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406 所谓算账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3882 2010-12-29 18:33:31

  小奶包弱弱地举手,稚嫩的脸露出一抹勉强的笑意,“那个爹地,咱们先攘外,再安内,这顺序别搞乱了,不能让外人给看笑话了去嘛。”

“是啊,三哥三嫂,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叶薇也笑着说道,脸上却是一种和话里意思严重不相符的表情,疑似想看热闹的纠结。

儿子啊,算我没白养你。

程爸爸想要解释,叶琛抬手,笑道,“爸,你什么都别说,回头我和她聊聊。”

叶三少重重地咬了咬聊聊这二字,程安雅无所谓地耸耸肩膀,她深深地看着叶三少的眸,他到底是想起来了没有?要是没想起来,被林丽这么一阴她,叶三少非办了她不可。

她偏头,冷声道:“高美,林丽,还不滚?等着我们请你们吗?”

林丽聪明地看着叶三少和程安雅之间的气氛不对劲,她露出狰狞的冷笑,“叶三少爷,我说的是说话,不管程安雅怎么和你说的,她一定是说谎。”

她一时也没想为什么叶三少会不知道这事,林丽一心就扑在怎么讹他钱之上,似乎都看见粉红的钞票这么飘下来似的,心中一时美滋滋的。

“看来,你很了解她。”他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的,心中已经很像把程安雅好好办了。

“那当然,程安雅满嘴谎言,她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撒谎,她是谎话精。”林丽变本加厉地损程安雅,煽风点火这事她做得不亦乐乎。

高美在一旁则是担心得不得了。

“是吗?”叶三少笑得更优雅了些,斜睨了程安雅一眼,“她的确是个谎话精。”

那段狗血剧在他脑海里再回转一圈,叶三少的拳头捏得啪啪响,一身戾气狂飙,那就标准一副谁惹我谁就死的蛮横。

叶薇同情地看着她家三嫂一眼。

小奶包扯了扯程安雅的袖子,压低了声音,“妈咪,你这谎说得过了,爹地这脸色很不好,你自个悠着点,宝贝这次不帮你了。”

叶薇抿唇一笑,看小奶包嘟着嘴巴似很不满的样子不由得笑得更欢乐了,程安雅捏了捏他的脸蛋,虎着脸,她更倒霉呢,“你咋就不帮我了?要不是你老问你爹地哪儿去了,哪儿去了,我至于这么骗你吗?又不是我和他说这段狗血的,分明是你说的,怎么怪到我身上来了?”

叶三少一听,火气更旺了些,他努力地压着心底涌起的怒气,“小安雅,看来你一点反省的意思,再继续啊,还有什么借口,我允许你上诉。”

小奶包慌忙举手,“攘外,先攘外。”

叶三少一言不发地坐到沙发上,凉凉地看了程安雅一眼,程安雅无视他,斜视林丽一眼,“你们还不快滚!”

林丽和高美等人也看得出叶三是生气了,很想挑拨离间,可他却没反应地坐着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母女两都摸不准他到底什么意思。

程安雅唇角勾起冷冷的笑,林丽说道,“程安雅,你真的不答应我的条件?”

“门儿都没有。”程安雅一口否决,她如女王般,笑得高傲,“林丽,你做的是哪国春秋大梦?把你们卖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个数。”

林丽大怒,“你要不给我这笔钱,我就把你当年在酒吧的事说出去,你们的完美爱情也不完美了,要是被媒体记者知道了,你们丢不起这个脸吧?”

程安雅蹙眉,叶三少则是笑得,“林丽,你说当年你带她去酒吧的?”

林丽点头,“没错。”

叶三少斜睨程安雅一眼,指着她问,“为什么她要去酒吧?”

他记得当时她喝得很醉,那酒还被下了药,原来罪魁祸首是林丽,哼!他心中记了一笔账,当年她遇见的要不是他而是别人,岂不是……

越想心中越怒。

程安雅心中却暗暗喊糟,完了,这事被抖出来,叶三少被气得风度全没不可,小奶包则是想着,他妈咪看着不喜欢林丽,怎会和她一起喝酒呢?

程安雅警告性是看林丽,林丽冷哼,根本就无视她,“只要你肯给我钱,我就告诉你。”

叶三少财大气粗往后一靠,翘腿,唇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一亿是吧?准了。”

叶薇一笑,“哥哥,一亿买一个消息也太不划算了,要不让妹妹上阵给你修理她一顿,再倔也乖顺了,这也太不值了。”

小奶包挑眉,程爸爸要说什么,小奶包拉着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插手,让他爹地和她说。

程安雅更没什么表情了,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她是死定了。

高美则是大喜,扯着林丽的袖子示意她快点告诉叶三少,林丽还算是谨慎一点,重复问,“你真的会给我?”

“小意思,只要你告诉我实话。”叶三少优雅地笑道。

林丽这回确认了,说道,“当年程安雅和王锐交往,王锐劈腿被她撞见了,她心情不好想喝酒又没钱,所以就拉着我去给她付账。”

而她,一不做二不休,打电话让人来本想卖了她,这话林丽自然不会说。

叶三少唇角边优雅的笑意冻结成冰,小奶包都觉得这回妈咪是必死无疑了,叶三缓缓地转头盯着程安雅,程安雅眼观鼻,鼻观心,很淡定。

事实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

叶三少见她不反驳就知道林丽说的是实话,他心里这个怒啊,悔不当初,当知道当时他就撕了王锐,她竟然是失恋买醉被人暗算才遇上他的。

那一夜,他成了代替品?

若是眼光能杀死人,程安雅已经灰飞烟灭了,叶三少怒得几乎失去理智,程安雅默默泪飘,她咋就这么悲催倒霉呢?

“实话就是这样,叶三少爷,你该实现你的承诺了吧。”林丽和高美母女的眼睛里露出贪婪的神色,一亿啊,够她们一辈子过最奢华的生活了。

叶三少冷冷一哼,“一亿冥币。”

叶薇扑哧一笑,三哥,你不带这么坑人的。程小姐则是没能笑出来,当年叶三少说买她一夜,她反问也买他一夜,心里想的就是给他冥币。

这丫的到底恢复记忆了没有?怎么一点苗头都没露出来。

高美林丽母女知道被叶三少耍了,怒骂着,口不择言,有点歇斯底里,最终被叶三少踢出家门,当着牛哥的面打电话龙斐,“龙斐,带弟兄过来到淳口收拾几个人,别弄死了,给我弄乖顺了。”

“明白!”

那牛哥一听龙斐的名字,吓得双腿打颤,叶三少冷哼,敢冒着龙门的名义出来做这事,找死!

他现在没心思处理这事,他咬牙切齿地瞪着程安雅,他和她有帐要算。

人都在程爸爸这边,叶三少自然没做什么,一回到别墅,他就拖着程安雅上楼,进了主卧室,砰的一声关上门,楼下几人同时耸耸肩膀。

叶薇发表疑问,“这婚礼应该不会延期吧?”

……

楼下,程安雅刚一进门就被他反压着门板上,叶三少双手撑着门板,双眸沉沉地看着她,程安雅力图镇定还是觉得心脏跳得有点快。

她的眼神不敢直直对上叶三少,只能漂移,这一移动又觉得身前的人呼吸又粗了几分,她又淡定地收回眼光,很乖巧地垂眸当小家碧玉,准备听训。

半晌,叶三少都没说一句话,程安被他的气势震得有点慌了,索性挑明了说,“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该骗你,可这事你真怨不得我,宁宁说为什么没爸爸,我总不能和他说,你是我一、夜、情给生下的,这对孩子得多有打击,我只好编了一段狗血,谁知道你刚好真的出车祸失忆了,宁宁又事先把狗血剧和你说了,我只要将错就错,真的只是意外。”

“你有很多机会可以告诉我实话。”叶三少咬牙切齿地说,几乎一手掐上她脖子,竟然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她哪儿来的勇气。

“你又不记得,我刚一开始又不……”程安雅瞅着叶三少的脸色,好阴哦,说实话会不会一尸两命?但她谎言说得太久了,还是说实话吧,“我是说实话你可别急,我刚一开始又不喜欢你,我也不知道你会喜欢上我,我是觉得吧,我们两肯定得散……得了,得了,不说了行吗?说了让你别急,这年头实话人家都不爱听,你还怪我撒谎。”

“程安雅……”叶三少一阵大喝,楼下的三人都听到了,面面相觑,程安雅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她道歉还不行吗?

还想怎么样啊。

“我再说一句实话,我要是知道你真的出车祸了,我当年就不该编这个狗血剧,应该换一个编,真的……你别瞪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程安雅淡定地说道,叶三少怒到极点,突然连生气的欲、望都没有了。

“我真想掐死你。”

“淡定,淡定,你一定会后悔的。”程安雅不管他说什么,一律微笑以对,“你直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怎么做你不生气?”

“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叶三少冷冷地问。

“反正你又记不起来,说和不说又有什么关系,我傻了才招供惹你生气你呢,不过爸爸今天说了,夫妻要坦诚相待,我应该把这事和你说了,免得以后你记起来更记恨,坦白从宽,我正考虑着呢。”程安雅是个乖孩子,把心里所想都说了。

叶三少冷冷一哼,眸色深沉,有一种谁也看不懂的深,还有一团小火苗在窜着,“坦白从宽,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当年你把我当成谁了?”

程安雅一时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只觉得他身上戾气太重,她已经许久没见过叶三少身上戾气如此之重了,心中不免得忐忑。

他眸色更冷,“你为一个男人去买醉,碰上了另外一个男人,你到底把我当成谁了?”

她总算是听明白了,他不会以为她把他当成王锐了吧?她正想着没回答,叶三少骤然一喝,“说!”

眸中,火焰跳跃。

“阿琛,我和王锐是谈过一段时间,可是我不爱他,当年发现他出轨,我只是有点不甘心,况且他是和我的好姐妹一起背叛我,我心情不好还是大罪?除此之外,王锐只是王锐,我没把你当成他。”程安雅解释道,叶三少听着心中勉强还算是舒服了点。

那一刻的记忆涌上来,他回忆着,她似乎真没叫王锐的名字,只是喝醉了,被他折腾厉害了一直哭,骂他禽兽,光这么想,身子就不可控制地兴奋了。

可悲的,丫丫的,哥哥还没和她算完帐,就在那雄纠纠气昂昂了,郁闷的是,现在还真能看不能吃,你兴奋个毛啊。

叶三少心中一阵扭曲,程安雅垂眸,自然看见某人弟弟很热血地想和她打招呼的模样,很不自在地别过脸去,色胚啊……

她这回算是倒霉了,叶三少有了她之后从不自己解决,一会儿还得她帮他……

这买卖,有点……亏了。

“知道怎么摆平我了?”叶三少收回撑在门板上的手,环胸,笑得很色qing,瞪着程安雅的唇几乎冒出火来,这次他照样能把她收拾了。

“你到底是恢复记忆还是没恢复?”程安雅脸上有点热,吃点亏没关系,事情得弄清楚了,别以为给他逮着机会又来算一次。

“你说呢?”

程安雅瞪他,叶三少笑着在她唇上啄两下,长指在她唇上摩擦,“这次换个法子,用这里。”

“叶三你个……”还没说完就被他堵上了唇。

程安雅垂死挣扎,“我……我不会。”

“我教你。”他的声音蛊惑沙哑。

*

下一张,该是婚礼了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