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第十八章 戏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紫萱萋萋 1234 2010-12-07 12:55:55

  上官玉儿一觉醒来,太阳已挂在树梢。

玉儿觉得昨夜好像在梦中,感觉有个人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脸,为自己拭去眼角的泪水。

玉儿伸了伸懒腰,从床上下来,推开窗,深深地吸了口气。

窗外远方,一位身着银色长裳的年轻公子,正在练剑,剑法行云流水,没有半点破绽,整个人被一团剑气与杀气包围。

上官玉儿不禁暗暗惊讶,寻思着:“为何此时的阿史那贺鲁王爷笼着一团可怕的杀气?”当玉儿正寻思着时,阿史那贺鲁王爷停下来,斜看了一眼出神的玉儿,杀气顿失,一丝狡黠的笑意一闪而过。

“姑娘,请更衣。”一声呼唤打断了玉儿的沉思。

看来,身份被识破了,罢、罢、罢,就换回女儿装吧。

一件水绿的衣裳,淡淡的刺绣,穿在玉儿身上,素雅美丽,就像盛开的雪莲花。雨荷不禁轻呼:“姑娘,你真美。我帮你插上一支玉雪莲吧。”

看来,这个阿史那贺鲁王爷心挺细,衣服和首饰搭配得浑然一体。

“嗯,谢谢。”玉儿低声道谢。

“姑娘,阿史那贺鲁王爷命你前去和雨殿。”一位下人过来传王爷的吩咐。

打开门,两位婆子在门边等着。见玉儿出来,就说:“姑娘跟老奴来吧。”

玉儿默默不作声,跟着两位婆子,走过一个亭台玉宇,穿过一个荷花池,经过栽满白玉兰的小径,来到了和雨殿后面连着的小院。

“往里走,中间的就是王爷的寝室。王爷在里面等你。老奴告退。”两位婆子鞠身离去。

这阿史那贺鲁王爷又有何用意?反正逃不掉,就闯一闯。玉儿用力推开红木的大门。一股淡淡地檀香味扑鼻而来,夹带着男人的气息。

“你来了。来侍候本王爷更衣吧。”床上飘来磁性十足的男声。

“王爷,你弄错了。我不是你的侍妾。”玉儿一怒,转身就走。

王爷手用力一挥,“啪”的一声,红木门关了起来。

“你……”玉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床幔慢慢地撩起,阿史那贺鲁王爷半裸着身子从床上走下,健壮的身体没有一点赘肉,一头乌黑的头发顺下腰间,浓眉大眼,英俊优雅。

玉儿歪着头,红着脸看另一边。王爷看着玉儿,心底涌起了欢喜。

“还用本王爷教你如何侍候人吗?不懂侍候人,还强替他人出头!”王爷一脸tiao戏,眯着邪魅的双眼,“侍候本王爷,难道不是你的心愿?”

玉儿差点被他媚魅的容颜迷惑,忘了面前是一位消息网密布、手段狠毒的谷主。

阿史那贺鲁王爷双手一拍,从寝室的里间走出了一位低眉顺眼的女婢。

“侍候本王爷更衣吧。”王爷冷冷地说。

“是。”女婢低着头回答。

打开衣柜,取出一件白色的中衣,一件淡青色镶金丝的锦衣。女婢有条不紊的帮王爷穿好,梳好头发,戴上束发琉璃珠冠。没有一丝害羞,像是在做一件很平常的工作。王爷如此穿戴好,不巧与玉儿身上的衣服,刚好相宜。

“看清楚了。”王爷转过身对玉儿说,“下次由你亲自侍候更衣。”

“本姑娘没兴趣。”玉儿头一摆,白了一眼。

“前去大厅用膳。”阿史那贺鲁王爷独自迈步走了出去,根本就没看玉儿一眼。

玉儿气鼓鼓,心里想:“有一天落在本姑娘手上,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偏不走。”

阿史那贺鲁王爷好像猜透了玉儿的心里,邪笑一声:“是否在等本王爷晚上回来宠幸。”

玉儿一跺脚,紧跟着走了出去。

阿史那贺鲁王爷见玉儿紧跟着,薄唇微微一翘,笑容一闪而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