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440 妥协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3826 2011-01-16 10:31:11

  一连三天,墨玦都以这样的方式和叶薇沟通,早上,送上一份营养早餐,问她可有不适,她不回答,他也不勉强,安静离开。

中午和晚上,他同样也会送来午餐和晚餐,依然不说话,偶尔夜深了,她肚子饿了,他会及时送来一份清淡的夜宵,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不仅如此,墨玦更是给她送来一大箱子新衣服,新鞋子,女孩子必须的衣裳,包括内衣裤他都为她准备妥当了,挂了满满一柜子。叶薇一直很防备他,即便他一日三餐不停地送,也会和她说话,可叶薇从未和他说过一句话,只是像倔强的小兽般盯着他。

墨玦在叶薇这事上的耐性素来不佳,这一次却相当的意外,非常的和善,不会在她面前发脾气,总是静静的来,又静静地走,没有唐突了她,更没有强迫她。

叶薇觉得很奇怪,墨玦送来新衣裳后离开,她曾经打开柜子看里头的衣服,有毛衣,有裙子,也有休闲服,衬衫牛仔裤,还有各种搭配的小饰品,叶薇很喜欢这些衣服的风格,感觉穿在自己身上一定很合适。可她也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柜子里除了她的衣服,还有男人的衣服。

纯一黑色,有西装,有休闲服,更多是劲装,衣服不多,相比于诺大的柜子,衣服倒真的显得少,反倒是她的衣服喧宾夺主,把他的位置都占据了。

叶薇猜想,这房间原本是他的卧室,这儿的风格和他很相似,这柜子的衣服更是说明了一切,那他到底是她的谁,又为什么会让她住在他的主卧室中?他又住在哪儿?

叶薇很茫然,很不喜欢这样胡思乱想,她的脑海里只有墨玦这么一个人,虽然经常在阳台上看见沙滩上人来人往很热闹。

可是,她看不见他们的脸,对叶薇空白的记忆来说,墨玦是她唯一记住的人,她不免得猜测他的身份,她的身份,想了无数个可能,她很想问墨玦,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不想去问,潜意思地避开他。

她的种种反应看在墨玦眼里都觉得非常的好,这是就是她要的效果,他故意遣散所有人,故意一天到晚出现在她面前,无非是想让她深刻地记住他。

只能记住他,不许记着其他人。

这是他的执着,甚至连墨晔的命令他也可以违背,不愿意离开这座岛,他一定要让叶薇爱上他,一定要,这是他唯一的信念。

每次看她防备和茫然的眼神,他有怜惜也有心疼,却从不曾后悔,他不知道以为他会不会后悔,但起码,这一刻,他是满足的。

泡着一杯咖啡,坐到沙发上,看着屏幕中的她,那么生动的表情,那么真实的眨眼,他已觉得很满足,更何况,她就在他隔壁,走过去只要几分钟,她就是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没有什么比这一点更令他满足,兴奋了,这是他此刻最真实的感觉。

有点沉重的快乐!

但起码,总比过没有的好,不是吗?

这一天早上,墨玦特意不给叶薇送早餐,她起床的时间很准点,平常她起来梳洗完毕后,墨玦肯定端着早餐在餐桌上等着她了。

他会招呼她过去用餐,她不会和他说话,他也不勉强,斯文有礼地退开,等她吃完了,他才会进来收拾,曾有一度,她很想问他,你是不是我家的佣人。

不然怎么会专门负责她的衣食住行又不和她说话呢?然而,这样的假设连她自己都知道不可能。

这一天梳洗后,不见墨玦的踪影,叶薇有点不安,胡乱地猜测,他为什么还没有来?她肚子饿了,这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也许他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叶薇安慰自己,若无其事地坐到床上,随意拿起一本杂志看,这是一本娱乐杂志,而且是西方娱乐杂志,纯英语,她看的懂,也看得渐渐有味,无意中看到叶三少和程安雅的结婚照,她也只是一扫而过,暗自嘀咕,“挺配的!”

墨玦撑着下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自然知道她在看叶三少和程安雅,他不阻拦,他甚至是有意的,叶薇的漠然在他的意料之中。

克莱尔医生曾经说过,她恢复记忆的机会已是微乎其微了,除非有奇迹发生,他一直对克莱尔的医术很自信,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可今天看了叶薇的反应才知道,这手术当真很成功,她看着叶三少和程安雅看似看着普通的一对情人结婚而已,不为他悲,也不为他喜。

他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那笑意有着淡淡的凉薄,有些讥诮,也有点深沉,看得出,他心情不算极好,这分明是他要的,他却不是极兴奋。

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好似蚕丝绕着心脏,一层又一层,透不过气来。

唯一值得高兴的便是,他总算听到她的声音了,当真不容易啊,这么多天了,第一次听到她说话,她总是沉默的,对一切都很防备。

叶薇是个很聪明的人,尽管记忆被洗去了,她依然有着超常的智商,她知道怎么样对她最好,所以她总是很沉默地防备着他,更多的把眼光投在周边的环境中。

比如说,她会看着海边的人热热闹闹地玩,但不发表意见,她会静静地吃他送来的饭菜,不会发问,总是好奇又防备地观察着。

他明白她的心理,正因为明白,今早他反常了,不再给她送早餐。

一本杂志看完了,离墨玦平常过来的时间已过了快一个小时了,叶薇开始有点焦虑了,漆黑的大眼睛时不时地看向门口,像极了渴望爱护的孩子,那眼神,令人不能抗拒,他生生忍住。

叶薇放下杂志,在房间里烦躁地走来走去,猜想着他为什么还不过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不要她了,不再照顾她了?

她慌了手脚,这可不行,她就认识他一个人,若是他丢下她,她一个人要怎么办?虽然她看着热热闹闹的海岸很羡慕,可毕竟那是陌生地,她不熟。

虽然防备着墨玦,可他毕竟是她最熟悉的人。

而墨玦这边却心情愉快地看着叶薇焦虑不安,很享受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她越是不安,说明她越是会深刻地记住他,越是发觉她少不了他。

这便是他的目的!

心理学上有一个例子,一名驯兽师想要驯服一头豹子,他把豹子隔离了,天天给她喂得饱饱的,又带着它四处游玩,享受自然的空气,连续半个月后,驯兽师突然一反常态,把豹子关在牢笼中,不给吃,不给喝,也剥夺了自由,让那豹子在牢笼中撞得头破血流,最终才施施然出现,继续他的驯兽工作,自此之后,这头豹子异常的乖顺。

这个例子和他们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就是驯兽师,她就是豹子!

墨晔打开房门就是看见他一脸得意地看着大屏幕,墨玦刚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发觉他靠近,关了大屏幕,就开着电脑上的小屏幕,“哥,你怎么过来了?”

“真出息啊,一天到晚就看着一个女人过日子,你真想我一拳打死你是不是?”若没看见这一幕,也许他的怒气还没这么高涨。

一看气不打一处来,他太纵容墨玦了。

“我自有打算!”墨玦应道,扫了屏幕一眼,确定叶薇还在,他问道,“哥,你找我有事?”

“你有几天不理世事了?”墨晔沉声问,拉过椅子坐到他对面去,“你想浪费多长时间?小玦,我纵容你留下他,纵容你洗了她的记忆,不代表我会纵容你陪着她一起耗着,虚度光阴。”

“你要我做什么?”墨玦淡淡道。

墨晔眉心一拧,略有不悦,“你别忘了,你也是黑手党教父,我明,你暗,别什么都不管,为了一个女人像话吗你?”

墨玦轻松往后靠,轻笑道:“哥,其实你没有我,一样能把黑手党管理得很好!”

“胡扯!”墨晔冷喝,危险地眯起眼睛,“小玦,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离开哥哥?”

墨玦没有犹豫,摇头,“当然不会!”

“那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墨晔沉声问,他就知道那女人会坏了事情,果然如他所料,他这弟弟已不想过去那般有斗志了。

爱情这东西,果真是毒药,能让人连灵魂都出卖!

可恶!

他极后悔让墨玦留下叶薇,即便是洗去记忆,他也宁愿守着她。

“哥,我该做什么,我不该做什么,我自己知道,你放心。”墨玦轻声道,“总不能全年无休吧,就当给我一个年假。”

“哼,借口!”墨晔不悦极了。

“我说真的。”墨玦重复说道,看着屏幕中的叶薇,“我只想让她先接纳我,离这一步已经不远了,我不想前功尽弃。”

“你……”

“哥哥,该我去做的,我会去做的,你别操心,分寸我拿捏得好。”墨玦沉声说道,“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墨老大深深地看着他,他并不担心墨玦会背叛他,这么多年相依为命,墨玦是什么性子的人,他比谁都清楚,他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背叛他。

他只是很介意,叶薇的介入,让他无视他的存在,这感觉好像……他们兄弟一直亲密无间长大,自从认识叶薇十一,有些不同了。

他有点极度叶薇,抢走了他的弟弟,他素来疼他,墨玦凡事以他为重,这么多年的兄弟情,突然介入一个女人,他很不爽,特别在他眼里,他弟弟是完美无缺的,叶薇却三番两次地伤害他最宝贝的弟弟,简直罪不可赦,所以墨老大很不待见叶薇。

这多多少少有点自己宝贝被抢走的不爽心理。

“先不说这事,这个女人的身手还没忘记吧?”墨晔问。

墨玦不动声色地握紧拳头,“哥哥想说什么?”

“我问过克莱尔医生,他说过她只会失去记忆,其余的全无影响,我在想,如果她爱上你,肯为我们所用,那就非常完美,用她反过来对付第一恐怖组织那些人,这主意不错。”墨老大素来无表情的脸,更平静了,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不行!”墨玦没多想,下意识反对,墨老大锐利的眼光扫过来,冷笑问,“为何反对,这是不错的点子。”

“哥,别这样!”墨玦淡淡道,“有银面了,不需要薇……不需要叶薇,再说,她什么都忘记了,对我们也没什么帮助,要杀人,让银面去就好。”

“你不舍得?”

“不是!”墨玦紫眸一片坚定,“不是我不舍得,只是我不想!”

“小玦,她抢走我的弟弟,害得我弟弟终日无所事事,守着她浪费时间,我总要从她身上要回点什么,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得到一些东西,就要付出一些代价。”墨老大冷酷道。

“她已经付出代价了!”

“不,她没有,那是对你而言,对我而言,她抢走了我的弟弟,而她并无损失。”墨老大冷笑道,环胸,自有一份贵族式的矜贵和气度。

“哥……”墨玦无力地喊了声,挑眉,“我只是想要休一个长假,这样也不行?”

“你是你,她是她,别搞混了,若是叶薇和十一能为我们所用,对付第一恐怖组织,起码能减少三年时间。”

“不行!”墨玦执着地看着墨晔,淡淡道:“你说吧,你要我做什么,我来!”

*

祝大家周末愉快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