒气冲冲地说,“一定要把玉儿治好,否则,本王爷拿你陪葬。”

大夫不断地哆嗦,脸色发白。

“难道没有办法了吗?”王爷大声叱喝。

“那姑娘中了‘散功红’之毒,会使人体的阴阳失调,经脉混乱,如今强硬发力,经脉皆断。”大夫大汗淋淋,用手擦了一下额头,说:“我师父跟我说过,像如今情况,解药已无用。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一试,但不一定成功。”

“少废话。什么方法?”王爷瞪着双眼。

“需要一个内力很强的男人把姑娘身上的毒逼出,然后喝下解毒的顽生草,割腕取血,喂其喝下,用男人的血与解毒的药,调节姑娘身体的阴阳平衡,最后用芥末红花等活血药物泡一天强续经脉。此法没用过,就看姑娘的造化了。”大夫一口气说完,唯恐遗漏了些什么。

“大夫,你现在就去准备。”王爷吩咐道,“一会本王叫你。”

“你们都下去吧。”王爷挥挥手。

屋里,只剩下玉儿和王爷。

看着玉儿苍白的脸与嘴边的血迹,王爷心里又痛又懊悔,不该让玉儿中‘散功红’之毒。

轻轻扶起玉儿软软的身体,在玉儿耳边轻声说:“你要挺住。”

玉儿心里一震。

王爷用掌心对准玉儿的后背心,缓缓地把内力传到玉儿的体内。

玉儿喷出了一口血,失去了知觉。

过去了一柱香的功夫,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屋外的人,个个屏住呼吸,心全都提到喉咙上。

雨荷在一个角落轻轻地哭泣,“玉儿姑娘,你不能死。在这个世间,只有你舍命救我。”

突然,门打开了。一脸苍白的王爷出现在门口,“大夫,把解药拿来。”

“是。”大夫急忙捧着解药走进屋里。

王爷接过解药一口气喝下,从靴子里抽出一把防身的匕首,挽起衣袖,对着自己的手腕就要割下去。

“王爷。”管家急忙上前阻止,“王爷,你不能冒这个险。若有什么闪失,我老奴如何向雪妃交代啊。”

王爷看着白发苍苍的管家,笑了一下:“我不会有事的。”对管家,从不自称为王爷,都是以‘我’自称,那是回敬管家多年来的忠心付出。

想当初,可汗阵亡,高昌隙王国被灭,王公贵族死的死,逃的逃,伤的伤,雪妃欲抱着几岁大的阿史那贺鲁王爷随可汗而去。被管家苦苦劝下来。管家是雪妃出嫁时从娘家带来的,一直跟随雪妃,保护雪妃母子。

管家手哆嗦了一下,很想抢下王爷的刀,但他没有动。因为王爷决定的事,没人可以改变。

一股新鲜血从王爷手腕上流下,看着心惊胆战。王爷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一碗鲜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