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靖佳皇后

第五十八章 苦命的靖妃

靖佳皇后 水中的浮萍 1295 2010-04-19 07:30:52

    紫绡厌恶的扫了一眼面前成堆的珠玉首饰,走出寝殿,闷闷不乐的在盘龙榻上坐了下来。

  她多想走出这皇宫去过自己的生活,多想拥有一个爱她,钟情于她的丈夫,可这些,离

  她是那么的远。她扫了一眼殿下排立,如木偶般站着的宫女太监,想起晓月那半边肿得眼睛

  只剩一条缝的脸,不由一阵心寒,赶紧抱起小几上的手炉。她不想再和他斗下去了,跟他

  斗,她永远只有吃亏的份。下次,就把心里的醋意表现出来好了,满足一下他的自尊心,也许遂了他的愿,他就不会再和她纠缠下去了。

  “娘娘,皇上派黄德良公公看您来了。”

  守门太监的话惊醒了失神的她,她只扫了门外一眼,又转开了眼。禀报什么,她有资格不让他进来?

  “娘娘,皇上派奴才给您请安来了。”黄德良和身后的两个太监跪了下来,

  “你又来干什么?”她头也不抬。目光只盯着手炉上的花纹,经过晓月的事件后,她连他身边的人也不想见了。

  “皇上吃了娘娘亲手给他熬的鸡汤,说不但味道好,吃了还力气倍增。圣心大悦之下,亲自到宝库挑了好些珠宝,派奴才送来赐给的娘娘,皇上还说,说他这些个晚上,力气消耗得,消耗得大了些,请娘娘每天,每天亲手为他熬鸡汤调补身子。。”黄德良边说边抬眼偷偷打量她。

  可紫绡只用手抚摸着手炉,对两个太监捧到面前那金光闪闪的的珠宝。是瞧都没瞧一眼。

  黄德良见状也不敢再往下说,只得叫太监把皇上所赏赐的那两匣宝物交给文仪,悻悻地向紫绡告退,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泪,在黄德良踏出殿门的那一刻,啪嗒啪嗒滴落在火炉盖上,她慌忙抬手拭去。

  那样,看得文仪也是眼圈发红,可她,又有什么办法?

  “文仪,我可不可以出宫去游玩。”她抬眼看向文仪,她多想出去走走,去呼吸一下外边的空气,哪怕,一个时辰也行。

  “不行的,娘娘,后妃无事不得出宫,这是祖制。”文仪心疼的看她。

  “那。。。那我去看看庆王妃可行?”失望中,她突然想起了庆王妃,那个和气可亲的女人,她不是说有空来看自己吗?这些天她一直不来,自己可以去看她呀!作为侄媳去看婶娘是正事呀!她有些兴奋的看着文仪。

  “娘娘,庆王妃回娘家去了,现在不在京城。”文仪实在不想扫她的兴,可又不得不这么说。她也希望她快乐,也希望有个人能陪她说话解闷,所以今天一早,她还未起床时,她就派人去见庆王妃,想请她进宫陪陪靖妃,可派去的人还未出宫,就听到庆王妃回娘家去了的消息。

  “嗯,失望重新又回到她俏丽的脸庞上。她有些沮丧,依靠在小几上。

  诺大一个宫殿,虽说侍候的宫女太监排了长长两行,可连个说话解闷的人也没有,终是这个靖妃的头衔害的。她有些怀念在平城的日子,虽然那里有她许多伤心的回忆,可那里也有她熟悉的,疼爱她的人,那些阿姑阿婆们怕那个女人欺负她,经常上门看她,陪她说说话,或给她带来些好吃的东西。这里虽然受人敬仰,出门坐辇,服侍的人一大堆,可是终觉得心里空虚,无聊至极,想着想着,她又想到了建武帝,难怪那么多善良的女人进宫后变得歹毒,原来是寂寞逼的。想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此,而他却在别处寻欢作乐,忙得不亦乐乎。想到他那无数次亲着自己的唇,此刻正亲着别的女人,她心里酸溜溜的。异常的难受。

  那么多女人为他争风吃醋不够,还屡屡派人来逼她,逼她把心里的醋意表露出来。

  命怎的就这么苦,摊上这种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