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靖佳皇后

第六十八章 那些已逝的往事(4)

靖佳皇后 水中的浮萍 1219 2010-04-24 19:55:51

    “我的皇兄一脸痴呆倚在棺木旁,仿若一下苍老了十来岁,对我们的到来一点反应也没有,我们满腔的愤怒化成了悲伤,扑到他面前,哭着问他出了什么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走了呢?可任凭我们怎么问,他都没反应,但当我们问他是不是皇后杀的时,他整个人倏然清醒了过来,连连摇头说不是皇后杀的,是得暴病死的。你婶娘不相信,要求打开棺木和林妃见最后一面。皇兄死活不答应,说钦天监选的时辰盖的棺,只有那个时辰盖棺才能让她顺利到达极乐世界。这是什么话,你婶娘越发的怀疑林妃的死不寻常,一再的追问林妃是怎么死的,可皇兄仍然不松口,反反复复说是得暴病死的。我虽然对皇兄的反常也感到疑惑。但我们是亲兄弟,是无话不谈的亲兄弟呀!以往杨皇后每做一件坏事,每杀一个人,皇兄都不隐瞒,这一次也决没骗我的理由。再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她真的的了某种怪病突然去逝也不定。不过就算知道是杨皇后杀的,我们又能如何她,若真能冲上去杀了她,还留她到今天?

  可怜的林妃,她就这么走了,她的肚子内还怀着几个月的身孕,她是那么年轻,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善良。”

  我们跪在棺木前,伤心的流泪、哭诉。”庆王的语气里充满了哀伤。

  紫绡听得心里异常的难受———这就是宫中女人的悲哀。她压根就不相信林妃暴病死去的说法,君王的宠爱又如何,能敌得过后宫女人的冷箭,从林妃的死,她想到了自己。她现在在听别人的故事,以后别人会不会在听她的故事。会不会有人为她伤心,这么想着,她的泪如断线的珍珠往下淌着。为林妃,亦为自己。

  “你婶娘哭得几乎背过气去。此时,我突然发觉,宽大的宫殿内,只有我们三个,二个皇侄没在,而且自我们奔进宁馨宫,似乎就没见一个宫人。问了半天,皇兄才说,他怕林妃黄泉路上寂寞,把宁馨宫所有的宫女太监全杀了给林妃陪葬。杰让皇后领走了,鹰给他关了起来。

  杰一直和皇后走得很近,孩子不谙世事,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我们无权指责他,对于一向仁厚的兄长赐死那么多宫人,我也可以解释他太爱林妃,性子变得偏激了些。可他为什么把鹰关了起来,他错了什么错事,为何不让他为母亲守灵?皇兄的回答却是鹰长得太像林妃了,看到他就想起林妃,心里难过。孩子,这是什么理由?他那时不正靠在林妃的棺木前想林妃吗?可我当时愚钝,想不起这个问题,居然相信了他蹩脚的解释。

  可我万万没想到,林妃死的第二天早上,皇兄居然把鹰封为靖王立即赶离京城,让他到自己的封国去。”

  “为什么?”紫绡边拭泪边不解的问,她没听错,母亲还没下葬,就把儿子赶离京城,有这样的父亲。

  “这个,我当时也不知道。”庆王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继续往下讲诉,“我和你婶娘去质问皇兄,可任凭我们怎么问,怎么求,甚至于你婶娘的打骂,他垂着头倚在林妃的棺木旁,一点反应也没有。

  那个可怜的孩子,连母亲的灵堂也不给去拜别,就被御林军押着,一步三回头走出皇宫,随行的只有他六个贴身的小太监。送行的只有我和你婶娘、杰三个人。”

  ____今天停了一天的电,浮萍没办法上网,也无法码字,所以只好一更,原谅浮萍,不是浮萍偷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