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450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3765 2011-01-22 05:45:02

  墨玦一脸阴沉地看着她,迷得神魂颠倒?他吗?开什么玩笑,他那会儿只想着把在场的男人眼珠子都挖出来,说他迷得神魂颠倒简直就是瞎掰。

叶薇戏谑地睨着他,“你可真别扭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就说你被我迷住了我也不会笑你,你要没被我迷住,咱们也不会是夫妻,你说是不是?”

“你……你强词夺理。”吵架,十个墨玦也不是叶薇的对手,气得脸色通红,他们不是在说她跳艳舞的事情么?怎么就说到神魂颠倒了,她模糊概念,“谁告诉你世间的夫妻一定是一方被一方迷住了?貌离神合的夫妻一抓一把。”

叶薇颔首,表示同意,淡淡地丢下两个字,“离婚?”

“你说什么?”墨玦大怒,刚有点平息的怒火又窜起来,阴鸷可怕至极。

“貌离神合就离婚嘛,你去找一个貌合神合的。”叶薇摊摊手,随意往栏杆上一跳,坐了上去,海风吹,歌舞闹,这岛上的生活很惬意的。

她已不顾墨玦那张阴沉的脸了,他一把扯她下来,挤出两个字,杀气四溅,“你休想!”

他已忘了他们根本就没结婚,根本就无离婚一说,可他知道,叶薇不知道,她说离婚的意思就是离开他,这一点他无法忍受。

他费了这么大功夫,为了什么?她休想有一点离开他的念头,若是叶薇执意,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她囚在岛上,什么都不管不顾。

这是最极端的法子,宁愿她恨他一辈子也不会放她离开。

“嗯,别激动,别激动……”叶薇察觉得出他真的怒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还是觉得有必要示弱一下,“我就随意说说。”

墨玦冷冷地盯着她,如毒蛇的眼睛。

叶薇心头凉了凉,不免在想,这个人,当真的那么喜欢她吗?喜欢到连一个玩笑也开不起了?可为什么她却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呢。

她并不太喜欢太过激烈的感情,那感觉好像有一双手掐着她的脖子,随时能让她窒息,她极度不喜欢,甚至是排斥的。

“薇薇,别试着离开我,代价你付不起!”墨玦沉声道,如同宣誓一般,他也不在乎叶薇到底有没有记忆了,强硬地把这个念头刻在她骨子里,“如果你想离开我,我发誓,结果会让你毕生难忘。”

叶薇一震,不做声,沉沉地看着他,有惊,有怒,更多的却是惧。

“墨玦……”她傻傻地喊了声,竟然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又或许说,他根本就不想听她说什么,墨玦也深深地看着她,两人在河边的护栏边静静地对立,仿佛过去许多次敌对一般,谁也不肯让一步。

河面一片平静,映出岸上篝火,静中有动,动中有净,有海风的浓厚,也有河风清爽,可他和她之间的气氛却如此的凝重。

好似两条平行线,怎么拧也拧不到一块去。

她有她的坚持,他也有他的坚持。

“你是不是曾经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叶薇突然问。

墨玦沉了脸,危险地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他心中微乱,她才智过人,总是不经意中从别人的言行举止中猜测别人的内心世界,而且百分之一百猜测准确,面对现在的她,不比过去的她轻松。

“我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这么紧张我,好像很怕我离开,很怕我想起什么。”叶薇淡淡道,这个怀疑早几天前就有。

只是没今晚这么鲜明,他表现得太明显了,她潜意识就联想到一起了。

“荒谬!”墨玦冷哼。

叶薇笑,“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我们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不介意和我详细地说一说吧,说不定我能想起什么来。”

墨玦冷笑,故事早就编好了,要骗她,不算一件难事,只是……

“你以前想杀我。”

“然后呢?”

“你对你的组织太忠诚了,我情愿你忘记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总好比哪一天你突然觉得很对不起组织,动手杀了我。”墨玦面无表情地陈述,那语气好像是说别人的故事,和他并无关系。

叶薇凝眉,“我属于哪个组织的?”

“我不会说!”墨玦沉声道,“薇薇,你就不能不介意以前的事情吗?”

“我不介意,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好介意的,既然是重新开始,那么,墨玦美人,你也失忆一片空白好不好?这样才公平嘛。”叶薇打趣道,一扫刚刚的沉郁。

他听得出,她轻描淡写中的在乎和不满。

他沉默了,不打算再说下去,能说这么多,已是他的极限了。

“回家!”他重复,冷冷转身,留给她一个冷然决绝的背影。

叶薇突然轻笑,一手勾着他的腰,整个人柔若无骨地腻在他怀里,道:“墨玦美人,你就不觉得你该多出来走动走动吗?我看你整天也闷在屋子里,也不太和我说话,你都不无聊吗?像这样出来走一走,说说话,闹闹脾气,整个人有精神多了,我看你一脸死气沉沉的样子很不顺眼,这样子多好,青春活力呀。”

对于她一下子的转变,他有点措手不及,的确,今晚他太反常了点,可青春活力这样的词怎么也不会用到自己身上去。

他对这个词语绝缘。

“走了!”他粗暴地扯着她前走,叶薇笑,看他别扭的样子暂时顺着他,没想到刚从下面上来就看见墨晔和孟莲灵。

墨玦眸光一沉,看了看身边的叶薇,叶薇笑容尽失,墨老大和她第一次在别墅见面的情景她是印象深刻,她一贯爱恨分明,他不喜她,她也不可能待见他,即便他和墨玦有一张相同的脸。

“哥,莲灵。”墨玦不太热情地打招呼,他有点意外在这里碰见孟莲灵,“你什么时候来了?”

“中午刚到,晚上正好有热闹就陪他出来走走,玦哥哥,好久不见了。”孟莲灵笑着走过来拥抱他,墨晔并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墨玦也没推开她,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叶薇挑眉,忍不住多看孟莲灵一眼,墨玦很反感有人碰他的,连袖子都不行,刚刚那么多女人对他发花痴他视而不见,有人搭讪他二话不说就摆出惹我者死的恐怖表情,她以为他很厌恶女人呢。

“真讨厌,你也不给个笑脸。”孟莲灵撒娇,墨玦扫她一眼,下巴抬了抬,示意她用这招去对付他哥哥,孟莲灵失笑,朝叶薇伸出手,“你好,叶小姐,我叫孟莲灵。”

“你好!”叶薇礼貌性地和她握手,他们两兄弟是不会为她们介绍的,孟莲灵一贯自给自足,叶薇也不太在意,对她来说,只不过是记忆中又多了一号人物罢了。

“叶小姐的舞跳得很好,很性感,我在一边看得很羡慕。”孟莲灵毫不吝啬地赞美,叶薇看了看身边某人的脸色,孟莲灵失笑,“玦哥哥,你也觉得好看吧?”

墨玦冷哼,不答,看向墨晔,兄弟两一贯默契十足,墨晔道:“莲灵说她要学舞,让叶薇教她。”

墨老大一贯命令式的语气,墨玦习惯了,他们兄弟说话都是这样,可碰上一个傲骨的叶薇就不是一回事了,她笑道:“孟小姐,抱歉了,我不教人。”

孟莲灵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毫不留情地拒绝,不由得看向墨老大,墨晔的脸早就沉了,能这么驳他面子的,世间还没几人。

孟莲灵见势不好,忙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我只是羡慕你的舞蹈,叶小姐若不方便,我不会强人所难。”

“小玦。”墨晔喊了一声。

一直不说话的墨玦别过脸去,“与我无关。”

墨玦不悦,孟莲灵责怪地盯他一眼,示意他收敛点,抱歉地对叶薇笑了笑,叶薇一把拉过墨玦,“墨玦美人,回家啦。”

扬长而去。

墨晔气结,“叶薇这……”

“好啦,好啦,没关系的,你很奇怪啊,刚刚不说不想我学这样的舞蹈吗?她不教你高兴才对,生气做什么?”孟莲灵白他一眼。

“她这分明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你自己语气不好。”孟莲灵笑道,温婉中有点狡黠,“成了,不学就不学,只是小事一桩,过来打声招呼而已,说不定我能找她一起玩儿呢。”

“不准!”墨晔断然否决,“莲灵,不许靠近她。”

“为什么?”

“她太危险,我不准你冒一点危险,此事没得商量。”墨晔面无表情,警告地看着她,“听话!”

“她都失去记忆了,有什么危险的,你也太草木皆兵了。”孟莲灵不在意地笑道,“你啊,好像全世界除了你自己,所有人都是危险人物。”

墨晔冷冷地看着她,孟莲灵不在意,一点也不怕他的冷漠神色,“我只是觉得她个性不错,我喜欢,你知道我没什么朋友。”

“莲灵,你别固执行吗?”

“是你太偏见了,怪不得她会给你脸色看。”孟莲灵反过来笑骂墨晔,勾着他的手臂笑道,“走了,再去欣赏歌舞。”

叶薇拉着墨玦往别墅走,她回头望了一会儿,问墨玦,“那个女人是谁?”

“孟莲灵。”墨玦简短地回答。

“废话,我当然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是说,她和你们什么关系?很熟悉的样子。”叶薇好奇,能让墨玦墨晔两兄弟都亲近的女人,不简单。

“莲灵几年前救过我哥。”墨玦看她一眼,说道,“她是俄罗斯特工,那一次执行任务碰见奄奄一息的哥哥,不仅救了他一命,还帮他摆平了东欧禁区的恐怖分子活动,我们都很感激她。”

“你哥哥搞不定的她能搞定?比你们还强?”叶薇惊呼。

墨玦摇头,“不是,我哥那一次误食了两种相克食物中毒了才会功亏一篑。”

“……”食物中毒?怎么没被毒死了呢?

“她现在还是俄罗斯特工吗?”

“已经脱离了,莲灵的任务除了暗杀就是盗取别国的军事机密,非常的危险,我哥哥希望她脱离俄国特工,不准她再继续这么危险的工作。知道这份特工名单的高级人员就一人,他病逝后我篡改了名单,抹去她的名字档案,等同于不存在了。”墨玦也不隐瞒她,有问必答。

月光淡淡地倾泻而下,两边的树木在月色中静立,一片安详。月光在他们身上好似镀上一层薄纱,温柔又神秘,两人手牵手,好似散步一般,很神仙眷恋的感觉,特别是从背影看,很和谐唯美。

叶薇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若是这条路一直这么走下去,也许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墨玦偏头看她,“你很好奇莲灵的事?”

“我更好奇为什么你会老实地告诉我?”叶薇笑了,这样的机密似乎不适合她听。

“你想知道的事,我不会瞒你。”墨玦沉声说道,语气坚定,除了他设的这个感情陷阱,其余的,他都能说真话,墨玦并不太会敷衍人,能说的,他一定说实话,不能说的,他一般沉默。

叶薇淡淡一笑,这么笃定的口气好似他是真的相信她死的,不可否认的,她心情很好。

“你哥哥很喜欢她?”

“你八卦。”

“好奇嘛。”叶薇贼笑。

“我哥很爱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