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580 传奇人物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4804 2011-03-22 10:29:52

  海蓝这一下把十一惊得不小,错愕地瞪圆眼睛,还可爱地眨了眨,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白夜大笑,一手搂过她的肩膀笑道,“被吓到了?”

十一老实地点头,一个这么点大的婴儿,竟然能清晰地吐出一句完整的话,还这么有礼貌,宛若大人,她怎能不惊讶。

“惊讶的事多了,走吧,去客厅再说。”白夜说道,程安雅抱着小海蓝回他们专属的房间,小宝贝说困了,想要睡觉,程安雅也想和十一多聚聚,但放心不下海蓝,想要亲自哄她睡觉。

毕竟经过一场生死劫难,她对这个女儿更是小心翼翼,丝毫不敢马虎。

小海蓝不管怎么安慰都撼动不了她,只能作罢,有人关心疼爱也是一件好事。

白夜细细说了海蓝之事,十一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大呼不可思议,她只觉得太过于玄幻了,叶家果然一门独特,没一个正常人物。

这孩子虽然也是生化人,较于她和卡恩却大不相同。

白夜关心她这半年的情况,十一细细地说了,她回了岛上,本想请老巫婆出山震一震卡恩,化解多年前的恩怨,毕竟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之间战火已经很燎原了,若再加入一个卡恩,后果有些不堪设想。他最大的目的是想要报复他们,这一点正好能为黑手党所用。

老巫婆已退隐多年,不理世事,只专心于训练新的孩子们,让他们成才,日后陆续进入第一恐怖组织,在各个职位上发挥他们的长处,对这些纷争,她一点也不在乎。

并且丢下一句话,若是他们搞不定这些事,这些年的东西都白学了,趁早都滚回来再教育几年,然后再重头来过。

十一听她如此说,便打消了继续说服她的念头。

老巫婆的话一向说一不二,她人很冰冷,孩子们和她混熟了,可以什么话都和她说,也可以和她肆无忌惮,没大没小,甚至你怎么骂她凶狠都没问题,她不会理会你的。然而,她一旦发了话,却没有人敢不听,岛屿上所有的孩子,不管是乖巧还是叛逆的,在她手里都服服帖帖的,谁也不敢驳她的话。

也不能。

十一,叶薇等人也不例外,从未驳过她的意思,她不愿意的事,他们不会再说第二次。

十一和叶薇私下曾经讨论过,不知老巫婆为何如此抗拒陆地,从她踏上岛屿开始就没离开过一步,二十多年了,隐居在那里,和过去的人和事彻底断了关系。

谁也找不到她。

这一次回去,十一也说了苏美人和苏如花的事情,苏美人虽然是她的好友,但论亲,自然是老巫婆最亲,她没和苏曼,苏如花说的事情都和苏如玉说了,包括现在的墨家兄弟。

老巫婆却很奇怪地反问她,这些俗事关她什么事?

十一便心惊了,因为她问过苏曼,知道苏如花有一名双胞胎妹妹,长相酷似,在临别的时候,从苏曼的只言片语中也能琢磨得出苏如玉的性格,甚至年龄,都和老巫婆不谋而合,她心中断定,十有八九她是苏如玉,苏美人的姐姐。

她很诚实地说了苏如花的事情,甚至说了苏如花和她长相一模一样,这些年来的奇怪行径,她在找她,几乎她所知道的,她都告诉老巫婆。

可奇怪的是,老巫婆竟说不认识苏如花,也不认识苏曼,更没去过利雅得,不知道所谓的苏家。

十一彻底茫然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知道,老巫婆最痛恨说谎,小时候叶薇贪玩,她聪明,都能最快完成老巫婆布置的任务,剩下的时间便去玩,她怕老巫婆责罚,有一次被逮住随口撒了谎被老巫婆狠狠地罚了,并告诫他们,谁也不准说谎。

所以他们都养成了一种习惯,不管好坏,他们都会说真话,不会随意对亲人撒谎,即便是最坏的消息也如实告知。

老巫婆既是这样的性子,必不会欺骗她,她说不知道,那就说明她是真的不知道。

可十一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只是一种巧合,于是她发现了他们过去从不曾发现的一件事,老巫婆踏上岛屿之前的人生,记忆,她竟然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她从哪儿来,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更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谁,她是和苍狼一起来的,当年那座岛屿的主人还不是她,而是一个特工组织,她配合杰森、楚离,黑杰克他们攻陷原本的特工组织,才拿到这座岛,把这座岛当成她的家,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

十一这才知道,为什么她对苍狼竟然如此漠不在乎,因为一直是苍狼在说,她在听,她的经历,她的记忆都是苍狼在告诉她的。

她自己却没有一点感觉,失去记忆后,苍狼百般追求,她都任意他,随岛上谣言四起也无所谓,因为她什么都不在乎。

这是他们这十多年来都没发现的事情。

因为没有人敢问老巫婆的过去,所有人都不知道,原来她是一个前半生被隐去记忆的人,她自己医术那么高明,自己都毫无办法,那说明没人能够帮她恢复。

她自己也不想恢复。

那天十一和她说苏如花和苏曼的事,知道她记忆空白后,她把自己想法都告诉她,告诉她可能她是苏如玉,因为苍狼也叫她玉儿,这事八九不离十。

老巫婆也没有反驳,只是说,她的头这二十多年来多很痛,特别是到了一些特别的日子,更是剧痛无比,脑海里也有一些零碎的记忆喷涌而出……

她语气一转,更为冰冷,她说,那些记忆,对她来说,不是痛苦的,便是绝望的,她除了看见这些,一点好的记忆都没看到。

既然如此,恢不恢复,那就不重要了。

没有过去的记忆,她依然好好地活了二十多年。

十一很想反问,她真的活得好吗?

这个问题,恐怕她自己都回答不出来,起码在他们这些徒弟的眼里,老巫婆这十多年活得很孤单,很寂寞的。一个人,位居高处,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和叶薇和她最亲,可毕竟隔了一辈,有些话她和她们是不会说的,就像子女和母亲,不然的话,她们早就发现她的记忆出了问题,在温泉的时候,如果她肯多说一些,或许他们也早就知道了。

她心里明明是知道自己的记忆没了,她可能也有办法让自己恢复,只是……那些零碎记忆零她太痛苦,所以她选择了漠视,放弃,彻底放弃了过去的人,过去的事。

或许是过去的记忆太过痛苦,所以记忆太深刻,即便是空白了,依然还记得那些刻在骨子里的事。

不理世事,叶薇的事情她也不太理,以她的话说来,各人有各人的命运和生活,既然是叶薇的选择,他们应该尊重叶薇。

好坏,都由叶薇自己来承担。

人的一生,不可能只经历快乐的事情,自然也有挣扎的时候,叶薇既然没开口帮忙,那就不需要介入她的生活中去。

老巫婆最疼叶薇,她都这么说,十一自然不能再说什么。

她唯一理会的,只有她的身子,回去这半年多,她亲自给检查,为了制定了一个很全面的康复计划,合理地安排她的食物,不管她胃口好不好,都强制她配合灌下去。

当然,她真的很用心,知道怎么为她排解忧愁,也知道如何让她能够配合。

三四月的时间,身子差不多复原了,可老巫婆对她的病毒还没分析透彻,不准她离开,她想知道墨晔的情况,岛上没有联络外界的通讯器,也不准有人离开,属于封闭式的训练基地。她心里很挂念,老巫婆看得出她心不在焉问她是不是有了人,十一也如实以告。

即便是如此,她也不准她离开,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老巫婆安排几个孩子给她训练,以十一的身手和作战经验,训练几个孩子一点问题都没有,她渐渐的也找回了当年还是孩子时期的感觉,那段日子虽然苦,但还是很充实的,特别是知道自己一点一滴地进步。

老巫婆给她安排的是几个新来的孩子,能够来到训练基地的,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孩子,个个天资都很高,但因为刚来,孩子心性还在,比较纯真,十一和他们相处得非常的愉快,岛上的教练都是她熟悉的人,十多年来都没变过,她的确花了心思去培训孩子们,从智能到体能。

这些孩子,大多都是自愿的,和他们当初一样,甘愿受这样的苦,岛屿上的训练是很残酷的,一旦你开始了,那就由不得你喊结束,除非是你身体出了状况,不然都要一直持续下去。

现在有一批少年已经具备了出战条件,老巫婆也正想给他们机会,十一是他们的师姐,每天来她这里讨经验的就不在少数。

日子过得充实了,心里也没那没记挂,时间自然也过得很快,一直到老巫婆整理出一份完整的报告让她交给白夜。

她对这种病毒暂时也没有办法,但心知十一想走,也没太坚持留她,接下的一部分研究她会继续,其余的问题都在报告里,让她交给白夜,白夜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十一试图问过她,可否有希望恢复正常,老巫婆只说给她一点时间,能让她恢复到过去的状况,身体又不至于太差,她有50%的把握。

听她这么一说,十一也放心了,告别了她和教练、孩子们,立刻了训练基地。

临时的时候,又试图问过她需不需要告诉苏美人有关于她的事,老巫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不需要。

她如此交代,十一自也不和苏曼说起此事,甚至白夜也没有说起,他对这件事一无所知,还是不知的好,所以她直说了老巫婆对叶薇之事的看法,还有她的病毒。

这份厚厚的,足足快一百多页,研究历时较长,经验又比苏曼和白夜丰富得多,里面有很多苏曼和白夜都从未了解的领域。

对他们来着,这是一份难得的资料,老巫婆也安排了白夜接下来的研究方向,同样也提供了精准的数据,一项一项都详细地部署好了。

虽然暂时没法子医治好十一,但大概的方向她已经把握住了,比白夜和苏曼很显然强多了,他们到现在连一个大概的方向都没有。

苏曼暗忖,世上对病毒了解如此透彻的人,为何他从未听说过?

二十多年前,只有一个苏如玉,百年来,除了苏家这一门,极少听说过有如此厉害的高手,毕竟这是他的领域,对这个领域里的尖端人才,苏曼都有过一个大概的了解,即便是那些隐退的人,他也一一拜访过,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在病毒方面能比他更了解,经验更丰富的人。

他们的师父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仅对毒,病毒,医学都如此了解,尖端,连武功也如此出色,真正是上帝的宠儿。

“你们师父叫什么名字?”苏曼突然问。

十一道,“我们只知她叫老巫婆,真正的名字不知道。”

“样貌如何?”苏曼问,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样全面的天才,除了苏如玉和墨弑天,他从来没听过有别人,即便是苏如花,也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

“老巫婆啊,她那张脸能吓死三岁小孩,不过我们习惯了,子不嫌母丑。”白夜微笑,挑眉问,“苏美人你不服气了?她的确很强,以前叶薇、十一和杰森、黑杰克,楚离再加上罗斯和我,我们七个人捆着一起上也只能勉强和她打个平手,现在十一不同了,对了,十一,你回去和老巫婆交过手吗?”

十一点头,唇角难得露出一丝笑意来,“我赢了!”

虽然赢了她,是因为体内病毒变异的关系,但她还是开心,当初他们和老巫婆打赌过,要是他们联合起来能打过她,那等他们结婚的时候,她必须到场,老巫婆可能太自信自己的身手了,答应了。

谁也没想到,十一会因为外力所致,变成生化人,打赢了她。

料事如神的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的戏剧化。

小奶包有点戚戚焉地问,“你们七个捆着打都打不过她,我以为是不是要被打成酥饼?”

十一眸光闪过一丝笑意,白夜和叶三少都忍不住捧腹大笑,小奶包这个比喻太形象,太可爱了,白夜笑得肠子打结。

十一道:“我们曾经都变成酥饼。”

当十一一脸冰霜地说着这样的冷笑话时,那情景是非常的有喜感的,白夜和叶三少又都忍不住笑了,小奶包想到自己暗无天日的未来几年,默默地为自己泪一个。

白夜笑罢,道,“十一,你别吓他了,要是宁宁不肯去训练基地你就死定了。”

宁宁的事,老巫婆早就知道,她很爱才,难得有一个天赋极佳的孩子培养,她很期待,早就催促他们赶紧把他送过去。

只是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耽搁了点时间。

“宁宁,我们的事你就别管了,海蓝也平安出生了,不如准备一下起程吧,我们这边的事情,我们能够解决。”白夜笑道,这是原本就计划好的事情。

他询问地看向叶三少,叶三少摊摊手,很淡定地说,“我现在有闺女了,儿子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爹地,你说的是人话吗?”小奶包用力地鄙视叶三少,有了闺女不要儿子,世上有这种老爸吗?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宝贝儿子,反正你迟早要去的。让你老是和我抢海蓝,赶紧踢走你省事点,这样就没人和他抢海蓝抱了。

其实,自从默许他进入第一恐怖组织,叶三少便全部放开了手,他们做什么决定,那是他们内部的事了,他是龙门的人,管不到第一恐怖组织去。

十一也点头,“嗯,老巫婆的意思也是,让你早点去,你的武学根基太弱了,再晚吃的苦就更多。”

程安雅正好哄睡了海蓝到了大厅,听了这件事也同意白夜和十一的决定。

小奶包深深地觉得,自从宝贝海蓝出生后,他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都没有一个宝贝他的人了,除了海蓝宝贝。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

十一道,“正巧你要离开利雅得,我和你一道走。”

*

第一更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