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433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3805 2011-01-12 18:51:13

  酿制香槟的葡萄在这个季节已在收获了,法国的香槟很有名,酿制的葡萄,号称全世界之最,颇具盛名,程安雅早前就听说了,叶三少在南部也有一片葡萄庄园,安宁国际名下并无涉及香槟、葡萄酒等制作,这片葡萄园是叶三少看中而买下,自酿香槟、葡萄酒专门供给龙门旗下的生意所用。龙门在法国有一家跨国公司,主要经营葡萄酒、红酒等各种酒业。

她早就好奇,正好是葡萄收获的季节,离城堡又不远,程安雅的身体不适合连续几日都到处跑,这一天算休闲时光,叶三少便带她去葡萄园。

几千亩的葡萄园,一望无际,只嗅得阵阵清甜的香气,采摘葡萄的工人很多,有当地的法国人,也有游居的各国人,葡萄园很热闹,大多人都会说法语,一片欢乐。

叶三少说,这些人大多是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他们喜欢四处旅游,一边做事,一边享受生活,虽清贫,但很快乐,欧洲很多人都以这样的方式生活。

很有乐趣,是真正懂得享受生活艺术的人。比起规规矩矩朝九晚五的上班者,他们活得更开心。

“你的意思是说,我很死板了?”程安雅忍不住笑道,她也是朝九晚五的生活嘛,这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她觉得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但一样开心。

“老婆,不怕,我也死板。”叶三少很淡定地接口,摘了一颗葡萄往她嘴里塞。

“轻点啊,笨蛋。”程安雅一下子防备不及一咬,面露喜色,“好甜哦。”

“这儿盛产葡萄,而且是最好的,保证你吃到腻。”叶三少笑道,程安雅细细地看这一窜窜葡萄,她发现葡萄的窜儿很均匀,很少有参差不齐的情况。

她剪了一窜,淘气地丢进不远处工人的篮子人,那是一名中年妇女,印第安人,面朝微笑地说了一句话,她不知道什么意思,也没问叶三少,以同样的姿势回以微笑。

“宝贝儿要在就好了,他最喜欢葡萄了。”程安雅剪葡萄的乐趣维持不到三分钟,直接摘大个子的葡萄往嘴巴里送,以前在家买葡萄,她发现越小的越甜,这儿的正好相反,小的优点酸酸涩涩的味道,反而是大的,又结实又硬实,味道超级好。

“你把儿子养得真奇怪,净喜欢甜食。”叶三少想起儿子的口味,不敢恭维,小宝贝儿比较偏爱水果和蛋糕巧克力这些东西,其余的他就没见过他爱吃什么。

“你不懂啦。”程安雅随手挥了挥,不打算和这位不了解宝贝儿心思的爹地沟通。

“说来听听。”叶三少笑着,他很喜欢现在这样的气氛,最惊心动魄的时候,面临死亡的时候哪会想到有一天他们能这样享受这样,能这样随心所欲的聊天。

平静得他都觉得奢侈,这样的幸福来之不易,他从小做梦都曾想拥有的,一旦真的拥有了,又很怕失去,所以更加珍惜。

更何况,眼前人是他最心心念念的,即便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拉着她的葡萄园里,看她一脸笑意,淘气地摘葡萄来吃都觉得很幸福。

“我们在伦敦的时候,楼下就是一家蛋糕甜品店,小孩子大多都喜欢这些东西,那时候孩子吃着表情多幸福啊,小宝贝儿经常羡慕地看着别人,可能那时候孩子的幸福表情让他很幸福,那时候又不经常吃,当你太想要又得不到的时候,这东西的感觉是最美好的,我记得后来他自己一天吃三个大蛋糕,吃到吐。”程安雅淡淡地说道,正因为有过去那段经历,小奶包对甜食情有独钟。

“……”叶三少不发表任何意见,听着有些心疼,又不知道怎么说,忍不住拧着程安雅的耳朵,程安雅痛呼,手上一把葡萄往他砸去,笑骂,“很痛啊,拧我做什么?”

“不告诉你。”叶三少冷哼,摆明了我就不告诉你,若当年她不是溜得快,他已找到她,他们母子也许就不会在异国他乡吃这么苦。

当初他已建立龙门,养十个家都没问题,可惜她走了,他又失忆了,当初要不是那一场车祸,他失去记忆,以他的执着也可能很快找到她,她和宁宁同样不会受苦。

说来说去,都是阴差阳错,不过他不打算告诉她,他已经恢复记忆了。

“不说就不说,不稀罕。”程安雅笑道,迎面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童,穿着一件简朴的紫色裙子,有模有样地剪葡萄,动作姿势很熟练,不似新手,脸上带着笑容,仰头和她的母亲不知说什么,眯着眼睛,看起来特别的幸福。

程安雅问叶三少,“这么小的孩子也来剪葡萄?她不用上学吗?”

叶三少一笑,“今天不用上学。”

那小姑娘见她看着她,甜甜地笑着朝她说一句法语,程安雅不知道什么意思,叶三少笑着翻译,“她说你很漂亮。”

“哇,这小孩太有审美眼光了。”

叶三少,“……”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程安雅哈哈大笑,摘了一颗葡萄往小姑娘嘴里送,也用英语说了句,“你也很漂亮。”

小姑娘听得懂英语,道了声谢谢,程安雅很开心。

拎着葡萄园出了葡萄园,程安雅走了有点累,脱了鞋坐在斜坡上,晒着她漂亮的小脚丫子,一边吃葡萄,一边看下面忙碌的人,随意和叶三少聊天,看来来往往送葡萄的卡车。

“给我一颗。”

“你没手摘啊?”程安雅鄙视他一眼。

“你喂我。”

“……”程安雅脸一红,摘了一颗丢给他,叶三少笑着避开,最后还是妥协摘了一颗给他,叶三少笑着结果往她嘴里送,程安雅还没反应过来,叶三少的唇就过来了,攫住她的唇。

葡萄一人一半,甜甜的味道在嘴巴里散开,他不满足地卷住她的舌尖吸吮,掠夺她的甜美,越吻越激烈,越吻越狠。

流氓啊!她就知道结果会这样。

叶三少觉得不满,干脆侧着身体压着她吻,顺势把她压在草坪上,更放肆地吻。

“嗯……”程安雅忍不住轻吟,不远处有一阵阵笑声,她突然惊醒,一手拍掉叶三少作怪的手,光天化日之下,他不要脸,她还要face呢。

“老婆……”叶三少委屈地喊了一声,野兽顿时化身小绵羊,程安雅大窘,不由得看向下面,倒葡萄的工人们都看得清清楚楚,个个都在笑,她自然知道这不是嘲笑,只是一种戏谑,但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你发情也要看地点啊。”程安雅一脚踩了过去,借着他手起来,整理自己微乱的衣裳,再敢来我废了你。”

“谁发情了?天底下哪一个新郎比我更可怜,度蜜月都没老婆抱。”叶三少索性耍赖地躺在地上,又翻了个身子,不满地躺在程安雅腿上,郁闷用手指头戳着她的小腹,“都是你,都是你……”

程安雅,“……”

叶三少这郁闷还真不是一点点的,蜜月度成这样真是很憋屈的,程安雅想起昨晚他又抱着她胡来,结果自己难受得去冲冷水,很郁闷地给苏曼打电话问什么时候能行房事,她在一边听着差点没一脚踢死他。

她都能想到苏美人听到这句话的脸是多么的精彩,她都能感觉到苏曼顿了一会儿才很淡定地回答他的问题,前两个月里绝对不成。

他这一听就软得和柿子一样,瞅着她的小腹好似要把这未成形的小东西给挖出来。

若是寻常怀孕,也许前三个月小心点还能成,只要不太激烈,可她这一胎实在不稳定,她可不要一时之欢害了孩子。

只有这只没自制力的色猪才时刻想着那事,真是……有时候手真的很痒,很想扁他。

“成了,成了,生了孩子再补偿你。”

“不成,过了两个月我再问问苏曼。”叶三少很坚持,想一想他认识她到现在才有两次肉肉吃,真是不甘心啊……

“……”程安雅忍了再忍,没忍住,一拳砸在他的俊脸上,“你别丢人行吗?”

在她心中,苏美人是多么纯洁的一人,估计都要被这色猪带坏了。

“有什么丢人的,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你以为你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叶三少斜眼扫她,禁欲对一个生活健康,身体健康,生命力旺盛的男人来说,那是要折寿的。

“老婆,这么忍着,很容易犯错误的。”

程安雅彻底被他打败了。

捂脸,泪流满面中……

她怎么就爱上这么一个色猪了,真是……眼光有问题。

她开始觉得送宁宁离开家去英国是很正确,很明智,很神武的决定了,起码他不会和叶三少一样色,叶三少一眼就看出程安雅在想什么,上下扫了她一眼,“小安雅,哪天我要是对你不色了,你会更担心。”

程安雅,“……”

中午本来要在城堡吃,谁知安宁国际法国分部的总经理送来一辆车,叶三少心情大好,决定带程安雅出去吃,那模样叫一个意气风发。

程安雅无语地看着这台风骚的法拉利,很正点的颜色,大红,还是那种最亮的,最美的红色,设计新潮,性能特优,据叶三少说,这辆车是他一早就定下的,车一到总经理就送过来了。

她看着这风骚拉风的跑车,只想起一句话,其物如人,说得果然不假,一样的风骚,一样的拉风,看他的意气风发,她又觉得心情也特别的好。

跑车奔跑的普罗旺斯宽大的公路上,在一片葡萄和薰衣草的甜美香气中,两人笑声欣悦。

叶三少带程安雅去一家很有名的法国餐馆,他以前在法国出差,若是时间足够,大多都在南部住,这一带他很熟悉,这家餐馆的法国菜很地道,他非常喜欢。

但很快的,杯具就出现了,叶三少开始很后悔带程安雅来这家餐馆。

两人正用餐,一边聊一些琐碎的事,突然听到一声喜悦的尖叫,程安雅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何方人物,就看见眼前飘过一抹红色,一名金发褐眸的美女已大胆地坐到叶三少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两边左右开弓,在她即将吻上他的唇时,叶三少才反应过来赶紧拉开距离。

程安雅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幸好这美女不是法国美女,说的是英语,她听得懂,这亲爱的,宝贝叫得她的心都颤抖了。

叶三少心里一阵哀嚎,老天,不带这么玩我的啊。

红裙美女穿得极少,露出背后一大片洁白的肌肤,程安雅客观地打了个分数,100分,肌肤完美无瑕,侧脸更是完美无瑕,身材……

很魔鬼……

叶三少心惊胆战地看着对面的程小姐,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扭曲,非常的纠结,一看程小姐那招牌的微笑,他心里更纠结了,他今天出门前怎么没看黄历呢?

“亲爱的,你怎么这么久不来找我?”金发美女撒娇着说,“以前你来法国都会让我陪你呢,我想死你了。”

美女凑上自己性感的唇,叶三少恨不得有个地洞能钻进去。

“丽莎,丽莎,你先起来……”

老子死定了!

*

为叶三默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