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127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安知晓 2013 2010-08-30 00:04:04

    宁宁更冤枉了,妈咪,分明是你说谎,自己都理亏,还跑到怪人家,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好霸道!

  不过他不敢反抗,据说愤怒中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男人要有绅士风度。

  “我怎么知道妈咪是骗我的!”宁宁露出小斑比鹿般的眼睛,无辜地控诉程安雅的欺骗教育。

  相处七年,程安雅要被他这模样骗到,她就不是程安雅了。

  她勾了勾手指,笑得很阴险,“你给我过来,是自己打两下,还是我打两下?”

  宁宁默,很乖地过来,程安雅拧着他的脸蛋,揉了揉,报复,谁让叶三少刚刚一直揉她的脸蛋,她要报复回来!

  果然很好摸,软软,嫩嫩的,让人舍不得松手。

  他欺负她,她就欺负他儿子,扯平!

  “白眼狼!”程安雅瞪她,扁扁嘴,松开手,宁宁捂着脸蛋哀怨地瞅她,程安雅毫不愧疚,戳戳他的脸,不甘心地问:“你是不是喜欢他?”

  “喜欢,不过……”宁宁说得很肯定,很快又表明立场,“我最喜欢的还是妈咪!”

  这是谁也取代不了的。

  最多,他喜欢爹地比妈咪少一点点。

  程安雅很满意地点头,正打算开口,叶琛就开门进来了,一脸阴沉地看着程安雅,八成是在门口听到这话了。

  他听宁宁说喜欢他,开心得不得了,没想到接下来一句,他很快就意识到,这小家伙肯定是看人脸色说话,推门一看,果然是!

  程安雅见他脸色铁青,知道他是听到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微笑道:“儿子,你的人生信条,记得,你是我生我养的,他到目前为止可是一根毛都没出,所以,你不准喜欢他多过我,听见没有?”

  叶琛脸色,青紫黑白地闪过,最后转黑,靠之,有她这么当妈的吗?

  宁宁看看她妈咪微笑甜美的脸,又看看他爹地阴沉铁青的脸,他沉默,妈咪,你要不要这么彪悍,当着爹地的面你竟敢这么说,胆子也特肥了。

  你要知道,你可不是他对手啊。

  他强,你要弱,这才是明智之路啊啊啊啊!

  “我觉得……”宁宁刚一开口,程安雅和叶琛同时看向他,两人脸色一个微笑依旧,一个铁青依旧,他似乎看见他被他们血淋淋地撕成两半的悲惨画面。

  额……

  这对父母,特吓人!

  叶琛瞪了程安雅,这个死丫头,没他,她生得出来吗?为什么不许儿子喜欢他多过她,靠,没天理,谁说他一根毛都没出过?

  “谁说我一根毛都没出过,你这两个月领的奖金薪水是谁给的?昨晚带他去吃肯德基,也是我出的!”叶琛实在气不过,很白痴地说了句。

  宁宁嘴巴张了张,彻底被他的思维震倒了,爹地,你也太……有才了吧!

  程安雅微笑,“叶总,拜托你搞清楚,奖金薪水是我被你欺压劳力所得的,以你这么变态的个性,这么刁钻的工作态度,我都觉得我的劳力和我的薪水不相符了,至于肯德基……切,瞧瞧你们的块头也是你吃得多吧!”

  叶琛阴了脸,被她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女人绝对非我族类。

  宁宁见他爹地暂败一局,为他默哀。

  “妈咪说得对,我当然最爱妈咪了!”

  这绝对是真心话!

  “宝贝真乖!”程安雅朝叶三少优雅一笑,明明那么清纯的脸,公式化的微笑,他却觉得这丫头嚣张得令人想要踩扁她的脸。

  “妈咪,喝鱼汤,我给你熬的!”宁宁见战事告一段落,转了话题,倒了鱼汤给程安雅喝,幸好还温热。

  “爹地!”宁宁突然叫了一声,程安雅一时不习惯,喝在嘴巴里的鱼汤差点喷出来,呛着她了。

  叶琛一脸激动,脸上咧开大大的笑容,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模样。

  顺着手去牵着宁宁的小手,轻飘飘的,“宁宁……”

  宁宁朝他笑了笑,程安雅静静地喝着她的鱼汤,垂下的眸子却有着复杂的情绪。

  以后,怎么办?

  “爹地,我觉得,我们的生活还是保持原样,好不好?”宁宁微笑问,程安雅手一顿,抬眸,深深地看着宁宁,这孩子,看出她的想法了?

  她释然一笑,因为是自己的宝贝,在自己面前又乖巧懂事,她都忘记了,她的宝贝多聪明,母子两相依为命七年,这点默契怎么可能没有。

  “保持原样?”叶琛蹙眉,下意识地排斥这个想法,他想和儿子朝夕相处,错过他七年,往后的日子,他不想错过。

  宁宁点头,沉静地说道:“爹地你有自己的生活,我和妈咪也有自己的生活,大家保持原样,我是你儿子是事实,但是我和妈咪想要平静的生活,不想被人打扰,你想见我,随时可以来,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暂时只能这样,他是很想他妈咪和爹地结婚,但是急不来,感情这事,要慢慢来,他虽然是天才,可有些事情还是插不上手。

  维持原样,对大家都好。

  如果以后有变化,那以后再说。

  “不行!”叶琛反对,这样算什么相认,有一个儿子,对他来说,是多重要,多有意义的一件事。

  程安雅挑眉,把鱼汤放下,擦嘴,道:“叶总,那你想怎么样?”

  程安雅风轻云淡,心平气和的一句话,把叶琛问住了,他想怎么样?

  是啊,他想怎么样?

  他突然沉默了,站起来,走到窗边,冷冽地看着楼下散步的病人,一语不发,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沉寂的气流。

  程安雅和宁宁相视一眼,两人都看着叶琛冷然的背影,谁都没说话。

  半晌,宁宁以唇语问,“爹地怎么了?”

  程安雅也以唇语回,“不知道!”

  “我们这样算不算抛弃他?”宁宁缓缓地说,有点小小的愧疚,担心地看着他爹地冷然的背影。

  程安雅看着儿子的唇形,沉默不语。

  所以她就说,认儿子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如果……”叶琛低沉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带着几分凝重,“……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