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347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6634 2010-11-27 23:55:08

   

  “你们师父还好吗?”

  “闭上你嘴巴,你不配提我师父。”叶薇冷喝,她冷眸爆射,手腕微动,妖娆而冰冷的笑跃上唇角,“苍狼,我看你老的份上才给你机会准备,等一下别死得太惨就好。”

  苍狼苍白的脸上付出一种狠厉,那双沉寂几年后的眼睛,露出一种绝对霸气,也为和十一都是这样的人物,很清楚地感觉到苍狼身上的杀气。

  苍狼哈哈大笑,花白的头发在夜色中飘舞,无风自动,惊起林中鸟儿,簌簌飞离,夜色下诡异的森林添了一种逼人的威压。

  “不愧是她的得意弟子,今儿个我清了你们。”苍狼说得冷酷至极。

  十一冷笑“何不试一试?”

  叶薇倏地妖娆地笑,收了银枪,“躲了几年,没想到你躲到黑手党手下了,真没种,怎么,迎战吗?单挑还是打群架,老子全部奉陪。”

  十一冷芒爆射,“少废话,我也不用枪,就用我师父教的武功收拾你。”

  墨玦突然道:“老婆,你要打架吗?大白帮你。”

  老婆面前,努力献殷勤,这是必须的。

  “滚一边去,这没你事。”叶薇冷眸一扫,墨玦委屈地勾起唇角,倏地,监狱的方向响起了枪声,没一会儿,接二连三连成一片。

没一会儿,更有很猛烈的爆炸声。

  叶薇十一心中一凛,许诺动手了?

  糟糕,她一个小姑娘,才有所成,怎么敌得过?

  苍狼看出她们的着急,倏然眸光暴睁,袖子拂动,苍狼五爪张开,身影如最猛捷的狼,杀气狰狞扑向叶薇和十一。

  叶薇和十一一左一右同时分开,脚下一转,一人双掌迎上,一人脚下横扫,双双迎向苍狼,快如闪电。

  黑夜中,墨玦淳澈双眸紧张地看着叶薇的一举一动,随时做好营救自己老婆的准备,叶薇不让他参与,他果然听话站在一边,苍狼的强猛,他早就感觉出来了。

  叶薇和十一身手都不弱,但……多半是抵不住的。

  三条人影在树林中,画地为战场,打得难解难分,没有花哨的打法,也没有眼花缭乱的招数,有的只是一招毙命的快,狠,准,没有人手下留情,都恨不得把彼此碎尸万段。

  十一和叶薇已经很少有过这样拼尽全力的近身肉搏了,但十几年的配合,依然默契十足,威力惊人,苍狼一对一打肯定会打败他们,但叶薇和十一联手,短时间内很显然就是一种势均力敌的局面。

  但也仅限于短时间内的平衡。

  三十余招过后,当叶薇双掌打向苍狼背脊,十一单腿旋风般踢向他心脏处时,苍狼冷笑,似乎等的就是这么一招。他反手擒住叶薇的手腕,猛然用力,他和叶薇的位置顿时发生了变化,十一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腿踢向叶薇的心窝处。

  十一迅速收招,却来不及避开叶薇拍来的双掌,被这一股力气扫得连连退了十几步,背脊抵住树干,又狠狠地反弹,喷出一口鲜血。

  叶薇大怒,巧力挣脱苍老的擒制,身影闪到苍狼的背后就要抓他脊骨,近身肉搏,很多人专攻脊骨,这儿要断了,必定没命。

  苍狼早就料到叶薇的动作,反手一招就把她制住,一个柔道攻击把叶薇狠狠地抛出去。

  墨玦一见自己老婆被狠狠地抛出去,立刻冲出去接住叶薇,十一一擦唇角鲜血,双掌翻飞又攻了过来,力道又猛又大,夹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叶薇被墨玦接个正着,二话不说,推开墨玦,扫过地下一树枝,狠狠地扫向苍狼,片刻不停,和十一配合攻击,两人都是主攻不守型的。

  这是杀手最常见的打法,专门攻,不会防守,因为她们的目标就是让对方死,叶薇和十一很显然就把苍狼当成她们最主要的目标。

  排除了她们的仇恨外,上上一任的第一杀手和现任的第一杀手,这也是一种较量,叶薇和十一骨子里都是傲骨好战的,定然不会放过苍狼。

  “老婆,好凶哦。”墨玦睁着一双澄澈的紫眸,喃喃自语,炯炯有神地看着这一场激烈的战斗。

  又是一轮攻击败北,黑夜中,苍狼的眸闪着嗜血的光芒,又冷又硬,夹着一股强劲的风,狂扫而过,“想伤我一根寒毛,你们还嫩着。”

  口气分外的不屑,冷酷。

  叶薇,十一相视一眼,冷冷地笑,不畏不惧,叶薇模样带着一股优雅的霸气,“苍狼,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知道你输了什么吗?”

十一一贯的冰雪,森然接口,“我们差不多就摸清你的路数了,苍狼,你输定了。”她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你太悲哀了,离开第一恐怖组织这些年竟然没有新的招数,而我们,老巫婆亲自下令杀你的时候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你受死吧。”

十一话音刚落,苍狼目光暴睁,只见十一的身影在黑夜中如同千手观音一般,迅速地移动,几乎把他整个人都围困在一起,快如闪电,很难抓住到底哪一个是真身。

而叶薇,却耍起了中国最古老的太极,一招一式非常的缓慢,逐渐逼近苍狼,很温和地双掌推出,苍狼明明看见十一从叶薇的身子中穿过,很显然地看见自己的掌风已经逼退了叶薇。

可一转眼,叶薇却出现另外一方,掌心拍打在他背后,苍狼只觉得浑身经脉都被震了一下,还没站稳,十一真身出手。

仿佛有千百只手,掐住他的咽喉。

苍狼大怒,暴喝一声,脚下一顿,双掌翻飞,倏地十一退了一点,叶薇的招数也弱了一点。

但片刻,又困了上来。

如同一层密密麻麻的网,把他都困死了。

就算强悍如墨玦者,一时也看不出,叶薇和十一这两招的破绽之处在哪,分开用,都是以一敌百的狠招,更别说是配合得这么好。

苍狼唇角冷笑,不同于第一次的惊慌,这一次,他显得很淡定了,唇角勾起冷酷的笑,“她就教你们这些故弄玄虚的招数,哼!”

转而眼睛一闭,苍狼听风辨招数,十一的千手观音和叶薇的太极好似对他没有影响,他能迅速地从气息和风的变化分别做出反应,很精准地和叶薇和十一过招。

墨玦喝彩!

厉害!

男人和男人间,都是很崇尚一个实力的问题,谁的实力硬,谁就会被崇拜,苍狼的确是展现了他非同一般的强劲。

十一唇角似笑非笑地勾起,叶薇却一番常态,分外狠戾,两人手腕齐齐发动,也不再用什么花样招数了,身影迅速移动。

墨玦清楚滴看出这是一种五行八卦的步伐,叶薇和十一窜动的同时,有一些透明的丝线困在苍狼周围,待苍狼感觉不对劲睁开眼睛。

手脚和腰部早就被一种很巧妙的力度围住……

他在睁眼的同时,叶薇和十一身子同时后退,手一扬,丝线收紧,困死了苍狼。

“苍狼,受死吧!”十一冷冷地笑,勾起一脚,一边收着丝线,一边旋风般的扫过来,叶薇同样一边收线,一手森然张开,猛地拍向他的天灵盖。

……

另外一边森林,石头进入雷区后,爆炸猛起,十余名追兵哈哈大笑。

亚洲支部带着宁宁和许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中途许诺因失血有点疲软,身子往一边倒,小奶包伸手把她紧紧地抱入怀中。

白嫩的脸,浮起惊慌,自从他认识许诺,她一直是活蹦乱跳,一直是强悍无比的,没见过许诺这么脆弱的样子,他很紧张。

刚一抱着许诺,她就清醒了点,立刻推开宁宁,可也来不及了,宁宁触手的背后一片温热,摊开双手,一片血迹……

小奶包瞳眸似也染了一片红光,手指不禁颤抖起来,幸亏是黑夜,掩盖了他此刻死寂一般的惨败脸色,这是许诺的血……

血腥的,浓稠的,还有……冰冷的……

“诺诺,你怎么了?”小奶包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他用力地深呼吸,努力地想要冷静,却功亏一篑,他害怕了。

“没事,一点小伤,你抖什么?”许诺听上去没什么变化,还带着一如既往的霸气,小声的骂了一句,“臭石头,这么点事就抖,没出息。”

这哪儿是小伤啊,他小小的手一片湿濡,她明明说,是石头打淤青的,可为什么却流了这么多血,小奶包不是笨蛋,他的迅速想要转过许诺的背脊查看伤痕。

许诺拍下他的手,愠怒道:“别看了,就这点破伤,我受了不少,早就习惯了,先逃命要紧,被追上我两都死定了。”

小奶包很沉静,黑夜里那一双眸子亮得很吓人,全无平日刻意伪装的优雅,沉沉地看着许诺。亚洲支部算是看出来了,这彪悍的小姑娘可能是他未来主子的老婆,是一对小主子,他不敢打扰他们说话,一手抱起一个往森林里走。

大黑夜的,这是难得一见的藏身之处。

许诺若无其事地勾着亚洲支部的脖子撑着身子,想尽办法撑着,没露出一点疲弱来,小奶包冷肃着脸,没一点表情。

“诺诺,你转过来给我看看。”

“不许看,有什么好看的。”

“转过来!”他沉了声音,命令道,第一次这么有气势地喝许诺,亚洲支部更深信,这位是小主子,这份气势,不少一个普通的孩子能拥有的。

这么冷静,这么冷酷,连他一个大男人都会被这种气势给骇住,忍不住听他命令。

一句话,号令群雄的强劲。

“我说石头,女孩子家的背哪是说看就看的,你羞不羞?”许诺微笑,一巴掌就扇在小奶包的脸上,“你看我这么精神的,像是有事的么?”

小奶包一时也不知她说真说假,许诺是很有活力的样子,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不安呢?

“是不是刚刚扑倒我受的伤?”他是通透的人物,转眼一下就回忆起许诺刚刚扑倒他之前的惊恐眼神,以及那一声闷哼。

“你废话真多。”许诺哼哼道,若无其事地说,“我答应你姑姑要把你完整送到她手里,说不定她会是我二嫂,我讨好她呗。”

“那你呢?”宁宁沉声问。

“就这样啊。”

小奶包沉静了,黑夜人静,树林里静悄悄的,两小小奶包一人坐着亚洲支部肩膀,相互狠狠地瞪了好几眼,宁宁风度全失。

几乎吼了出来,他很不爽,他竟然是许诺讨好他姑姑的……极度不爽。

亚洲支部都能察觉出他的怒气,小奶包本来想要露出一如既往优雅的微笑,倏然想起许诺最讨厌他的虚伪,他勾起的唇角又压了下去。

“口是心非。”冷冷地骂了一句,小奶包咬着牙,忍住这股悄然而起的不安,说道:“诺诺,这次我们要是离开,你别回来了,成么?”

许诺双眸看着漆黑的夜,风徐徐地吹,有几分燥热,林子里很安静,不远处,枪声还在响着,可这边给人的感觉却是风平浪静,鸟语花香。

她顿时生出几分向往,不回去,没有那么严苛的训练,寂寞的时候,不用一个人对着大海说话,还有石头可以欺负,似乎这日子很滋润,很美好,很值得憧憬。

可是,忘忧岛,那是她唯一的家,她有记忆以来,都在那地方过的,有说不出的感情。

“我喜欢忘忧岛。”许诺说道。

小奶包却误会了她的意思,他都说得那么明白了,许诺竟然拒绝了?小奶包很不爽,在这一点上他很遗传叶三,有一种专属的霸道,他也不是许诺一句话就能打发的人。

“我问你话和你喜不喜欢忘忧岛有什么关系?”小奶包说道,他一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执着让许诺离开,总觉得,她就该离开。

“石头,听你这话我有点纳闷了,你让我离开做什么?”许诺微笑道,努力撑着理智道:“继续打击你?”

小奶包沉默了!

许诺说不上来心中是什么感觉,打趣道:“大叔,你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一直沉默在找路,又避免荆棘伤到两个孩子的亚洲支部顿了顿,说道:“这可简单了,要是你们再大个十来岁,这就有点像求爱的意思了。”

小奶包被人说中心事,早就修炼得很铜墙铁壁的脸皮,竟然轰的绽开一朵红云,他庆幸,这是黑夜,许诺看不到他脸上的红。

不然丢人丢大方了。

他决定了,以后脱险了,他要把亚洲支部发配到南极,小奶包很腹黑的想。

许诺倒是大大方方一笑,顺着亚洲支部的话说道:“我就说石头喜欢我,他不承认,大叔,他脸皮薄,你就消停别逗他了。”

亚洲支部沉默,这到底是谁在逗谁啊?

但心中也是苦涩的,小许诺的伤,很严重啊……若不及时医治,宁宁还一无所知。

“诺诺,你别回避话题。”小奶包锲而不舍地问,不要一个答案誓不罢休。

他再聪明,也是孩子,他想和自己喜欢的小姑娘在一起,这是人之常情,其余的,暂时不去多想,许诺呵呵地笑:“让我跟着你啊?”

“对!”

“给什么福利职务?”许诺问,她人冷惯了,也就在宁宁面前才有开玩笑的心思,也显得活泼了些,“我要求很高的。”

小奶包气闷,被她堵得没话说了。

亚洲支部倏然说道:“宁宁,给她第一夫人的职务,有这职务,什么福利都有了,一箭双雕。”

这亚洲支部也是个妙人,人很风趣,他毕竟年长,很多事看得透,这两孩子都是人中龙凤,心思颖透,这一来一往不难看出有点奸情,偏生个个都藏着掖着,就是不肯明说。

许诺一听就沉默了,只是看着脸色不说话,宁宁也沉默,也不说话,本来有点欢乐的气氛一下子变了调子,亚洲支部心有戚戚焉,他莫非是说错话了?

许诺头有点昏眩了,身子坐在亚洲支部的肩膀上有点失衡,摇摇晃晃的,亚洲支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许诺身上了。

倏然一根树枝打到许诺的额头,她又清醒了些,一直沉默的小奶包却说了一句,“这样也好啊。”

“你说什么?”许诺揉着被树枝的打到的额头,问。

小奶包淡淡一笑,“没什么,出去我再和你说。”

亚洲支部带着两个孩子越走越偏,不远处传来一阵枪声,很快又寂静了,他顿了顿,继续往前走,并嘱咐两个孩子不要说话。

海潮声越来越近了,这一出森林,竟然是悬崖之上,而他们更想不到的是,他们刚出森冷,亚洲支部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悬崖的巨石后就唰唰地闪出好几名青年男子。

一数,竟是七人,个个凶狠。

“不许动!”一名青年男子喝道,亚洲支部迅速把两孩子放下,拉到自己身后,眸光冷锐,该死的,被关了几年,警戒心大降。

“我就知道你们会上来这里,下面那些小把戏你以为能骗得了我们?”男子冷笑,伪装,谁都会。

他们走了过来,用枪支顶着他们的头部,冷冷地笑,“上头吩咐了,要活的,算你们命大!”

“苍狼下的命令?”许诺眸光如刀,分外冷锐。

男子大怒,抬起枪支就要打许诺,小奶包沉声道:“住手,你一个大男人打一个女孩子,丢不丢人?”

“你……”男子恼羞成怒,收了枪支,另外一名男子说道:“别废话,压他们下去。”

许诺咬牙,都到这个地步了,功亏一篑,她很不甘心,明明,快要成功了,可她现在的状态不成,亚洲支部……若是出个意外,赔上的是宁宁的命,她可不敢。

正这么想着,倏然半空中传来异响,以此同时,不远的海面上,游艇呼啸而来,正在这么敏感的时刻,谁都不知道这一上一下来的就是哪一方的援助。

那几人压着宁宁许诺想要迅速下了悬崖,直升机的速度很快,有两辆战斗机更快地盘旋在上空,悬崖上,实现空旷了许多,一名男子用望远镜看,倏然惊呼,“不好,第一恐怖组织的人。”

机身上,很显然有第一恐怖组织的黑色五片花瓣记号。

亚洲支部几乎欢呼……

许诺第一反应就是推开指着宁宁的枪支,那男子一怒,许诺冷酷开枪,毙了他,拉着宁宁躲到岩石后,亚洲支部也躲在岩石后,那群男子想要前进,他虚开几枪,逼退了他们。

此时,半空也传来枪声,不过因为太远了,还没来得及救援,楚离下令飞机迅速靠近,战斗机待命,因为悬崖之上攻击,稍有不慎会危及宁宁。

那群男子也是急了,似也知道可能活不过今天了,拼死也要拉着垫背的,就这么一直猛扫着冲过来,许诺的手臂中枪,刚开一枪已是勉强,只能拉着宁宁跑,可……没退路了……

悬崖,海潮汹涌!

直升机,突然降下,楚离亲自瞄准射杀,悬崖上一排子弹声,七名男子倒下了五人,那两人心中一发狠,猛然冲过来,亚洲支部开枪,却发现没子弹了,他大惊,双手猛然撑着一名男子的枪支,枪口对着半空,连连开了十几枪……

“我杀了你们。”另外一名男子红着眼睛冲了过来,小奶包不知哪儿来的力量突然把许诺护在怀里闪到一边的岩石后,用自己单薄的身子挡住了她,手臂不慎中了一枪。

真疼……

不能再让许诺为他受伤了,一次,他就受不了,何况在他眼前一遍又一遍,他也能保护她。

许诺被震得昏眩,本就伤得重的背脊碰上岩石,疼得差点昏死过去,“石头……”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那男子冷笑着举着枪,朝她身上的小奶包射杀,许诺星眸暴睁,本已无力的手,骤然推开小奶包,低吼一声起身,一连好几枪本该打在宁宁身上的子弹直直地打在许诺的心脏处……

鲜血直射……

那男子见许诺中弹了,再对准已经傻了的小奶包就想开枪,却见许诺一下子扑过来堵住枪口,又挨了好两枪,那男子一愣,就在那么一瞬间,许诺手下一个用力,推着男子一直后退……

“我和你同归于尽!”

双双跌下悬崖……

“不要啊……”撕裂心肺般的吼叫声,响彻这一片悬崖。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宁宁根本就来不及反映,他本意是想保护许诺,却不想害她送命,在许诺推开,挨了好几枪,宁宁就傻了……

脑海一片空白,愣愣地看着许诺胸口全红了,红黑的血一直流了出来……

他目赤欲裂,那一声诺诺死死地卡在喉咙间,怎么也出不了,连那个男子朝他开枪都没反应了……

诺诺……

诺诺……

他几乎是爬到悬崖边,伸手去抓许诺扬起的裙子,他都抓住了,却听到空气中撕裂的声响,他本沉沉的手,突然空了……

只留一片破碎的裙摆……

他只能看见许诺火红的身子,在他眼前,留下最红火,最惨烈的一幕。

火红的红,染了宁宁的眸,一片血红……

亚洲支部解决了最后一名男子也扑向悬崖边,只抓得住宁宁想要跳下去的身子,“宁宁,别……”

许诺心口,中了不止5枪啊……

悬崖下面,岩石凸起,海潮汹涌,她毫发无伤跌下去也是没有活路的,更何况……受了那么多致命的伤……

石头,今生缘浅,我们来生再见。

他似乎能听见许诺冷冷的声音……再一看,却是一片虚无。

剧痛,扯碎了心。

他第一次尝试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啊……”宁宁倏然大吼起来,亚洲支部大惊,接住他昏迷过去的身子。

然而,那一声绝望的呼喊却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悬崖上……

*

今天有点突发情况哈,回来晚了,什么不管不顾就来码字,不管如何,虽然晚了,我终究还是更了哈,有七千呢,总算来得及补上。

明天继续努力。

月末求金牌奖励哦。(^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