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遵命我的少校大人

第二十一章 痛苦的憋尿

遵命我的少校大人 舞清影521 994 2011-06-30 20:02:03

  越野奔驰在无人的公路上,车窗外刮进山里清凉纯净的夜风,吹拂起康威修剪的极短却有型的短发,衬着他一身英武的作训服和闪闪的肩章,让顾萌萌心头涌上阵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没能消化,越是接近人群接近现实,她就越加的彷徨无措起来。

  另外,还有个难以启齿的原因已经憋了她一路,此刻已经到了近乎崩溃的边缘。

  她。。。

  她内急。

  康威拿眼睛余光看了眼满面潮红的顾萌萌,问:“你怎么了,多动症吗?蹭来蹭去的。”

  “啊。。。我没有。。”坏事了,被他这么忽然一激,憋得生疼的膀胱又大了几分。

  她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包带,咬着牙问:“还有多久能到呢?”

  康威好整以暇的看了看她,笑说:“你急什么,饿了?”

  “不。。。。是。。。。我。。。”她狠心转过了头去,不再和他说话。她忍,她忍,她忍忍忍。。。

  可憋尿的滋味实在是痛苦啊!尝过这种滋味的人都清楚,和上酷刑没什么区别。。。

  月明寂静的山路,军用武装越野车在一处山脚的岔路上“吱”的停了下来。

  “下车,我带你去个地方。”康威俯身过去推开了她这边的车门。顾萌萌满脸通红的问:“去哪儿?我不想动。”是不能动,一动就有溢出的危险。

  隔着很近的距离,康威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马尾,说:

  “不是想尿尿吗?”说完,还看了她那个部位一下。

  顾萌萌在心里哀鸣,让她死了算了,这么丢人的事怎么又让他给撞上了呢。

  康威从车上下来绕到她这边拉开了车门,俯身轻轻一个使力,就抱起了惊慌失措的顾萌萌。她的手在空中舞动了两下,还是紧紧的抱住了康威的脖颈。

  这一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沿着土坡的边缘,有一条窄细的坡道,康威抱着她从上面下来来到坡底的一处小树林,他指着黑黢黢的山林,说:“喏。。。去吧。”

  顾萌萌一头的汗,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里子风度气质,连滚带爬的从他身上下来冲进了树林。

  康威在她身后喊:“要不要草纸啊。。。”

  风带着他浑厚磁性的声音飘进顾萌萌的耳朵,她的脚步在风中凌乱了一下,头也不回的一头扎进了密林。

  深寂的树林里黑黝黝的,唯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的声掠过。

  “嗯。。啊。。嗯。。。”伴随着顾萌萌生存史上最长的小解结束,经典的厕所元素又在她脑子里形成了条件反射,她在纾解了膀胱憋胀的痛意之后,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番。军靴脚下是几千年来养活了人类的黄土地,耳边是来自远古延绵不绝的山风,站在她制造的肥料上面,她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一样对生命的存在充满了感恩。

  ps:下一章很搞笑哦,明天我们继续H!

  第二十二章小解与上大号的区别

  她的ANTINEA小裤裤在她的手中抖了半天也没能顺利的提上去。原因是身上出了太多的汗,丝质的衣物失去了它顺滑的特性。

  恰在这时,一道黑影却忽然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她。

  一团疑似卫生纸的东西通过黑影的手借着隐隐的月光递了过来。

  “我就知道你不好意思喊我要。喏,给!”

  是康威,他竟然不经允许就大模大样的走进来了。

  顾萌萌的脑子有片刻不能转圈,她在感觉到山风的凉爽之后,口中才条件反射似的发出了一声类似兽类被欺凌的惊叫。

  “流氓!有人耍流氓啊!”

  再也顾不得手下的裤裤有没有顺滑的功能,三下五除二提上蹦到了一边。她就像一只被激怒的刺猬,满眼悲愤的瞪着眼前的这匹狼。

  康威一愣,收回了握着卫生纸的手。

  他的眼睛夜视的能力超乎常人,即使是完全密闭黑暗的空间,他也能在几秒钟内迅速找到夜视的盲点并速度适应。刚才担心她解手的时间过长,再遇到山林的毒蛇,所以才武断的以为她是上大号冲了进来,手纸是早就备好的,进来的时候他也是闭着眼睛的,凭借敏锐的感觉走到她的身前,没想到巴巴的献殷勤却被这小刺猬反咬了一口。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顾萌萌衣衫不整的一幕。

  她尽管站在阴影下,可他超常的视力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的狼狈样儿。

  顾萌萌气极了。

  她手指抖啊抖的抖了半天,蹦出了一句:“你……混蛋!”

  她的指责让康威呵呵笑了起来,他指了指自己,语气无赖地说:“顾萌萌,其实我们两不相欠。难道你忘记了,上次是谁先看谁的吗?”

  “你——”她欲哭无泪,怎么每次他都能把她给吃的死死的。

  康威转过脸去,又说:“赶紧穿好裤子,这里的山林有蛇。”他说完又想起什么,用一副嫌弃到极点的模样扫了眼慌张四顾的顾萌萌,故意揶揄她:

  “话说,你上大号都不用草纸的吗?”

  顾萌萌顿时石化。

  她咬牙切齿的冲着背对着她笑的不能自抑的可恶男人说:“谁跟你说我上大号的,我只是小解!小解。你懂不懂!”

  “哈哈哈,嗯,我懂,我懂。一个连小解都恩啊啊的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混蛋!恶狼!”

  “谢谢夸奖,我的代号,就是狼牙!”康威回头冲着奔过来要扁他的顾萌萌大笑。

  他明朗俊美的笑容融在天边皎洁的月色中,衬着一身英武的特战队服,让顾萌萌的心又变得纷乱起来。

  第二十三章雨中情

  回到驻地后第二天,老天爷就像是漏了,下起了北京难得一见的连阴雨。雨势有时大有时小,总没个放晴的迹象。

  顾萌萌和光荣负伤的许恩雅又多了一项工作,那就是拍蚊子和蚊子他妈。山区的蚊子雨后尤其多,成群结队的犹如轰炸机嗡嗡而过,不分白天黑夜的闹腾后留下浑身的红包。

  部队的招待房比之非洲的难民营强不了多少,大窟窿小眼睛的纱窗外就是成片的低矮灌木丛,毒蚊子就是从那里飞过来的。前几天住进来的两位军属,早上去了离这儿最近的一个村镇,买回来了一卷子绿色的纱窗和图钉,准备自力更生解救她们惨不忍睹的身体。

  她们结伴而回,见到闷在屋子里的两个女少尉,主动和她们打招呼。

  “嗨,你们要不要重新钉一下纱窗,我们买的多。”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妇打着伞扬着手中的纱网敲了敲屋门。

  顾萌萌正在屋内拾掇从团部的临时暗房冲洗出来的胶片,许恩雅则在补眠。屋门微敞,顾萌萌侧头看到了门外的女人。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走到了门边拉开了大门。她冲着屋外一胖一瘦两个军嫂露出微笑,说:“真是麻烦你们了,我们还真是需要。你们看,我这胳膊和腿,都变成灾区了。”顾萌萌指着胳膊上和腿上的红包,满脸苦色。

  身材丰满的军嫂跟着撩起了裤腿和衣袖,和顾萌萌一样,也是一身惨不忍睹的红包。她说话带有明显的陕西口音,颇为无奈的感慨:“俄四知道咧,俄老公在部队吃的是撒苦咧。你们四不知道啊,他的那个,喔……奏四这个地方,都捂出痱子来咧。”

  胖军嫂指了指腿部靠上的位置。

  怕她们听不懂,她还想脱掉衣服指的细致一点,旁边的瘦军嫂碰了碰她的胳膊,提醒她别那么做,小心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看到。

  “怕撒。看一眼就看一眼,俄又不会少块肉。”胖军嫂呵呵笑。

  大家也跟着笑。

  “进来坐吧,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找个能说话的人挺难的。”顾萌萌把她们让进来,顺便去拍醒撅着嘴睡的酣甜的许恩雅。

  桌上有士兵送过来的两暖瓶热水,顾萌萌取出自带的一次性纸杯给她们边倒水边介绍自己。

  “我们是解放军报的编辑,我叫顾萌萌,她叫许恩雅。你们呢?都是军属吧。”

  胖军嫂笑着摸了摸鬓边湿淋淋的发丝,带了些许不容人忽视的骄傲说:“俄叫祝兰,今年29岁,已婚。家住陕西省延安老区。俄的老公是特战队的连长,奏四那个刚刚在云南立功回来的陈亚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