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387 父子间的谈话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2838 2010-12-20 13:02:26

  叶三少整整快十来分钟方才消化掉叶薇话里的意思,等他回过神来,叶薇和宁宁早就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他回过神来,程安雅热茶都喝了两杯。

他这是高兴傻了,还是愤怒傻了?程安雅好奇地琢磨着,这孩子来得的确突然,不在他们计划之内,可是终究是来了,她心中是极为高兴的。

他呢?

看他如此疼爱宁宁,程安雅暗忖着,他多半也极喜欢孩子,但这准爹地的反应弧度也忒长了,她都等得差点推醒他,让他好歹给点其余的反应。

一号表情挂得太久,他脸皮不累,她看着掺人。

“怀孕了?”

“嗯,沙漠那一晚。”程安雅淡淡说道,倏地手腕一紧,人已落入他温热的怀抱中,大掌扣着她的背脊压下他的胸膛,俯身,吻已落下,含住她的唇瓣。

他吻得霸道,舌尖撬开紧闭贝齿,深入到她檀口深处,几欲抵住咽喉,扫过她唇内每处柔嫩,毫不知餍足品尝掠夺。

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吻,她本对他就没抗拒,这回落在他怀里,自然迎合。叶三少反剪着她的手往后,摆弄成极为迎合他的角度,又狠又猛地亲吻。

虽不是第一次接吻,叶三少一贯不温柔,然,这么粗暴还是第一次,她甚至都尝到唇齿间太过用力而有点咸咸的血丝味儿。

她喟叹,这厮永远也学不会什么叫温柔。

你激动也不是这个激动法。

呼吸几乎都被他掠夺,吻得太久,程安雅稍微偏开头躲过他灼热的吻,他不餍足地亲着她的脸颊,白嫩的耳垂,热热的气息都扑在她脖颈处。

她大窘,肌肤起了一层淡淡的粉红。

顷刻,叶三少转过她的脸,又覆住她的唇,这一回温柔许多,程安雅目光掠过,灯光柔白,男人眉梢柔情似水,这一刻竟觉得宁静而致远。

宛若永恒。

她知足了,虽然各自表达喜悦的方式不一样,但她不矫情地承认,她还挺喜欢叶三少这行动派一贯的行动表示,心中灌了蜜,甜丝丝的。

这孩子,他喜欢,毋庸置疑。

若是能保住,那该有多好,她不免得想,若是七年前叶三少知道她怀了宁宁,他是什么反应,多半是冷着脸,残狠地下令,打掉,他不需要。

有情和无情的差别,当真很大。

“安雅,我很开心。”许久放开,叶三少下巴抵住她的发顶,缓缓低语。

程安雅笑,我也很开心。

宁宁房里。

最近几日,除了白天和叶薇十一等人密切注意局势,和楚离那边交换消息,研究对策,小奶包其余的时间都在钻研电脑技术。

他必须要承认,他和墨晔墨玦的确有一点距离。

人的能力在面临一个屏障的时候,想要再往上升,极难。就像考试已拿了100分,再升,已无空间,唯一的差别就是卷面的完美程度罢了。

有时候必须付出更多的心血。

宁宁比别人幸运,他是天才,注定他要比别人走快一步,任何难关都能事半功倍,如这一次,虽然还没能达到墨晔墨玦的水平。

但起码,他已能知道墨晔墨玦给予的信息究竟是真是假,再花点时间,他肯定能击败这两兄弟,这个领域里,他会是最后的王。

叶三少过来的时候,他还在忙。

“爹地?”宁宁停下手中的工作,偏头看看时钟,已是凌晨了,“爹地,怎么还没睡?”

“你呢?不也没睡吗?做什么呢?”叶三少坐到宁宁身边,一看电脑就明白了,揉了揉儿子的头,“你别太拼了。”

“没关系。”小奶包展颜一笑, “这是在和墨家兄弟过招,我一点也不累,反而很有激情,爹地,我很快就能反超他们,到时候拿下路易斯,不是难事。”

他夜里极难入眠,一睡便梦见许诺,红裙软鞭,宛若一朵火玫瑰,言笑晏晏,他却触摸不到,醒来一片凄然孤寂,他怕极这种感觉,夜里几乎不睡,除却药物助眠。

正好,有时间和墨家兄弟较量。

叶三少一笑,“爹地相信你。”

“你怎么不陪着妈咪?”

“她睡下了。”叶三少说道,看了儿子一眼,宁宁会心一笑,“爹地,你有话和我说?”

不然不会这么晚了,爹地还来找他。

“这一次离开我们身边,万事要小心,知道吗?路易斯一事,我知道你恨他,但是,别一味只想着报仇,不然会迷失方向。”叶三少叮嘱道,他心中总是有不安的,程安雅都能感觉到儿子变了,他又怎么感觉不到,即便他在他们面前再如初可爱灵秀,心性亦不同了。

他总是担心,他心中恨意太重,反伤自身。

他此刻有多恨路易斯,想杀的他的心有多重,等他完成心愿之时,就有多么快意,心中的迷茫就有多深。一个人太执着一件事,总会带来一点负面影响,等他彻底完成了,他又该找到什么来支撑他活下来。

许诺不可能会复活,他的心伤不可能会治愈,他怕儿子在复仇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终究反噬自己。

这是他的切身之谈。

他这么多年,没有一天不活在阴影中,没有一天开心过,直到有了他们母子,他不希望,宁宁走他走过的路,孤寂一生。

“爹地,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宁宁优雅轻笑,尚显得有点稚嫩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打,漫无目的,眸光却偏向窗外,不看叶三少。

岂会不懂,但他的心结,没人能懂。

没有失去过,就从来不懂这种剜心般的绝望,他偶尔一个人在阳台上看利雅得的天空在想,屠杀黑手党,也许他心中的恨会减轻些。

他的心,变得残狠了。

“真的不懂?”叶三少沉声反问,儿子太聪明,又过于早熟,父子两相处的模式一直是朋友和亲人般的相处,他没和宁宁这么严肃地谈过话,也从未对他生气。

这个儿子,太完美了。

他不会惹到你生气,乖巧孝顺,聪明可爱,他更不会有什么缺点让你抓住,加以教育,心思比谁都缜密,严谨,明白事理。

正因为聪明到了极致,硬起来才更令人担忧。

宁宁静默,稚嫩的脸庞早就脱去奶气,侧脸完全沉在黑夜中,没有白天温润优雅的笑,也没有在程安雅面前乖巧可爱的柔。

冷厉逼人,眸中思绪反转,宛若住了一只厉鬼。

房间极静,利雅得的月极少有圆过,总是缺了一点,月光也显得冰凉许多,这么倾泻而下,看得人心生沁凉。

“宁宁,你长大了,我的话也不听了?”叶三少的声音,压抑了一丝怒气。

宁宁的沉默,正中了他的猜测。

“爹地,我知道分寸。”宁宁轻声道,戾气太重,终不是什么好事,他的确有大开杀戒的意思,残狠又有什么关系,只是……

“宁宁,你若惩罚自己,那许诺的死,根本就没有意义了。”叶三少沉声说道,“如果是你妈咪,她肯定不希望我变成一个只懂恨,不懂爱的残狠之人。”

不懂爱么?也许吧,听说恨得太久了,的确不懂怎么去爱了,路易斯死了,恐怕也不解他心头之恨,但之后,他要去恨谁呢?

第一次,宁宁觉得叶琛在他心里的形象,变得这么高大了。

那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也变得如此有力。

“爹地,我知道了。”

叶三少拍了拍宁宁的肩膀,语重心长,“但愿你真的知道,尽快走出阴影。”

他说罢,起身离开。

宁宁看着叶三少的背影消失的门口,沉默不语,自从许诺死后,第一次有人这样和他谈过,他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有点惊怒,可那人是他爹地,他怒不得。

有点震惊,原来爹地一直什么都没说,却一眼就看出他的心结。

也有点感动,因为他感觉到,孩子不管多大,多聪明,在父母眼里,依然毫无遮掩,什么心情都暴露无遗。

以前,他觉得,没有爸爸根本无所谓,他能让程安雅一生无忧。

知道了叶琛,他喜欢这爹地,他千方百计撮合他们,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其实对他的意义来说,爹地,只是多一个疼他的人,也多一个他疼的人。

他不清楚此刻心底的暖暖的感觉是什么,等很多年后,他回首往事才惊觉,原来父亲在儿子生命中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

潜意识中,他听进他的话,才没有物极必反,走了歪路。

*

下一更,6点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