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第364章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7110 2013-08-02 17:59:08

  第364章

威廉王子见容颜这副摸样,冷冷一哼,黑蓝色的眸闪烁着暴戾的火光,良善王子褪去温和的面纱,露出凶残的爪牙,声色如铁,“不是他派来的人,你很失望?”

容颜抬眸,微笑,风华夺目,自有一种大气和傲气,“是失望,你又如何?”

“你……”威廉王子气急败坏,几欲是恼羞成怒的,就差没打容颜一巴掌发泄他的怒气,拳头紧握成拳,一旁的夏维特将军全神戒备,就怕一个失控出个什么事来。

容颜秀眉微拧,看着威廉王子狰狞扭曲的五官,她沉了眸,“威廉,你有什么资格生气?这几个月来,你杀了多少他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最该生气的人,是我不是你,收起你这副丑陋的嘴脸。”

她的话,很轻柔,气势很强横,威廉王子本是那种桀骜不驯,心高气傲之人,却在她这样的语气下,只能咽下心中怒气。

“颜颜,我们别为这事吵了好吗?”威廉王子软了语气,说道:“吵来吵去也没意思,他已经放弃你了,你死心吧。”

“即使阿离亲自站在我面前,看着我的眼睛说这句话,我亦不信。”容颜沉声说道,却笑得轻松,“挑拨离间我三岁就玩腻了,换得新鲜的招数吧。”

威廉王子大怒,“你非得逼我杀了他不可!”

容颜唰的起身,娉婷玉立,宛如白莲,却是那么高洁傲人,“阿离曾经说过,谁敢和我抢女人,我就一枪打死他,永绝后患。你倒是和他去拼军火啊,看谁横得过谁,一张嘴这么说有什么用?那天火拼厮杀别忘了带上我,你没了军火我还能让他给你友情提供。”

“颜颜。”

“哼!”容颜冷哼,傲气逼人,“只有买石头的钱就别想着买钻石。”

威廉王子脸色沉怒,一字一顿,杀气四溅,“颜颜,别以为我对你百般纵容你就能如此放肆,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怎么会呢?王子殿下素来信仰男人身家性命排第一,为此还曾经把我送给别人,我哪儿敢忘记啊。”

一言击中威廉旧伤,瞬间鲜血淋漓,膛破血流,痛彻心扉,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事,一失足,却成一辈子遗憾。

叶三少和程安雅算是看明白了,这是一场狗血的三角恋,他们很显然是有过一段情,可威廉负了容颜,容颜又爱上别人,威廉反悔了,又把她抢回来,容颜的情人四处在找他,曾经找到这里来,却被威廉无情杀害,所以容颜才会着急过来,因为是她情人派人救她的人。

他们一言不合,可别殃及池鱼就成,一般说来,威廉此时恼羞成怒,势必要拿人开刀,那么他们两人很显然就是目标。

程安雅琢磨着该怎么开口求救。

容颜无视威廉王子脸上的痛苦,微笑说道:“威廉,倘若你还有几分傲气,就别露出此般表情,我不信浪子回头这一招,省了吧。”

“颜颜,论无情,你天下第一。”威廉王子痛苦低喃,缓缓吐出一句。

容颜一笑,“过奖。”

“颜颜,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放下过去的一切,再回到我身边。”威廉王子乞求地问,身份尊贵的他不惜放下自尊,就为了挽回曾经的爱人。

“不可能。”容颜斩钉截铁说道,“五年前你把我送人,你就彻底走出我的世界,再无瓜葛。”

女子笑容沉静,一字一句却如利刃般坚硬,叶三少都觉得,她和程安雅实在是像,这份气度和这份冷锐,一摸一样。

个性太像了。

难怪神韵如此相似。

“颜颜,这对我不公平。”威廉王子看着他,沉声说道,“这不公平。”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是公平,就像如今,你对我又何尝公平?”容颜微笑道,“威廉,你已不是三岁孩子,还来和我谈公平,你怎么就这么幼稚呢?”

容颜的毒舌,也很一针见血。

“那他呢?他不是也对不起你,为什么你就原谅他?”威廉王子良善的表象露出狰狞的嫉妒,不甘心,不死心,同样是伤害,为什么她就能原谅别人。

“他和你不一样。”容颜说道,声音淡静安宁,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字,对威廉王子来说,如同致命之伤。

不一样啊……

夏维特将军不知该怎么办,容颜觉得没意思,反正不是楚离派来的人,叶三少和程安雅有什么下场她也不关心,刚想走,倏地眉心一拧,“什么气味?”

夏维特将军和威廉王子抬眸,容颜疑惑走近叶三少,那股香气更明显了,“青沙果。”

她的嗅觉极其灵敏,伸手,叶三少疑惑,把背囊给她,容颜一看,诧异地看了看叶三少,又看看程安雅,倏地一笑,“你们吃了它?”

她的笑容着实古怪,叶三少和程安雅一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三少颔首,“我检查过,这水果没毒。”

容颜抿唇一笑,刚想碰触程安雅,程安雅迅速后退,叶三少想抬手阻止他,有人动作比他更快,威廉一把扯过容颜,“你别碰她。”

容颜更为诧异,看像程安雅,程安雅微笑,把她的病毒情况说了一遍,容颜哦了一声,“病毒啊……真可惜,你还有几天可活?”

“大概,十六天。”程安雅微笑,面对死亡,她表现得很坦然,镇定自若。

这是一种将死亡置之度外的平静。

“十六天。”容颜咬着这个天数,笑了笑,扬起手中的青沙果,“对了,你们吃这个多长时间了?”

“一个小时左右。”

容颜扬了扬眉梢,轻笑不语,叶三少顿觉奇怪,沉声问道:“这水果有什么问题?明明没毒。”

“的确没毒。”容颜笑道。

叶三少和程安雅都松了一口气,可容颜的笑容着实很古怪,他们都摸不准到底这水果有什么玄机。

程安雅说道,“容颜小姐,既然没毒,那这青沙果有什么问题?”

容颜一笑,深深地看了程安雅一眼,“一会儿我和你说。”

“威廉,放了他们吧。”容颜转身说道,把青沙果给了夏维特将军,淡淡地说道,“反正也没几天可活,何不当做一桩美事。”

“不行!”威廉王子一口否决,眸光扫过程安雅和叶三少,“他们来路不明,我决不允许他们就这么离开,万一泄露了秘密,哼,绝对不行。”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怕我在这的消息泄露出去,既然如此,这两人我要了,如何?”容颜淡淡地说,“反正我也无聊,这位小姐脾性看起来和我很合拍,当是给我解闷,怎么样?”

威廉王子迟疑不决,很明显不想同意,容颜微笑道:“我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也不答应?”

“颜颜,她身上有病毒。”威廉说道。

“不用你提醒,我自己知道。”

威廉犹豫片刻,目光扫过叶三少和程安雅,“既然你坚持,那么我如你所愿,希望你开心一点。”

“谢了。”容颜说道,回头,微笑,“两位跟我来吧。”

叶三少和程安雅二话不说,立刻随容颜走,威廉王子看他们的身影消失的回廊上,脸色顿时阴鸷,沉如厉鬼,好好先生的外表早被撕碎。

“王子殿下,他们来路不明,若是楚离的人……”夏维特将军很担心,这座城堡虽然坚不可摧,可是楚离发起疯来,他们都见识过的,几发导弹轰平这里也绝有可能的。

“你觉得他们看起来像恐怖分子吗?”威廉王子沉声问道。

夏维特将军实话实说,“那名男子很像,他的气质和楚离很相似,都有一种霸气和号令群雄的气势,绝不是普通人。”

“颜颜的消息决不能走漏,你去给我查最近沙漠上到底有什么事。”威廉王子蓝黑色的眸划过一丝狠意,“我决不允许有人破坏我的计划,必要时,无需估计颜颜,杀无赦。”

“是!”夏维特将军领命出去,威廉王子站得笔直,仿佛什么都撼动不了他的背脊。

容颜带着叶三少和程安雅在回廊上七拐八拐,足足走了大约有二十分钟才到一座独立的别墅前,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容颜说了自己的姓名,也不问他们来历和名字,倒是程安雅主动说了自己的名字。

叶三少一心就关心着青沙果到底有什么玄机,容颜只是一笑,到了别墅,有两名女仆,容颜吩咐她们准备换洗的衣服,回头对叶三少和程安雅说,“你们先去梳洗。”

“容颜小姐……”

“不介意的话,直接喊我容颜就成。”程安雅还没说完,容颜微笑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想你们目前应该好好的洗个澡,吃一顿饱饭。”

叶三少眸光沉沉地看着他,容颜抱胸,挑眉,“怎么,你有意见?”

“不是,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高兴。”容颜微笑,风轻云淡,好似真是她一时兴起。

程安雅微笑说道,“多谢你的高兴,我们才能逃过一劫。”

“你比你男人有礼貌。”容颜笑道。

“这孩子一向缺管教,我都习惯了。”程安雅微笑,苦中作乐消费叶三少,叶三少一掌拍在她后脑勺上,丫丫的,你才缺管教。

容颜哈哈大笑,很是爽朗。

她喜欢程安雅,果然脾气很合拍。

两个腹黑女人,相见恨晚,聊天很融洽,叶三少随着一名女仆下去梳洗,程安雅也正想走,容颜喊住她,问道:“安雅,你们是情人吧?”

程安雅点头,笑了笑,“我们都有一个七岁大的孩子了。”

“那就好。”容颜松了一口气,“你们看起来很恩爱,令人羡慕。”

“如今这副狼狈的样子,还落个生死不明?”程安雅戏谑道,难得有几分俏皮,“不过算是体验生活了。”

容颜微笑,叮咛一声,“这沙漠的温泉不错,你可以泡得久一点。”

“多谢。”

程安雅随着女仆下去梳洗,容颜在棕榈树下坐下,写自己的心情日记,记录着今天发生的事,还有对楚离的思念……

“阿离,你个笨蛋,怎么还没找到我呢?”容颜轻叹一口气,不悦地嘟起嘴巴,“笨蛋,笨蛋,再不来我移情别恋了,哼。”

写好日记合上,容颜闭眼休息,高大的棕榈树下很舒服,遮挡了毒辣的阳光,她知道第一恐怖分子的卫星能搜索她的身影,真可惜,这处城堡是无信号区。

她想走出去,却难如登天。

看叶三少和程安雅的相处模式,她更思念楚离了,她和楚离的相处模式和这对情人很相似。

她写好日记,看了一会儿书,叶三少收拾好自己,换了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还算合身,看起来风度翩翩,宛若优雅贵公子。

容颜眯着眼睛一笑,“哎呀,你长得挺帅的。”

刚刚风尘仆仆,容貌打了折扣,这回一洗干净,看起来就像变了一个人,那份尊贵优雅的气质更是显眼了。

叶三少问,“你吩咐你的人让我洗好过来,有什么事?”

他开门见山地问,叶三少知道容颜肯定有话和他说。

“自然有事。”容颜放下书,让他坐下,命人上茶,她看了叶三少一眼,“方才安雅说,你们是情人,还有一个孩子,你爱她吗?”

“关你什么事?”叶三少不悦,沉了脸,精致的五官蒙上一层薄怒,“怎么说,我们和你是陌生人,交浅言深算什么?”

“交浅言深又怎么了?”容颜顺了顺自己的长发,“你要是想让你的女人活命,最好老实回答。”

叶三少心头一凛,容颜八风不动,他顿了顿,“很爱。”

“肯为她死。”

“当然。”叶三少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回答。

容颜一笑,“很多男人深爱一个女人的时候都可以回答说,我可以为她去死,可真正能做到的却是少又少之,不知道你的决心又如何?”

“你废话少说,利索点。”叶三少不太喜欢容颜的性子,他也觉得奇怪,她和程安雅脾性很像,说话语气很像,神韵也像。

可是,同样的话程安雅说来,他有气有怒,却又觉得这丫头可爱极了,可换了一个人说,他就很不爽了。

容颜并不在意他的不礼貌,微微一笑,“青沙果,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怎么了?”叶三少脸色一沉,有几分不安。

容颜看着叶三少,犹豫片刻,淡定说道,“青沙果,还有一个别名,叫情欲之果,换言之,这是一种情果,能催动人情欲的果实,你明白了吗?”

“靠,什么鬼东西。”叶三少忍不住爆粗口,这也太邪门了,怪不得闻着有一股甜腻的香气。

“的确是一种鬼东西,我说你怎么就让安雅给吃了呢?”容颜微笑,事不关己,顺便告诉叶三少一件事,“青沙果在这一带不多见,很多药剂师采摘哪来制作催情药,它就只有这么一个用途。”

“可为什么我们吃了没事?”叶三少脸色益发沉静,他知道容颜无缘无故不会骗他。

容颜一笑,“这是一种慢性催情药,后劲特别的强,吃了一颗,烈女都能变荡妇,大概再过半个小时就会发作,对了,顺便提一下,青沙果对男人无效,它只对女人有效果。”

叶三少瞳眸瞬间瞪大,她的意思是,他没事,安雅有事?

容颜看他的脸色,说道,“情果的解药就是男人,不然必定逆血而亡,你自己考虑吧,要么,让她死,要么,你砰她,七天后你死。”

容颜顿了顿,“反正你们都得死,也不差这么几天。”

叶三少瞪她,有女人是这么说话的吗?容颜眉梢一挑,“瞪我做什么?还有一个选择,你可以随便去挑一个不知情的男人,沙漠里……”

“闭嘴!”叶三少厉声喝道。

他眸色暗沉,危险至极,容颜很识时务,她也知道他的决定了,这个男人的占有欲太强,这个结果早在她意料之中。

若是相爱至极的男女,这种情况下,都只会有一个选择。

“很好,很好。”容颜拍掌鼓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滚一边去。”叶三少冷冷地看着她,这女人嘴巴真毒,当真和程安雅媲美了,“我问你,这儿有办法离开吗?”

“有。”

“什么?”叶三少眸光一亮。

容颜微笑,“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叶三少,容颜苦笑,除了尸体,还没人能在威廉不同意的情况下,走出这座城堡。

“我一定要出去,安雅来不及了,她只有十几天能活了。”叶三少沉声说道,“算我求你,为我们想想办法,总能联络外界吧?”

容颜眉心一拧,“我是不是该提醒你一句,你碰了安雅后,估计你就只有7天的寿命了,你还是考虑自己优先吧。”

“我没关系,我要安雅活着。”叶三少沉声说道。

容颜一愣。

又是一个为爱变傻的男人,明明看起来就是一副聪明相,怎么说话就这么没经过大脑呢?

不过,这正是说明了他爱程安雅,胜似生命,天倘若一个女人能被一个男人不顾性命地爱着,死了也是幸福的吧,她不羡慕程安雅,因为她也有楚离。

为爱痴狂的,不仅是他一个。

“虽然不好意思打击你,但是我还得说,这里只有威廉能联络外界……对了,安雅估计洗得差不多了,你也该采花了。”

叶三少很想一巴掌就扇过去,容颜说的是实话,只是……

“真的没办法。”

容颜摇摇头,叶三少咬牙,转身进了别墅,容颜微笑道:“good lucky!”

叶三少冷哼。

幸灾乐祸的女人。

容颜看他进去,微笑地捧着茶杯,淡定喝茶。

女仆见叶三少进来,轻步退了出去,叶三少进了浴室,这别墅极其豪华,一个浴室就足足有一百平米,极为宽敞,浴室内有个小型温泉池,程安雅正舒服地泡温泉。

光看背影叶三少的喉咙便是一紧,心中燥热起来,连血液都沸叫嚣着,沸腾着,想要扑过去,狠狠地爱她,程安雅。

程安雅心跳如雷,下意识想逃,双脚却灌了铅,动弹不得,只能感觉到叶三少在背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背后的肌肤仿佛要被他灼热的眼光烧出一个洞来。

他怎么来了?

这丫的野兽,禁欲这么久,这回岂不是要发狂了,她身子还有病毒呢,碰不得,他又不是不知道,也许,他只是有话和她说。

冷静,冷静,淡定,淡定,叶三少不会做这么白痴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愿意比她早死呢?

可是脑子乱成一团,好像在煮浆糊,什么都迷茫了,就算有事情也不该挑这个时候进来啊,程安雅无法自欺欺人,这太愚蠢了。

他到底要干什么?

空气中的温度,节节攀升,叶三少粗重的呼吸近在咫尺,程安雅浑身也莫名燥热起来,脸色越来越红,心跳快得几乎要痉挛。

“小安雅,我不打算忍了。”叶三少声音暗哑,灼热的呼吸都扑在她耳后,魅惑低语,“我要你。”

程安雅动都不敢动一下,深怕和他身体上有接触,她的声音也不由的抖了,“我身上有病毒……唔……”

她还没说完,身子却被一股大力扳过来,只感觉一阵水声,叶三少已经进入温泉池,骤然把她抵在温泉池的壁上,阴影扑面而来,红唇已被攫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