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第一章 娇蛮女子

天山俏郡主乱帝心 紫萱萋萋 1437 2010-12-02 23:47:32

  一滴秋水沾衣,一轮皓月相思。

站在旷野的哑默黄昏,野菊的丝丝芬芳,萦绕着整个思想的空间。

上官玉儿躺在河边干凉的石板上,眨了眨眼睛,望着高远的天空,心想:“世界原来就只有眼皮那么大”。枫树在秋天的季节,追着带了点凉意很是无聊的秋风,把脸抹得彤红。

走了一天的路,玉儿觉得身上有一股燥热,粘乎乎的难受,四周偷偷地瞄了一下,樱桃小嘴微微一翘,露出一丝顽皮的笑脸,躲在石头后面,把身上由冰蚕丝做成的衣裳轻轻地脱下,随手用镶着祖母绿的宝剑压住,一个美丽的潜水动作,潜入了河里。

秋天的河水有些凉,但对于上官玉儿来说,却是小菜一碟。玉儿小时候在天山,紫雪师父就经常用天山雪水加上天山雪莲帮她洗澡。久而久之,玉儿练就了抗拒寒冷的本领,身上也有一股雪莲的清香。

玉儿在河中央快乐地游着。河水青青,缓缓地流淌,轻抚着玉儿洁白的肌肤。阳光轻轻地洒在光洁如玉的酥 胸上,玉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驾……”一声赶马,虽然声音不大,却透着深邃的功力,在寂静的林子,特别清晰。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上官玉儿这会正从河里上来,还来不及穿上衣服,听到声音,只好又匆匆跳入河里。这次,玉儿瞒着师父、师兄、师姐,偷偷地跑下天山。一路风尘仆仆,开了不少眼界,心里别提多高兴,实在不愿意回去。

心里暗暗求佛主,千万别是师兄追来了。师兄一双明澈的眼睛,对她轻轻一声:“玉儿,过来。”玉儿就会乖乖的跟着师兄走。自幼师兄就是她最亲近的人,她对师兄有太多的依恋,自己也说不出什么缘由。

“看来只好躲在水中了,但愿没被发现,要不然,可惨了”。上官玉儿在心底祷告。

一个人影,瞬间就到了河边。

一位眉清目秀的俊公子。

俊公子跳下血汗宝马,走到河边,俯下身,掬一捧河水,洗了一把脸。

“谁,给我出来!”凌厉地一声呵斥。一个石子呼啸直飞玉儿藏身之处。

上官玉儿一惊,屏住的气息岔了气,只得突地从河里冒了出来。

玉儿一下傻了眼,本以为是师兄,却发现来者是一位陌生公子。他的眼中透着一种皇族的贵气,冷冷地目光,不怒自威,让人不敢对视。头上戴着束发嵌珠金冠,修长健实的身上披着黄色丝绣的薄披风,腰间挂了一块晶莹碧透的龙型翡翠玉,手握着一把雕龙青剑。

此时,那位公子也愣了一下,以为中了埋伏,如今却从水中冒出了一位姑娘。姑娘身材纤细窈窕,皮肤洁白无瑕,曲线毕露,含苞待放的rufang在湿的肚兜下若隐若现;洁白的手臂上,绣一朵美丽的雪莲,雪莲的花心是一颗红红的守宫砂;一双明眸善睐、怒气冲冲的大眼睛,红扑扑的脸,犹如桃花一般。

俊公子失神的神情一瞬即恢复,冷冷地眼神直盯着玉儿,深邃的目光看不到底,薄唇微微向上翘,一丝若有若无的惊讶一闪而过。玉儿被盯着又恼又羞,想都不想,拔下头上的金釵,手一扬,金釵如箭一般飞出。眼看就要刺中那公子,只见那公子旋转身子飞身上马,金釵已经握在右手中。有这般身手的人不多见,这回出现在这荒山野岭之间,玉儿不禁心里暗暗吃惊。

玉儿把金釵飞出后,心里着实后悔——那金釵是师兄在她十四岁生日时送的,上刻着一个玉字。

“算了,好女不与男斗。”玉儿白了那俊男一眼,“你把金釵还给我。”

俊公子一听差点笑出声来,“用金釵伤人,还让别人归还凶器。闻所未闻,这可是天下第一人。”

“不还就不还,你的眼睛不会转动吗?”玉儿双手抱着胸口说。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中央。哈……”俊公子在马背上念着歪诗,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霸气。

这不是明摆着,讥笑她在水中央吗?可恨、可恨,玉儿狠狠地咬着红唇,在心里骂道,下次给我遇上一定让你碎尸万段。她上官玉儿何时受过这等讥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