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338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6590 2010-11-21 12:40:03

    叶薇很郁闷,心情指数严重下降中。

  墨晔是乘着直升机走了,这岛上只有一辆直升机,这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叶薇和十一她们自小出身组织里,都有一个很严密的防护系统,避免资料泄露。所以所有的通讯系统都有一个自动关系功能,墨老大走后,很潇洒地关闭了岛屿上所有的通讯系统,别墅大门自动关闭,通风系统自动关闭,毒气蔓延。

  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别墅里。

  叶薇和十一也知道,这种自动关闭功能肯定留了一条很隐蔽的后路,十一和叶薇研究过岛上两座别墅的地下建筑和地上设计,这和他们组织惊人的相似,但隐蔽后路和他们的不一样。

  问墨玦,墨玦很无辜说,老婆,我不明白,叶薇一瞪眼,墨玦紫眸一片水汽,控诉老婆你好凶,叶薇好几次想动手掐了他,还是十一淡定地告诉她,这厮还有价值。

  墨玦当真是把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就是一身本事没忘,但本事没忘也要有平台让他发挥不是,所以叶薇很纠结。

  十一百毒不侵,冒着危险从地下通道进入别墅给叶薇那解药,她毕竟懂得药理,出来的时候,两条胳膊都是血,叶薇大惊,十一摇头,里头机关设计太多了。

  像她这样习惯了机关危险的人都会受伤,叶薇一边注射解药,一边暗忖着里头肯定层层防守,“靠,早知道让大白去了。”

  这机关多半也是墨老大和墨玦设计的,虽然他白了,可本事还在,要是死在自己的机关下也算是他死得其所了,叶薇不免的阴暗地琢磨着。

  她不用猜测都知道,里头一台控制全局的智能电脑。

  这墨玦就是变态的设计者。

  墨玦一听叶薇的话,长臂一展,把叶薇抱入怀里,容颜纯净,声音委屈,“老婆,你不疼我。”

  叶薇眯眼,“老子…… 不是,老婆很疼你。”

  本来要骂人的话触及到墨玦那双很纯净的紫眸,叶薇所有不文雅的话都收音了,她怎么就觉得自己被吃得死死的,要是被这个小白痴指挥她就枉活二十年了。

  “大白,以后不准质疑老婆的话,听到没有。”叶薇拧着他的耳朵教训,“老婆是天,老婆是王,老婆说话就是圣旨,清楚了吗?”

  可怜的墨玦不敢反抗彪悍女,可怜兮兮地喊疼,“老婆,轻点,好疼啊……大白知道了,大白知道了。”

  声音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十一去想其他办法了,叶薇刚注射解药身体还没复原,留在原地休息,大白自然是老婆在哪,他也在哪儿的乖孩子,眼泪湿润地呼呼着叶薇的手。

  很疼爱,很小心翼翼,还一边讨要亲亲。

  叶薇很无语地看着他一脸纯真可爱的模样,似乎看见一只大型的苏格兰牧羊犬在博主人眷宠,她淡定了,这个世界无奇不有,所以什么都要淡定面对。

  嗯,淡定,淡定,就是这样。

  “老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墨玦给叶薇呼呼了一会儿,很委屈地问,眉目温顺,眸光含怯,声音带着一点可怜,叶薇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心理年龄到底是几岁。

  总觉得……很孩童,心思很敏感,他本是聪颖绝顶之人,即便是白了,心思也很敏锐,这点毋庸置疑。

  “大白,老婆不是说过,不准质疑老婆的话吗?”叶薇摸着墨玦的脸,温柔着带着一丝危险。

  墨玦抖了抖,叶薇囧了,她怎么觉得现在的角色有点颠倒了呢,她这模样还挺像当街强抢民女的恶霸,很风流,很邪恶,很爽快的感觉。

  他这一抖,效果就更喜感了,叶薇终于明白,为毛恶霸强抢民女的时候都是不可一世的狂傲模样,当真是……很享受啊。

  尤其是美人露出怯生生的眼神,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

  叶薇觉得圆满了。

  墨玦也是个人才,他抖过之后,怯生生开口,“老婆,你又没有说过喜欢我,大白不算质疑你的话。”

  叶薇,“……靠!”

  要不是确定他白了,她肯定认为他在扮猪吃老虎,不带这么拐骗清纯少女的吧,虽然她离清纯有那么一段天和地的距离。

  “老婆,你要温柔一点。”墨玦轻声道:“女孩子要温柔点,才会讨人喜欢。”

  叶薇眼睛危险眯起,一把揪着墨玦的衣领,凶神恶煞,“说,哪家姑娘对你温柔过?你又喜欢谁了?”

  墨玦惊恐摇头,连带着手都摇起来,“大白只喜欢老婆一个,真的,老婆,你要相信我。”

  叶薇心情大好,赏赐般地亲亲他粉色的唇,“真乖。”

  墨玦眉开眼笑,一脸满足,他小心翼翼地圈着叶薇,“老婆,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大白。”叶薇脑海迅速做出反应,她当真是很喜欢现在的墨玦,不过,他要是能和墨玦合二为一就好,偶尔挺想念墨玦一身诡谲的风华。

  墨玦他也圆满了。

  叶薇笑了,这厮现在真是好说话啊,这么一句话就能让他开心成这样,她看着有点酸酸的,墨玦,等你恢复了,你是否还记得这时候的你?

  是否记得,你曾说过,我只喜欢老婆一个?

  是否记得,你捧着我的手,满眼疼惜?

  是否记得,你为我一句话,快乐萦怀?

  她不知道,目前的情况也容不得她想得太多,他们已经在岛上逗留得太久了,一定要想法子离开,找到程安雅和宁宁宝贝。

  外面估计已经翻天覆地了。

  “大白,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么?你好好再想一想,这对老婆很重要,老婆有很重要的事要离开。”叶薇沉声道。

  墨玦自动忽略叶薇前面的话,他就抓住叶薇后面那句了,心,微慌,“老婆要离开,去哪儿?不要丢下大白,不要离开大白。”

  叶薇囧,忍不住想拧他耳朵让他跪算盘,丫丫的,“我说过要离开你,要丢下你了吗?要走当然一起走,老婆不会丢下你的。”

  “真的?那就好。”

  叶薇深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她板正墨玦的脸,说道:“大白,你记住,只要你还是大白,老婆是不会离开你的,也不会丢下你,但是……从今以后,你不许再质疑我的话,我说什么,你要照做,有三条,第一,老婆让你去死你得立刻饮弹自尽,二,老婆让你杀人你立刻得上,三,老婆说话不准有疑问,一律照做。听见没有?”

  墨玦吞了吞口水,“第一条,可不可以不要啊。”

  墨玦他快哭了,他好想和老婆亲亲我我,不想死的说,叶薇断然否定,“不行!”

  顿了顿,“当然,你老婆也不是这么霸道的人,无缘无故不会让你去死。”

  墨玦很纠结,她还不霸道吗?

  “知道了。”墨玦认了,乖巧地应承,叶薇心满意足,说了一声乖。

  十一回答,摊摊手,一无所获,岛上没可用的东西了,通讯断了,交通工具也没有,叶薇凝眉,“坐竹筏吧!”

  “要遇上风浪呢?”十一抬眸,看天气。

  叶薇看了墨玦一眼,“上次我和墨玦吵架后他曾经出去一会儿,我听声音是东北方向,哪儿不远估计还有一座岛,宝贝可能在那边。”

  叶薇心思缜密,那一次吵架后墨玦就离开了,没一会儿就回来,那么距离应该不远,回来第一句话还告诉他宁宁没事。

  所以叶薇猜测着,这座岛不远处一定还有另外一座。

  “大白,起来,去做竹筏。”叶薇命令,苦力活自然是男人来做的,大白应了一声起来,老婆说话不准质疑,只能照做,他可是严格执行的。

  “等等。”叶薇想起什么,拿起一边的朗姆酒瓶,抡起,砸在墨玦头上,酒液顺着墨玦的头哗啦啦地滴下。

  头真硬,一点反应都没有,酒瓶倒是碎得难看。

  墨玦脸上,衣服上都是酒,紫眸一片迷离湿润,拿那种老婆你为什么打我,你为什么打我,你不疼大白的眼神很委屈地看叶薇。

  叶薇挥挥手,“去做竹筏吧。”

  十一,“……”

  这姑娘是越来越彪悍了,遇上墨玦之后,功力很显然直线上升,可敬可佩。

  墨玦很淡定地挥了挥衣服上的酒液,脸蛋凑了过来,“老婆亲亲。”

  叶薇在他脸上啵了一下,墨玦果然很听话什么都没问就去执行老婆命令了,十一戳了戳她的肩膀,“你打他做什么?”

  “没事,我就试验一下能不能一个酒瓶就把墨玦打回来。”叶薇风轻云淡地回答,笑容很扭曲。

  十一,“……”

  “咱们要是和平年代,这大白挺好的,又乖又听话,全能老公,打着灯笼找不着,可现在危机四伏,他一个小白痴不顶用啊,还是墨玦管用。”叶薇妖娆地笑。

  历史很淡定地告诉我们,战乱时代,百无一用是书生。

  十一摇头,叹息,“……墨玦不白的时候,你觉得我两还能离开吗?”

  叶薇也叹息,非常感慨,“所以我就说啊,大白和墨玦要是合二为一该多好。”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我说,你刚追墨老大没追到?”叶薇很好奇,竟然还让他切了通讯系统,把飞机给开走,这一点绝对是不符合逻辑的,这要叶薇相信他们两没碰面,没奸情那是侮辱了她的智商了。

  十一说道:“追到是追到了,不过来不及阻止。”

  她一贯的冰雪作风,说出来的话一直是字字赤金,叶薇一直不疑有他,但是,当十一遇上墨老大,那么这份赤金绝对是冲了水银的。

  大打折扣啊。

  “一枪崩了他不是难事吧,我就纳闷了,一个人都有时间启动飞机你还没能下手,你手抽筋了吧?”叶薇微笑打趣,倒没有讽刺的意思,只是觉得有点好玩。

  十一依旧冷冰冰的,没什么表情,眯眼,冷笑,百里冰封,“要是墨玦在开,你会开枪?”

  “哎呀呀,十一,奴家和墨玦是啥关系啊,地球人都知道我两有奸情,墨玦还喊我老婆呢,你和墨老大怎么和我们对比呢?莫不是你还真看上墨老大了吧?”这眼光,真独特了,本是一块冰,要看上一团火还能中和融化啊,也看上一块冰,冬天可咋办啊,会冻死人的。

  十一一时不查被叶薇套话,心中极为懊恼,索性就不说话了,只是冷冷一哼。

  叶薇笑着说道,“我说十一,要比狠你还真不如我,你也就看着比较狠,我朝墨玦开枪的时候可一点也没留情,没死是他命大绝不是我留情。”

  这话绝对真实,叶薇美女很少动手,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是必杀令,墨玦是她唯一的意外,只能说命大,老天不收他,她也没办法。

  “哼,成了,我们都知道,不管是谁,不会有结果。”十一冷然道,眸光投向海面,一时气氛冷凝。

  “说的也是。”叶薇轻笑。

  不知是谁的喟叹,散落在海风中,片刻消失无影无踪。

  这么关键的时候,风花雪月绝对不是她们的作风,叶薇力气一恢复就去帮墨玦捆竹筏,墨玦的野外生活还真算不错的,临时做出来的竹筏很有水准。

  叶薇暗自惊奇,一个人白了,性子全变,可该有的本事一向没少,亏得他还有本事,不然叶薇美女绝对把他一个人丢在孤岛上。

  今天风向刚好,墨玦来掌舵,叶薇和十一坐着休息,闲暇之余聊聊天,墨玦偶尔插一句,不过都是讨叶薇开心的,叶薇对他白痴般的纯真话语也就好心情的忽略不计了。

  几人在海上航行了整整一天果然看见一座岛屿,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眼,果然猜对了,叶薇心情大为兴奋,她想着宁宁多半在这里。

  那么依照判断,程安雅也该离这里不远才对。

  有墨玦再手,她不怕有什么意外,能下命令最好了,如若不能,了不起她就抓住墨玦当人质,总能换得她的宁宁宝贝。

  越是临近岛屿,叶薇和十一越是淡定了。

  许诺早就接到消息出来,本来这座岛就是墨玦赠给许诺的,她才是岛主,岛上大小事务都以她为准,但被她师父抢了控制权。

  许诺一心扑在训练上对此事也不在意,如今她师父走后,许诺第一时间就整顿,把大部分势力化为己有,她不会在站着不动挨打了。

  这是最后一次。

  “墨二哥。”许诺招招手,墨玦叶薇十一等人下来,墨玦很疑惑,他牵着叶薇不撒手,“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许诺本是很敏锐的孩子,瞬间冷了眸,后退一步,手腕一动,银枪出手,一挥手,身后的几名少年齐齐动了手,几十把枪支冷对他们三人。

  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眼,暗自敬赞,这个小姑娘好气势,好魄力,那么小身板竟然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很好,很强大,那一股沉稳,绝对是普通孩子也许一辈子也学不来的。

  “你们是谁?”许诺冷声问。

  墨玦搂着叶薇挡在身后,沉声道:“放下枪!”

  那一刻好似又恢复了墨玦本尊的诡谲,许诺疑惑挑眉,因为墨玦还是一副很纯真的样子,眸光清澈,许诺不曾见过这样的二哥,不敢有所松懈。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小姑娘,你看见我们对他做什么了?”叶薇轻笑,这里一眼就知道谁是说话人,叶薇很干脆,“我侄子程宁远呢?”

  “程?石头不是叫叶宁远吗?”许诺蹙眉,颇为不悦,眸光滑过怒意,该死的,敢骗我。

  “石头?”叶薇诧异,额,她家那么可爱的,那么优雅,那么彪悍的宝贝被人叫石头?算了,暂时不想这个问题,“他现在还随母性,以后会改名叫叶宁远。”

  许诺不悦顿消,挥手,让身后的人放下枪械,她收了银枪,“二哥,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我是诺诺?”

  墨玦摇头,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许诺的头,动作分外温柔,叶薇一阵吃味,这墨玦白了之后对十一都视若无睹的,竟然对一个小丫头这么温柔。

  反了他。

  不过……二哥?看来关系不浅,墨玦应该很疼这位小姑娘,靠,他是二十四孝弟弟都能出手打墨晔,不知道让他打这小姑娘会有什么效果。

  叶薇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争宠!

  太……囧了。

  许诺难得一笑,挥手让身后的人退离,看着叶薇的眼神已转为平时的冷淡,“石头已经不在岛上了,昨晚被转移了,你们来慢了一步。”

  叶薇大惊,“你知道他被转移去哪儿了?”

  许诺抿唇,“还不确定。”

  目标还在移动,她必须确定了才能有所动作。

  “你知不知道宁宁的妈妈关在哪儿?”叶薇急声问。

  许诺抿唇,看了墨玦一眼,“他妈妈?”

  很显然,她一无所知,叶薇忍不住爆粗口,“靠,都怪你,早不白,晚不白,偏偏这个时候白。”

  墨玦很委屈,咬着唇泫泫欲泣,许诺惊悚了。

  “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有什么办法恢复?”十一问许诺,他们关系不浅,应该知道。

  许诺摇头,“我第一次看见二哥这样,可能只有墨大哥知道,大哥呢?”

  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眼,叶薇说道:“他有事,暂时离开了。”

  许诺只是疑惑,没多说什么,她对叶薇和十一是一个字也不信,“我记得你们是被大哥和二哥关起来的吧,你们怎么逃出来了?该不会杀了墨大哥吧?”

  许诺的音色,掠过一丝肃杀,墨玦道:“诺诺,他真自己走的。”

  叶薇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回答许诺这么犀利的问题,听墨玦回答心中安定多了,她沉声道:“诺诺,想不想救宁宁,借我电脑一用。”

  “我为什么要救他?”许诺挑眉,风云不动如山,“你们和我们势同水火,我不会傻到让你联系别人。”

  “诺诺,听话。”墨玦说道,依然一片纯真,他温柔地摸着小许诺的头发,“她是二哥的老婆,你要听话。”

  “二哥。”许诺不干了。

  叶薇暗忖着,大白的用处果然多啊,被叫老婆和在他重视的人面前被承认是老婆,那个意义是不一样的,叶薇心中叫一个湿润,同时决定要好好疼墨玦。

  许诺看了叶薇一眼,冷哼,叶薇还以为会多费一点唇舌,谁知道她转身就走,她和十一立刻知道成了,拉着墨玦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许诺沉声说道:“二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墨玦摇头,“我记得她是我老婆。”

  万年不变的一句,许诺很惊悚,叶薇很欣慰,许诺说道:“你醒了,一定会骂我的,所以,你去把你们现在说的话给我录下来,以后当个证据。”

  叶薇,“……”

  十一,“……”

  丫的,这妹妹太也狠了些吧?墨玦这要醒了,看着自己骗他,听自己这么白痴的语气,这是多大的挑战啊,是人都觉得……很诡异啊。

  叶薇说道:“诺诺,你不用这么狠吧。”

  “我叫许诺。”言下之意,我和你不熟,不要套近乎,许诺冷若冰霜,盈亮的眸光分外坚毅,一点也不领叶薇的情,她不是墨玦,也没有失忆。

  叶薇美女素来魅力无边,男女通吃,老少皆宜,这回碰了一个硬钉子也不免得有点受打击,瞄了十一一眼,“你确定这丫头和你没有什么不清不白的血缘关系?”

  “确定!”十一凉丝丝地回答。

  叶薇笑,她怎么看都怎么像,直到叶薇和十一看见一大片白茶花,两人同时一愣,叶薇沉思,“许诺,这座岛的主人是谁?”

  “我!”许诺沉声道,忘忧岛是她的,这是全世界唯一能让她称之为家的地方,即便这里有血腥,有杀戮,有残酷,可天大地大,能让她有所归宿的,只有这里。

  忘忧岛,从未忘忧。

  十一扫过这一片花海,冷眸深沉,难道真是巧合么?她和叶薇都忍不住停下脚步,白茶花,叶薇眸光转了一遍,这才发现,这儿的建筑和她们那惊人的相似。

  “老婆?”墨玦见叶薇停下脚步,一脸疑惑,许诺也停下来,顺着她们的眼光看过去,那片白茶花,她蹙眉,岛上一大风景线,只是……

  那里很血腥,有太多的机关陷阱,她好几次都差点命丧在那里。

  “诺诺,这片白茶花是谁种的?”叶薇沉声问,眸光冷凝。

  许诺道:“我师父。”

  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眼,果然如此,叛徒!

  怪不得墨玦墨晔对第一恐怖组织如此熟悉,她冷笑,正愁着没机会清理门户呢,十一音色极冷,“他人呢?”

  杀气顿时弥漫。

  叶薇冷冷地笑,虽然老巫婆对她们不咋好,又太严厉,但是……

  清理叛徒,人人有责。

  “他带石头转移了。”许诺看了墨玦一眼,沉声道。

  叶薇脸色微变,顿时杀气狰狞,一把拽住许诺的肩膀,“找出他来,你有办法对不对?不找出来,宁宁会没命的。”

  许诺眸光一闪,叶薇沉了眸,“你也不想石头死吧?”

  “从昨晚到现在,石头身上发出的信号都很不稳定,还没确定下来。”许诺说道,带他们进入别墅,“你们要找石头,可以,我有一个条件。”

  “说!”叶薇沉了声音,这事不能开玩笑,许诺现在提什么条件她们都答应。

  “杀了我师父。”许诺冷声道。

  十一叶薇异口同声,“成交!”

  许诺把自己的电脑拿出来,“二哥,你来吧,我水平有限,不能确定转移路线。”

  墨玦有点茫然,叶薇一巴掌拍在他脑后,“去,找出我侄子。”

*

  今天有7000字了,所以第二更待定哈,我下午要陪妹妹去少年宫,不知道有空米有,要是有也是很晚了哦。

  群亲个,祝周末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