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805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1898 2011-06-04 23:56:26

  安许诺在叶家住了三天,乐不思蜀。

除了和叶三少极少接触,她和叶家几人都处得极好,叶海蓝和叶非墨都极喜欢她,她自己都没想到,会和孩子玩成一片。

她几乎忘记了,她的任务。

夜色如水,她握紧手中的手机,银云冰冷的声音在催促着她,是时候回去了。

也暗示着,她的放纵和犹豫已触他底线。

安许诺仰头看天下一轮明月,心绪复杂,她竟想主动放弃这任务,放弃去杀此人。

她想起初遇,他看似温淡,实则狂傲,竟不知为何,主动诱哈瑞赛车,或是一时兴起,她并不清楚,只知道他挑起她的怒火,她接过比赛权,两人赛车,她感觉到棋逢对手的快意。

再遇,酒吧之内,他拒帮忙,她主动吻上他的唇,他眸色深邃不见波痕,却终究帮了她的忙,随后带她到山顶喝咖啡。

她知道,他有一名深爱的女人,也知道,他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

她接到杀他的任务,第一次对任务起了一分迷茫。

从前的她,从未为杀一人感到茫然,是他的出现,打破了她心底平静的湖水。

该杀吗?

在跟着他的时候,她心中就有几分茫然,有几次机会能下手,她却白白错过机会。

这几日,他带她游玩,酒吧热舞,仿佛又看见另外一面的叶宁远,叶家欢乐的气氛,令她羡慕,若她杀了叶宁远,他们会很伤心吧。

……

她敲了他的门,他倚门而立,她淡淡道,“叶宁远,我有话和你说。”

叶家不远的街头,深夜毫无人烟。

A市的月光总是那么美丽,千丝万缕洒下,夜空一片璀璨,时而听蝉鸣几声,夜,很静。

晚风拂动,许诺一身红裙静立在一地白月光中,红裙飘飞,长发舞动,少许发丝掠过凤眸,平添几丝冷酷,叶宁远站在她对面,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气氛,诡异。

她终于要动手了吗?

“叶宁远,我是杀手。”

“我知道!”

“我是来杀你的。”

“我知道!”

安许诺薇薇蹙眉,“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

他轻笑,“从一开始。”

“是吗?”她微垂了眉目,既知道她是来杀他的,为何叶家对她如此之好,她不解,突然抬眸,“一切都不重要了,所有的事情,在今晚结束。”

叶宁远负手而立,一地白月光,映衬得他风度翩翩,从容淡定,“许诺,你就如此确定,你能杀我?”

“试试就知道,无论如何,都结束了。”安许诺声音冷,且坚定,仿佛要掐断心底不知何时涌起的,不知名火焰。

身影如魅,掠过,五指袭上他的脖颈。

叶宁远负手而立,直到她快要接近才避开,一手扣住她的手腕,许诺顺势脚下一扫,叶宁远松手,跳离几步,脸上笑意敛去。

“许诺,你身手虽好,却不是我的对手。”

她是少见的武学奇才,在武学上天赋异禀,造诣极高,却终不抵他。

“你的自信是哪儿来了?”安许诺不再废话,再一次掠身而上,左手袭上她的同时,右手解下腰上软鞭,手腕一转,手一抖,软鞭伸长,足足有五米之长,如蛇袭向叶宁远。

直绕他脖颈……

他身影极快,避过之刻抓着软鞭,手一扯,两人顿形成对峙之势,叶宁远眉心一眯,身影一个旋转,顺着软鞭袭过来,一记手刃直劈她手腕。

她似早料到他会此动作,掌风袭击而来,拍在他胸口的时候顿觉手腕一麻,安许诺换手,一抖软鞭,叶宁远跳离几步,她已躲回软鞭。

几乎没有停顿,她再一次挥动软鞭而上……招招刁钻狠厉。

很少有人能把一条长软鞭舞动得如此迅速且有力,更从未见过有人能把一条软鞭舞动得像一把刚硬的剑,稍微不慎,软鞭仿佛要穿透胸膛,直取了性命。

安许诺身手之高,他早就料到,却没想到,竟高得如此离谱。

“许诺,你让我认真了。”叶宁远的声音已带一分杀气,他已几年,没有碰到如此强悍的对手,也有几年没有如此认真对敌过了。

“你在羞辱我吗?”竟此刻才说要认真,哼!

两人开始拼杀技,高手过招,并无多少花样,一招一式都在取人性命,安许诺也好,叶宁远也好,谁手下都不留情。碰到此般对手,留情就意味着把自己的命交出去。

二十余招过后,叶宁远的右臂袖子被软鞭抽破,一道血痕浮现,而安许诺,左手几乎全麻痹,无作战能力,叶宁远几乎震裂她的虎口。

两人是第一次如此认真较量,谁都不熟悉彼此的作风和出手习惯,负伤在所难免,叶宁远瞥了右臂上的血迹,唇角笑意轻冷,极好。

眸光掠过一抹狠厉,主动攻击而上。

许诺被废了一条手臂,却丝毫不影响她的速度和作战,两人又是一番恶斗,身影纵跃之间,又过了几招,最后以她软鞭绕着他脖子结束。

“你输了。”她的语气平静得没有一丝波动,并无一丝喜悦,更无战胜的快感,只是平板地陈述一项事实,凤眸沉寂如夜。

叶宁远唇角笑意轻动,“我输了?”

他似听到什么笑话,一直避着的手腕抬,晃了晃,“是你输了。”

安许诺震惊,一摸右耳,一片空荡,他晃动着她的红宝石耳坠,宝石在月光下闪动着迷人的光芒,安许诺回忆方才之战,他是什么时候从她耳朵上拿走耳环,她竟不知分毫。

“你的软鞭绕着我的脖子之时,我取走的,若我的手指在第一分,取走的就是你的命。”叶宁远说道,头微晃,奇迹般地从她的软鞭中轻松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