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两个杯具,一个洗具(1)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981 2010-02-28 08:49:38

    窦芽菜朝床上望过去,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这么晚了,人去了哪里呢?难不成还真的这么纯情,大叔果真是柳下惠的前世吗?

  窦芽菜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四处看着。

  不远处,一双狐狸般的眼睛盯着窦芽菜的一举一动,那俊美邪魅的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在暗夜里发着阴森的光芒。

  “小芽菜,进去,你就伤心欲绝了,本王并不想你伤心呢。”

  刘琰轻启狐狸唇,喃喃地说道,而后转过身,快速离去了。

  “三爷,有新的进展了。”欧阳宁将一个信封递给刘琰。

  老六,休要怪为兄了,不将你赶出皇宫我如何能让父皇让我登上帝位,当日你母后如此待我母妃,而你在最关键的时刻竟然做了伪证,你们母子二人害死了我的母妃。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我势必将你的女人也抢过来,让你亲眼看看她是如何在我的怀里撒娇的。

  想着母妃死去时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刘琰甩去脑海中他与刘皝小时候在一起无忧无虑玩耍的情景,这所谓纯真的一切不过是种假象罢了。

  怪就怪,你我生在帝王家。

  刘琰在瑞寝宫里换上那副嗜血的表情,被赶来伺候的三王妃锦玉见了,吓了一大跳。

  “三爷,歇息吧。”

  刘琰一把抓过锦玉,压在身下,眼睛里看见的却是别处的风景。

  大厅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喘息的声音,还有类似于疼痛的声音,大叔也肚子疼了吗?窦芽菜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伸出干瘦的小手,狐疑地掀开了帘子。

  “啊!”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叫出声,倒退了两步。

  刘皝面红耳赤,气喘如牛地瘫坐在椅子上,那脖子粗的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而窦碧玉和上官雨痕两个正往刘皝的身上爬。

  原来如此,原来所谓的没有女人碰过他的床是这样的意思,不在寝宫里,倒是在这大厅中了,窦芽菜顿时便觉得她的心轻轻的一声咔嚓,碎了,碎成了好多好多片。

  来不及理清心里的思绪,她咬了咬下唇,决定退出这肮脏的地方,这宫闱之事,果然是混乱不堪。

  “窦……窦芽菜……”她刚才一尖叫刘皝就知道她进来了,好不容易才开得了口,但由于那春药的作用,这一声喊听起来倒像是呻吟,更像是在对窦芽菜邀约。

  窦芽菜转身,跨出坚定的一脚,她绝对不要再看到这个肮脏的男人了。看到窦芽菜决然而去的背影,刘皝想起第一次他们相见的情景,那时窦芽菜也是像现在这样见死不救的逃跑了。

  “砰!”身后传来一阵巨响,她还是忍不住回了头,只见窦碧玉和上官雨痕倒在了地上,刘皝伸出去的脚还来不及收回来,自己也跌倒在地。

  他这是把她们踢开了?

  【PS:“两个杯具”这个题目是借用某个读者在留言里的话,谢谢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