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167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2060 2010-09-13 00:03:23

    程安雅轻笑,饶有兴致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为了圆你的梦,弥补你的遗憾,你不在乎学长一生的幸福?”

  杨老锐利的眸光直直地落在程安雅脸上,他没想到程安雅会这么问,脸色微沉。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

  然而,这是程安雅一贯的作风,一针见血,一击即中,特别是让她很反感的话题。

  婚姻,对程安雅来说,是极为神圣的,在他眼中,却是这么的漫不经心,为了圆自己的梦而让他们结婚,可有想过,她和学长的幸福又该怎么办?

  “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泽坤喜欢你,娶你是他的心愿,怎么会不幸福呢?”

  “世上不是每一对男女朋友到最后都会结婚!”程安雅反驳,更何况,她和学长,只是假装情侣而已,并不是什么真情侣,结婚更是天方夜谭。

  杨老笑了笑,“泽坤有什么不好?每个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嫁给他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程小姐,你不觉得找一个比泽坤更优秀的男人,很难么?”

  提起杨泽坤,杨老是骄傲的,非常的骄傲,他的确应该骄傲,这么完美的孙子,她若是长辈,也一定很骄傲,就如提起宁宁,她也是无以伦比的骄傲。

  程安雅也笑了笑,说道:“没错,学长很优秀,这么说吧,这些年的确是我见过最适合的丈夫人选,对我们母子都很好,只是,我高攀不上!”

  杨老大为诧异,他以为只要他同意了他们的婚事,这女人应该欣喜若狂,没想到她却拒绝了,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点的喜悦。

  反而是,若隐若现的讥诮。

  “我同意你们结婚,只要你们结婚,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杨老说道,完全是公事公办的口气,他认为,她拒绝嫁入杨家,只是欲擒故纵的把戏,毕竟这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杨泽坤又爱她入骨。

  程安雅冷笑,冷声问:“如果我要我儿子继承耀华呢?”

  杨老神色一变,锐利的眸光眯起,极为危险,好大的口气,好贪心的女人,“这就是你的目的?”

  程安雅耸耸肩膀,算是默认。

  杨老冷哼,“不可能!年轻人,你的野心也太大了,未免太异想天开,这种条件,我怎么可能答应你?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个道理你不懂?”

  “我这不是太年轻么?好多大道理都不懂!”程安雅微笑道,一贯的程氏面瘫式微笑,完美得无懈可击。

  “你在泽坤面前也这样?”

  “我一直这样,贪财好色,学长也知道!”程安雅笑得面瘫了。

  丫的,姑娘我才不稀罕耀华,你要不是学长他爷爷,谁愿意待这里听你废话!

  “程小姐,我是真心实意在和你谈!”杨老沉声道,看得出她是故意的,心里不免得动气,他调查过的资料显示,她只是一名小摊贩的女儿,自幼在贫民区长大。

  这背景,很难看!

  虽然她背景难看,可她倒是厉害,才花了2年的时间修完了大学所有的课程,又能进入全球排名第一的伦敦商学院念硕士,这份学历,很耀眼。又在GK国际当过一年的秘书,这份成绩也很耀眼,但丝毫也不能掩盖她出身低的缺点。

  况且又有一个孩子。

  他屈尊降贵见她,同意她嫁入杨家,她该千恩万谢,而不是冷嘲热讽,对她来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聪明的就赶紧吃。

  要不是她长了一张和晓月相似的脸,不管杨泽坤多爱她,甚至是以死相逼,他都不可能会让这样背景的女孩做他的孙媳妇。

  程安雅对他的心思,非常的了解!

  所以,对他的行为,很不屑!

  她以为,一个叶老够无耻的,没想到,杨老也半斤八两!

  “杨老先生,我也一直很诚恳地回答你,都是真心话,学长和我,不会结婚!”

  “为什么?”杨老沉声问,讥诮道:“不结婚,为什么和他交往,难道是想从他身上捞一笔?”

  程安雅很淡定地微笑,“你不觉得你的言论相互矛盾吗?如果我嫁给学长,不是更能从他身上捞一把吗?”

  靠之,有钱人的脑袋都一个思路,都怕人家A了你的钱,干脆你用钱打造一个玩偶天天搂着睡好了!

  程安雅不免腹诽。

  杨老一怔,她又说道:“杨老,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是不是很讨厌叶三少?”

  杨老的眸光顿变复杂,他沉默了,很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程安雅从他的眼光中,看出来的,似乎不仅仅是讨厌这么简单。

  甚至有隐晦的恨意。

  叶三少是抢了他地盘,还是抢了他老婆,竟然会恨他?

  还是说,叶三少本身就是招人恨的体质,连他的爸爸和兄弟都恨他入骨,仿佛,好似,真的没人对叶三少好过,他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几乎都冲着他的脸和他的钱来的。

  程安雅心中微酸,又有些愤怒,他们凭什么恨叶琛?

  “你似乎,很关心叶琛!”杨老微微地眯起眼睛,看向程安雅的眼光,略带几分戒备和审判,好似她是一个危险体。

  程安雅微笑,眉梢微冷,“我是叶三少的首席秘书,关心他是应该的!”

  “是吗?”杨老冷笑。

  程安雅根本就不在乎,“既然杨老不回答,那我当没问过,我们似乎也没什么好说了,至于和学长结婚这事,你还是别操心了,这是不可能是事情。”

  “程小姐,你很固执!”杨老不悦地蹙眉,他都说得那么清楚,她还不肯点头,太可恶了!

  “是您太固执!”程安雅一字一顿沉声道:“你的梦圆不了,请不要打碎别人的梦,你的遗憾弥补不了,请不要让别人也遗憾,这一切都和我无关,我不需要为你的梦,你的遗憾去结婚!”

  程安雅说罢,撑着拐杖站起来,吃力地走了两步,倏地回头,明媚的眸滑出一丝快意的笑,“我想学长一定没告诉你我孩子的父亲是谁。”

  程安雅笑了笑,轻声道:“我儿子的爹地,他叫叶琛!”

  看着杨老突然色变的脸,程安雅心情大好!

  其实,秒杀一个人,很简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7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