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靖佳皇后

第二十四章 靖妃吃醋

靖佳皇后 水中的浮萍 2034 2010-04-03 06:00:05

    正在御书房与大臣议事的建武帝闻听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你回去告诉她,朕那床还没别的女人躺上去过,叫她安心的睡上去好了。”

  “奴才遵旨!“黄德良听了他的话,想起靖妃方才的脸色,也不由笑了,敢情这靖妃是在吃醋。皇上就是高,连她的心思都猜了出来。

  他边走出去边想着。从心里佩服这个皇上。

  见皇上如此对待传言中的那个女子,在场的那几个大臣心中的好奇就更大了。

  “皇上,今晚的国宴可否带靖妃娘娘同来,臣等极想参拜参拜!“这回提出的不是庆王,而是丞相张亭玉。

  “朕的爱妃一路车马劳顿,

  身子有些懒怠,她出不出席,朕不好勉强,不过,爱卿们如有什么稀奇宝贝要送她的,朕代为传送好了,朕的爱妃可爱珠宝了!”

  看着靠坐在龙椅上看着他们嬉笑的君王,大臣们哭笑不得,哪有这样问别人要宝贝讨好妃子的?

  “陛下您也知道这二十年来,我朝因为战败,经常要送礼求和,集资充扩军队,臣等的俸禄都不能按时发放,吃穿都成问题,那还有什么宝贝送给皇上的爱妃。”张亭玉抖抖身上的旧朝服向他苦笑。

  “哦,没有?真是可惜。不过朕此次从东齐得来这么多宝贝,以后就不拖欠卿等的俸禄了,只是以后你们搜刮民脂民膏得了什么稀世宝贝,可一定要补上哦!”

  他这句话让大臣们冷汗直冒,一齐跪下:“皇上,臣等绝不敢做那事。“前丞相杨林五马分尸的惨况至今想起仍让他们心有余辜,前车之鉴尚在,他们何敢如此放肆。

  “朕是说着玩的,卿等不必害怕,平身吧!“建武帝的脸色庄重多了。

  “谢陛下!“大臣们边抹着冷汗,边站了起来。

  建武帝巡视了一遍抹着冷汗的官员们,坐直了身子:“朕今天召你们来,有件事要和你们商量,虽说朕此次大败东齐,雪了我大宁二十年来所有的耻辱,振了国威,但据探子回报,东齐正厉兵秣马,准备联合西梁向我大宁进攻。东齐的战斗力对朕对来说根本不足为患,可是加上一个西梁,朕就有顾虑了,卿等有何良策,破了他们的联盟,当然,目光不要只盯着这两国,还有南汉,也要考虑在内。”这几十年来,这四个国家就是谁强大了,其余三国就联合起来进攻最强国,直到把他打得大败,割地求和为止。这也是几十年来,四国实力相当的关键所在,也幸亏他们这个嫉妒的心理,北宁才没有在几十年的战败中亡国。但他可不想任由他们在这样打下去,他要成为实力最强的国家,以后统一中原,所以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召重臣议事。

  “陛下,此事在得知陛下大获全胜时,臣几个也想到了,臣还想到了对策。”

  “哦,说来听听!”建武帝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他用武力请出山的丞相,他的计策,他从来都是很乐意,很愿意听的。

  “陛下,臣以为破坏他们之间的联盟并不难,三国历来都是互相利用,没什么情分可言。陛下可派能言之士,秘密带着厚礼到三国京城,找到三国国君宠信之臣,加以收买利用,让他们破坏三国之间的联盟,陛下此次军威大振,三国独一国,必不敢进犯,”

  “好,好,此计甚好,那朕要统一天下,总要发兵征讨他们的,到时不管怎么离间,他们一定要联合起来对付朕的,有什么办法把他们离间得更彻底些?”真不愧是他化大力请出山的丞相,就是会想。再给他加大一些难题。建武帝笑着看他

  “三国国主东齐皇好色,南汉皇惧内,西梁皇刚愎自用,各有缺点,陛下只要,投其所好,在和他们修好之机,给他们制造一些矛盾就可以了,不过这个计划可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实现的,毕竟这些国家都存在了近两百年,陛下可在这期间。。。。。”

  “朕可以在这期间抓紧时间操练兵马,专心治理朝政,把国家治理的国富民强,等待时机,逐个的消灭他们。”建武帝接过了他的话柄。

  “陛下英明!”张亭玉这是佩服这个皇帝,自己只要说上一半,他就能猜出下一半。“陛下,这期间要让他们完全放松警惕。”

  “好,这个计划不错,去三国的人就由丞相挑吧!至于礼物,嘿嘿,朕的国库现在可有些充实了,需要什么宝贝,这个皇叔在行,就由皇叔去打点,军队操练之事,就拜托此次与朕一同出征的老元帅了。”

  “遵旨。”三位大臣一起跪了下来,对他的决策心悦诚服。

  丞相有识人之能,皇叔出身皇族,有识宝之能,元帅多年戎马生涯,有排兵布阵,操练兵马之能,这个皇帝用人可谓用得彻底。

  “那陛下,我们。。。。。”别人都有任务就自己没有,那几个站着的大臣急了。

  “你们几个就专心一点,拿出些新的计划给朕看,务必在近两年让百姓过上安定富足的生活。让国库充实起来。”建武帝转向一边那几个有意见的大臣说道。

  “臣等遵旨。”这回公平了,那几个大臣脸上都露出了笑脸。

  他们都是老皇所器重的,有治国良策的,对大宁忠心耿耿的臣子,可即位的新君只顾玩乐,不肯重用他们,还嫌他们啰嗦,他们被迫辞官回乡,是建武帝即位后亲自把他们请回来委以重任的。多年的才华得以施展,皇上的知遇之恩让他们干劲十足。在新君的统领之下,他们似乎看到了大宁辉煌的未来。

  “嘿嘿!朕这些天车马劳顿,够乏的了,朕要去休息休息,养足精神,出席今晚的夜宴,朕今年已二十八岁了,为了子嗣,是该多花些功夫在后宫了。。。。什么事情,卿等能自己解决,就不用老去麻烦朕了。。。。你们有什么事自己好好合议合议,朕下去了。。。。”

  说完径直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