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遵命我的少校大人

第4章 厕所惊魂

遵命我的少校大人 舞清影521 1929 2013-08-02 21:44:10

  第4章 厕所惊魂

顾萌萌又要和厕所打交道了。

军装是浅绿的色调,番茄汁刚在上面黏腻一会就泅成了一大片浓重的黑。她选择在典礼开始的关键时刻遁走,很大一个原因是她想逃。

在活过的26年人生里,从未有任何一个时候像现在这般心酸难过,也从未有任何一个时候像现在这般胆小懦弱。

“对。对不起。”对面气势汹汹的三八转眼变成绕指柔,嗫嚅着想过来帮她擦拭衣服,可顾萌萌却没头没脑的冲人家说了句谢谢,紧跟着像躲避瘟疫的老鼠一样冲出了这个让她伤心不已的怪圈。

三八,谢谢你!赠我番茄汁。

没有你那惊世骇俗的一泼,我又岂能堂而皇之的避开这一幕。

身后隆隆的响起了婚礼进行曲。一节一节的铿锵节奏,仿佛把她抽离了现实,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康桥的影子,浅淡的微笑含在薄薄的唇角,在不经意间从她身前闪过。

她的脚步慢下来。

觉得眼里被扎得生疼,连带着心口的地方,也忽然疼得她揪紧了衣领。

俗人许恩雅说的对,疼痛才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多疼几次就会忘了让她痛苦的根源是什么了。

如同迷宫似的廊道,酒店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的在上菜备酒,顾萌萌一身狼藉穿梭在他们中间,引来了无数好奇梭视的目光。

她听到有人说:“那女军官怎么了?你看她身上。还有,她怎么哭了?”

哭了?

顾萌萌抹了把脸。

手上的暗红夹杂着潮湿的水迹触目惊心。

顾萌萌吓坏了。

她家老头子都没见过她6岁以后哭的样子,怎么倒让这几个小猴崽子抢了先。不行不行,她掏出手机随手推开了卫生间的一道门走了进去。

电话循例很难打。

她在听到嘟声响起,对面传来令她失望的声音后,啪的一下按了收线。

她怎么了。

难道还没长大,还是习惯性的受了委屈找老头儿倾诉?

顾萌萌低叹一声,打开水龙头,把脸颊整个泡在了手心的沁凉里。

军服华丽丽的紧黏在身上,似乎连里面的文胸都湿透了。被水汽一逼,还掺杂着番茄汁浓郁冲鼻的腥气,她蹙了下眉,揪着领口四下里看了看,决定把衣服脱下来用清水擦一擦,毕竟下午还要回报社上班,四点半还有上面布置下来的动员会,说是要去基层进行二个月的实地采访,为即将到来的国庆献上一份厚礼。

顾萌萌这人其实挺朴素的。

外表和服饰绝对看不出她与其它的女孩儿有什么不同,可脱了衣服就不一样了。

裸色近乎透明的ANTINEA奢侈品女性顶级Bra把她军服下的身形衬托的异常丰满惑人,酒店的镜子里,顾萌萌低头专心清洗着军服上的茄汁,顺带着用手抹去她Bra上的污渍。这件内衣是她国外上学的老弟孝敬她的,顾家有二宝,老大顾萌萌顾名思义,是个爱做梦,爱幻想,爱天真的老女人,老二顾京西则是男人中的极品,不爱江山爱美人,为了大学时代的初恋,竟抛弃了国内优渥的生活奔向了美帝国主义的怀抱。

幸好。

老弟和她都遗传了过世母亲的优点,那就是善良。

可。

老头子说了。现在的社会,最泛滥贬值的就是善心了,通常拥有此种秉性的人无甚好下场。譬如。顾萌萌的妈妈。一辈子做好人,一辈子勤勤恳恳,该享福了却偏偏应了那句好人不长命的古话早早走了。留下他们父子三人艰难度日。咳咳。话跑远了。

又譬如平安活到27岁的顾萌萌,学习认真,工作认真,家务认真,原本以为和康桥会迈上幸福的人生大道,却不想两年后的今天,让她亲眼看着他为别的女人披上婚纱。而她自己,则完完全全的跨入了剩女的怀抱,为即将到来的各式恐怖相亲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算了。顾京西的事就不要提了,他的事若说起来,又岂是“背运”这两个汉子可以解释清楚的呢?

身后的门咣当一声巨响。

从外面冲进来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男人,身姿挺拔壮硕好似一座青山的男人。

他可能是内急得太迅猛了,进来时正用手着急的扯出胯下那物,奔向透亮瓷砖的水槽。等等,水槽。这里是哪里?

顾萌萌反应迟钝了那么几秒。马上就“啊。”的一声成功阻止了对面那人风中凌乱的脚步。

他回过身来。

目光不可思议的直直盯着发声地,一动不动。

良久。

他松了松背对着顾萌萌的手指,轻描淡写的问:“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顾萌萌的军服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紧紧压在胸前,可是她却忽略了映在后背的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被这个把她也打击的风中凌乱的人看了个精光。

顾萌萌的手指颤抖着指向他。

“你。你。你是谁?”

她做梦似的看着他肩章上闪闪发光的两杠一星,如同雷噬。出什么事呢?为什么她好像看见了康桥换上了一身陆军少校的军装正目呲尽裂的望着她,那目光。那目光也太咄咄逼人了些。顾萌萌抚了抚头,感觉思维混乱,整个人陷入了迷惘。

“哎。战友。请你马上穿好衣服离开男厕,出门右手就是你该去的地方。”他好笑的向她提示,顺手打开了一扇卫生间的门准备进去解决民生。

说时迟那时快。

在这关键的时候,门口却忽然传来了一阵说话的男声。脚步声临近,竟有蜂拥而至的架势。俊男少校显然也听到了,他蹙了蹙好看的眉峰,回头睨了眼完全风中凌乱的某人,几不可察的微叹了口气。

“想不到参加大哥的婚宴竟会遇到如此的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