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第550章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3758 2013-08-02 17:59:09

  第551章

十一给杰森打电话的时候,已是半夜三点钟。

爆火龙睡眠不足,脾气很暴躁,接了电话就是一阵狂吼,把叫醒他的人骂得体无完肤。

“杰森,是我!”十一把电话拿离一会儿,等他发泄够了才轻声道,本来骂人骂得很火爆,很张狂的杰森好似整个人撞上一团棉花,都软了下来。

刚静了几分又吼起来,“十一,你去哪儿了,这么久也不来信息,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该死的,你现在在哪儿?”

“俄罗斯。”十一轻声道,“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

十一顿了顿,似是犹豫怎么开口,可她素来又不是婉转之人,于是直接问了,“黑手党最近有什么消息?”

杰森静了好一会儿,他不是笨蛋,知道她想问什么,忍不住冷笑,“十一,你想问墨晔吧。”

十一没说话,两人各握着话筒两端,都沉默下来,谁也没有说话,特别是杰森,十一只感觉到他粗重的鼻息都传到她耳朵里了。

他生气了!

他很少对她发脾气,屈指可数,大多发脾气是因为她许久没了消息,他找不到人,所以爆火龙才会喷火。

她有些难受,眼前却顾不上,最终还是问了,“我听到消息,他死了,是不是真的?”

“你大半夜叫醒我,就是问这个?”

“是!”

杰森尽力压抑着自己的脾气,不让自己失控对她说出过分的话,沉吟着敛了脾气,至少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火爆,“是,他死了,墨?亲自放出消息。”

十一骤然咬唇,握着话筒的手骤然收紧,似一瞬间就会捏碎了话筒,她很清晰地听见自己心里有些什么东西很清楚地裂开了……

怎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会这样?

卡恩或许会骗她,可杰森不会,他说墨晔死了,那肯定是收到消息了,不然不会这么笃定地说,她头痛欲裂,感觉被人吊在半空中,嗓子疼得发不出声音来。

杰森听出她的不对劲,知她心痛,又怒又急,忍不住责怪,“十一,他那么伤害过你,何必惦记着他,他是生是死和你没关系了,别在为他费心思了,你听见没有?你告诉我你的位置,我过去找你,身体不好还去那么冷的地方做什么?你不是一向很怕冷吗?回来吧,别我让担心了。”

十一愣愣地听着杰森的话,一直都没说话,杰森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她的情况,心中难免着急,忍不住大吼,“你倒是说句话。”

“杰森……”十一缓缓道,“是我杀了他。”

“你说什么?”

“是我杀了他。”十一轻笑,“我开枪射杀他的。”

这回轮到杰森他沉默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十一怎么会?他心头一紧,“发生什么事,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真的死了吗?”

“轰动整个黑道,能不是真的吗?”杰森说道,他知道十一难受,也没说太尖锐的话,反而沉思起来,若十一无心杀他,墨晔肯定不会死。

听十一的语气,并不想杀他,即便是朝他开枪也不会射中要害,怎么会死了呢?

十一沉沉地深呼吸,“墨?有什么动作吗?”

“疯狂地攻击第一恐怖组织所有的基地,怪不得,原来是你杀了墨晔让他发飙了,嗯,现在事情有点棘手,这家伙疯狂起来比路易斯难对付。”杰森顿了顿,“薇薇这死丫头,既然给还给他撑起半边天,靠,老子真想劈了薇薇这笨蛋。”

十一轻笑,薇薇……那就是薇薇,此时不是全心全意护着墨?,她就不是薇薇,她素来是个认亲不认理的人,现在和她最亲的人是墨?,而不是他们。

满嘴的苦涩,如咬了黄连,十一要仰着头,才能阻止自己即将溢出的眼泪。

“杰森,我并不想杀他。”心里压着好多话,实在找不到人倾诉,十一只能和杰森说,“我只想救他,只是赌一把,没想到会赌输了,我真的,一点要杀他的意思也没有,杰森,怎么办?我……怎么办?”

她的声音平静得可怕,他却听出几分脆弱和绝望,杰森心疼道,“十一,别难受,这是没办法的事,不是你的错。”

“那是谁的错?”十一呵呵地笑,“我对自己的枪法太自信了,是我的错。”

她以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他会活下来,因为伯明翰就在附近,孟莲莹也在,他们处理伤口的时间一定能来得及找医生救治,可她漏算了那里的地形和天气,那样的天气里会耽搁救治的时间。

“是不是有人为难你?是谁?”杰森一下子听出不对劲。

“卡恩,他还活着。”

“你说什么?”杰森惊讶得差点从床上跌下来,眼睛睁大,“你不是开玩笑吧,老巫婆说他死了,我还亲眼看见他的尸体浮在海水里。”

“我没有开玩笑,的确是卡恩,他……他和我一样,变成生化人。”十一淡淡地说,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他想做什么,你在他身边?”

“嗯。”十一看着窗外的飘雪,耳边听着杰森关心的话语,厉声让她离开的着急,心中百味交织,杰森脾气暴躁归暴躁,对她的事却极上心,不想她再受伤害,“十一,别留在那里了,我们男人的事,让我们男人来解决,你别难为自己,如果……如果实在伤心,回来,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

“我没有伤心。”已无心可伤。

“别逞强,心里有事就和我说,别压着,对自己不好。”杰森劝说道。

十一心中顿感委屈,把这段日子的事情都和他说了一遍,声音难掩痛苦,“弹头有特制的麻醉药,打入身体会先封住所有感官,造成假死的现象,我又特意射偏了半寸,他有一个小时的救治时间,我以为伯明翰能够来得及救他的……”

面对卡恩的步步紧逼,除了赌一赌,她别无选择,不管怎么样,她都想墨晔活着。

“你用的是我们特制的红麻醉弹?”

“是啊,他怎么会死了呢?”十一痛苦低喃,“我不相信。”

“我派人再去查一查。”杰森沉声说道,“十一,回来,不准你再待在卡恩身边,他会害死你,别以为自己有一副诡异的身手就什么都不怕,别想从他那拿到什么资料,我和楚离会想办法,听见没有?”

这是杰森第一次拿出老大的架子来震她。

十一思索良久,“好!”

挂了电话,她疲惫地捂住头,把自己卷缩在床上,脑海里一遍一遍,净是墨晔倒下的眼神,还有那句让她刻骨铭心的话……

好难受!

第二天,她在城堡中见到孟莲莹,她依然穿着十几天前的衣服,人瘦了整整一圈,本来就尖的下巴更尖了,神色憔悴得吓人。

她回来了,十一的心也沉入谷底,孟莲莹竟然回来了,那就说明……墨晔真的死了?

那日她在他身边,孟莲莹虽恨她,却爱墨晔,她走了,正好如她所愿,她会想尽办法就墨晔的,她既然回来,那就说明,墨晔没救活。

十一紧握拳头,沉默地看着她,孟莲莹也看着她,大厅中的光线不算明亮,在灰白的光线中,女子宛若淬了毒的眼睛益发怨毒,肃杀显露无疑。

“恭喜你,你如愿以偿了,他死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孟莲莹冷冷一笑,一步一步逼近十一,“十一,你够狠,我没见过比你更狠的女人。”

十一冰冷地看着她,高贵而倨傲,背脊挺直,没有露出一点恐慌,“我杀他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找我复仇,凭什么身份?”

她的笑,露出讥诮。

孟莲莹,若不是你无知的行为,又何至于把我们逼到这步境地,墨晔又怎会死?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她,这个城府深沉的女人。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十一再一次,击中孟莲莹紧绷的神经,她大怒,指着十一骂道,“分明是你开枪射杀墨晔,分明是你杀了他,你竟然责怪起我来?”

“你真无知!”十一毫不客气地讽刺她,孟莲莹的思维非常人能够理解,她从来不会检讨自己的错误,太过自我以中心,无限放大自己的伤害,无限放大自己的优越,可悲又可怜。

十一不想和她说太多,转身越过她便走,孟莲莹在她身后大吼,“十一,我不会飞放过你!”

十一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她,“随时奉陪,虽然这么说会掉价,你这种人没资格做我的对手,但是,你要挑衅,我奉陪到底!”

她出了城堡,开车离开。

卡恩并未限制她的自由,她能自如来去,公路上的雪积得不算厚,都被扫除了,十一摇下车窗,让寒风一寸寸地侵入……

她开始有点相信,墨晔真的死了。

小雪整整下了两个小时,越是往偏远的地区,雪下的越大,山路很滑,十一把车子停在山下的废弃场,那里有一摊暗黄的血迹……

刺痛她的眸,十几天前,这里发生了她毕生难忘的一幕,她也开了她此生最艰难的一枪。

暴力,血腥……

一幕幕上涌,不知为何,十一深感疲倦,这样的生活,她过了这么多年,刺激,挑战,热血沸腾,这都是以往的感觉,如今只觉得好疲倦……

很想逃离这里的生活……

那血迹,是墨晔的啊。

冷然转身,不再去看,她出了废弃场,往山上走,她早就决定来看一下库尔太太的伤,老太太的伤口应该好了,她没有伤到要害,这么多天,该好了。

她这些日子为墨晔烦透了心,虽然很想库尔太太和库尔先生,很想和他们说一声抱歉,害得他们经历一场噩梦,可是……

一为墨晔担心,二是怕看见库尔太太和库尔先生冷漠的眼神。

经过那样的事,他们还能接受她吗?

在他们心里,那个爱笑活泼的小七已经死了。

山上的雪下得比下面要大,但比以前小了少许,她好不容易走到库尔家门口,在寒风中站到几乎冻僵才敢去按门铃。

库尔先生开的门,见是十一,他错愕,没有预料到,他眼光复杂,一时不知说什么,见她肩上积雪颇多,老人赶紧把她拉进屋里。

“库尔太太的伤怎么样?严重吗?”十一问。

库尔先生说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这些天她的心情一直不好,小七……你先坐,喝杯热可可,我上楼叫她。”

“库尔先生,对不起!”十一捧着冒着热气的热可可,抱歉脱口而出。

“小七,我也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这声对不起,你还是别说了,也许,并非你的错。”库尔先生说道,上了楼。

十一心中更是难受,她宁愿他痛骂她一顿,也好过这样的谅解。

片刻,楼道中传来脚步声,库尔先生和库尔太太一起下楼,库尔太太见着她,红了眼睛,快速拉着十一问墨晔的消息,“小七,安东尼呢?怎么只有你,安东尼去哪儿了?他还活着吧,他还活着吧?”

十一哑口无言。

库尔太太见她不说话,眼泪滚滚而下,哭了起来,“可怜的安东尼……小七,你怎么能这么狠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