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第二十章 侍妾算计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紫萱萋萋 1358 2010-12-08 18:07:15

  回到听雨院,玉儿拿起羌笛,轻轻地吹起。

笛声悠扬,如泣如诉,婉转抑扬,带着淡淡地忧伤,教人听着不禁嗟叹、伤心落泪。

没娘,那是玉儿最深地伤痛。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她只知道,懂事时没有爹娘,只有师傅。

远处,阿史那贺鲁王爷静静地听着,心里无端地涌起了一丝丝地伤痛。不知为何,玉儿伤心,他的心就不好受,像是被针扎的刺痛。总好像冥冥之间两人的感情是相通的,对玉儿,他心底有一种想呵护的冲动。

“姑娘,王爷让奴婢送来燕窝羹。”丫鬟雨荷把碗放在桌子上,“王爷说过两天要进皇宫面圣,如果姑娘心情不好,一同前去,可散散心。”

看着燕窝羹,玉儿心里还真是琢磨不透。王爷的态度大转弯,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一想到杀人不眨眼,心底就发毛。

“雨荷,我想出去走走。”玉儿对雨荷说。

“那奴婢为姑娘带路吧。”雨荷连忙走到前带路,“姑娘走好。”

如今是秋天,小路上的胡杨已经泛黄。黄叶飘飘扬扬落下来,有一种凄凌的美。地上的叶子不多,看来是经常有人打扫。

穿过小路,豁然开朗,一个很大的湖。湖心有个凉亭,柳树成荫,几只小鸟在枝间,吱吱喳喳。微风吹过,感觉一阵清凉。

玉儿回头对雨荷说:“可以到湖心的凉亭吗?”

“可以。”雨荷高兴地回答道:“姑娘,你看,那边有一条小船。”看来这雨荷也童心未泯。

“我们过去吧。”玉儿牵着雨荷的手。

“姑娘……”雨荷被玉儿亲切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当丫鬟惯了,从不奢侈别人对自己好,只要不打骂就阿弥陀佛了,见玉儿牵着自己的手,雨荷还是不习惯。

玉儿见雨荷不自在,说:“我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我没爹,没娘,是师父养大我的。”

“姑娘,你身世好可怜。”雨荷低低地说。

“好了,不说我了。”玉儿深深地吸了口气,“你是怎么来这的?家里可还有人?”

“我从小家贫穷,十岁那年被卖到王府当丫鬟。”雨荷低着头说,“家中还有哥哥嫂嫂。”

“你可想回家?”玉儿询问。

“想。去年,哥哥让人带个口信,说存够了钱,就赎我回家。”雨荷眼中闪着希冀。

“我们上船吧。”玉儿先把脚踏上了小船,然后伸出手来,“来,雨荷你也上来。”

“谢谢。”雨荷还是有点害羞。

突然,冲上一个人来,指着玉儿放声大骂:“妖女,我今天跟你拼了。”

定睛一看,原来是被玉儿搧了一巴掌的小妾。小妾已被王爷贬为丫鬟,如今两眼红红的,一定是哭了很久。

“姑娘小心。”雨荷话刚落,就被那小妾撞下了湖里。

“雨荷。”玉儿大叫。

湖水又冷又深。雨荷挣扎了几下,沉下去了。

那小妾看到这般情景,也吓得愣在了那里。

玉儿来不及多想,“扑通”一声就跳下去。湖水又冷又冰,让玉儿很难受。玉儿心里也很诧异,以前她是从来不惧怕寒冷的,为何今天会这样?为何一点力都使不上呢?

玉儿吸了口气,潜入水底,一手反抱雨荷的腰,用尽全力把雨荷带上水面。

“快,拉住她。”玉儿对着岸上的侍妾喊道。

那小妾,如梦初醒,颤颤抖抖地伸出手。

突然,那小妾猛地缩手回去,眼睛闪过一道凶光,转身跑开。

“你……”玉儿一下气得说不出话来。为何有如此歹毒之人。

玉儿向四周呼救:“快来人啊。”没有一个人出现。

玉儿无瑕顾及了,再耗下去,没有人来,两个人都要死。

用天山剑法最后一招,强硬把自己的功力全部汇集到手臂上,将雨荷从湖水中抛出之后,“噗”的一声,玉儿吐出一口鲜血,沉下了湖里。

玉儿不知道,中了“散功红”之毒,会使人体的阴阳失调,经脉混乱,如果一定强硬发力,必经脉皆断而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