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195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2050 2010-09-23 05:10:20

    夜晚的风,静静地吹着,微凉。

  一轮明月高挂,清清冷冷的月光如水般,铺满了整个A市的上空。

  叶三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冷眸直视暗色,月光在他镀上一层沁凉的剪影,淡漠的,冷然的,微微有些尖锐的东西,从他身上渗透而出,让人感觉到他身上属于那种暗之王者的冷酷气息。

  路易斯的话,挑起了叶三少心底最尖锐的敌意。

  那个男子似乎很了解他,知道怎么做会激起叶三少最深的暴戾!

  程安雅陪小奶包玩了一轮双机游戏,这才出了书房,经过她的书房时,看见叶三少那冷然如霜的背影,站在月色下,给人一种过分冰冷的感觉。

  她心口微微一动,敲了敲门,叶三少没反应。

  程安雅犹豫一下,撑着拐杖进来,书房比较简陋,因为别墅在重建,这儿是临时住所,也没怎么布置,就一张书桌,一张床,程安雅看了都觉得一贯住惯了豪华别墅的叶三少有点委屈。

  就好像皇帝一夜之间变布衣!

  (⊙_⊙)!

  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的是路易斯的照片和资料,旁边一叠资料,都是路易斯的,叶三少几乎也把他这几年的讯息收集整理得很详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不然怎么说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他真的很介意路易斯!程安雅暗忖着,她有点不明白,路易斯和叶三少素无恩怨,是很纯粹的合作关系,为什么会这么介意他?

  撑着拐杖出了阳台,程安雅把拐杖放到一边,握主栏杆,和他并排站着,叶三少只是看她一眼,并不介意她打破他的沉思。

  “叶琛,夜色很好看吗?”程安雅微笑问,楼层高,视野很宽,从高往下俯视,景致还算不错。

  “谁有那心情欣赏夜景!”叶三少淡淡地道,双拳紧握,冷冽的眸,晦涩不明,夜色渲染了这份晦涩,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

  “你快站成一座雕像了,会让人产生欣赏夜景的错觉!”程安雅淡淡笑道,试着碰触一下他的身体,僵硬如石,浑身肌肉硬邦邦的,叶三少微诧,程安雅笑道:“我当你秘书这么久发现一件事,每次你身子紧绷,如临大敌都是因为杨老和叶老,这次是因为路易斯,你怕他们?”

  “笑话!”叶三少冷冷地别过头去,赏给程小姐一张完美又冷冽的侧脸,“我叶琛会怕那两个死老头和那个死变态?”

  “那你也许和别人不一样!”程安雅淡淡地笑,夜色下,灯光昏黄,温暖却朦胧,如一层渴望的薄纱,在夜的掩饰,在人的心中悄然发芽,程安雅微笑:“我上小学的时候胆子很小,那还时候还没来A市,我和爸爸妈妈住在一个小渔村里,乡下的孩子特别野,上学那会儿我天天被人欺负。班上有两个恶霸,天天那粉笔头丢我,在我的书包里放小虫子,偷偷藏起我的作业……放学回家,他们会抢我的零花钱,小渔村的生活水平不高,小孩子都没什么钱,又想买东西,只能去欺负别的孩子。我很怕他们,每次见到他们我就绕道走,我会浑身紧绷,僵硬,会恐惧得颤抖,他们长期的欺负给我造成了心理阴影,有一次为了躲他们,我还掉进了农田中,一身脏兮兮地回家,哭得好凄惨。因为家里没钱,我的文具盒都是爸爸用硬纸做的,他画工很好,在文具盒上画着漂亮的小花,我很喜欢,也很珍惜,有一次,这两恶霸又欺负我,用水浇湿了我的文具盒,我怒了,揪起老师的教鞭往他们身上一直抽,一直抽……打得他们四处逃,我就追,不依不舍,打得他们身上一条鞭痕,一条鞭痕,有的还流血的,我想我那会儿是疯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勇气去打人,因为这两恶霸平时行为就很惹老师讨厌,我也就被训了两声,放学后,我一个人战战兢兢地走着,我好害怕他们突然也拿过一根藤条来抽我,谁知道,他们见了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躲得远远的,他们家长来我家闹,一看见我就不吭声了,拉着他们儿子落荒而逃。从那以后就变成这两霸王见到我就绕道走,整个学校没人敢欺负我,我啊,就摆出一副冷冷的表情,有的孩子很害怕,还会主动给我零花钱……”

  叶三少,“……你那时候几年纪?”

  程小姐风轻云淡地竖起一根小食指!

  彪悍,果然是从小训练的!

  他能想象一个小不点的程安雅在两个胖嘟嘟的男孩子面前,那一副女王的形象,吓得他们落荒而逃的画面。

  “你强!”

  程安雅很谦虚地接受了叶三少的赞美!

  “你在告诉我,遭受打压的时候,就要十倍百倍地还回去?”叶三少似笑非笑地凝眸,深深地看着身边的女子,她真的……

  她的关心,很特殊!

  程安雅微微笑,鄙视地白了他一眼,“怪不得你求学时代成绩都不及格,老师教的你根本就没体会到要领!”

  叶三少,“……”

  老师?

  你算哪门子老师?除了宁宁这么强悍的孩子,谁家孩子受得了你的摧残!

  “我是说,如果心里有阴影,你要勇敢的去面对!”程安雅沉静地道,明媚的眸中一片聪慧和睿智,“或许他们曾经给你造成一定的伤害,给你无法磨灭的伤痕,于是你一直都活在这种阴影中。其实,你只要勇敢地走出来,你会发现,他们不管再做什么也影响不了你。就像是有脓包的伤,一直好得很慢,可如果你在阳光下把脓包挑开,让伤痕再一次重创。”

  “虽然会有点疼,但是,会好得很快,你再也不用受脓包之苦。你看看你,每次提到叶老、杨老,你都会情绪不稳,会焦虑,会愤怒,为什么呢?”

  “叶琛,以你今日的地位和能力,你又何须再惧任何人?愤怒,是懦弱的一种极端呈现形式,你觉得,你是吗?”

*

  程小姐的爱,要用心体会滴…………

  我恢复更新了哦,今天有三更。

  (^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