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太阳西出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1300 2010-02-26 16:36:29

    殊不知,六王爷和八王爷这番谈话很快就在宫中流传开来,后来人们得到一个结论:给六王爷纳妃无疑是给太监吃春药,什么作用也没有。自然,这是后话了。

  而现在在景阳宫内,有人秘密布下了一个陷阱——

  一个黑影以最快的速度潜入厅中,揭开壶盖,将类似粉末的东西放入壶内,从厅中再到寝宫里,再到书房,再到公务房……待所有的茶壶都撒入药粉之后,黑影菜以最轻巧的步伐离去了,而这一切发生的神不知鬼不觉。

  刘煌怀着大龄少男的春心回到了景阳宫,进入宫内时却换上了另一副表情,便吩咐小路子将 侧妃们叫来。

  窦碧玉和上官雨痕听到传唤,立即欣喜得肥滋滋滋的响着,红烧肉烧了那么久终于有了出锅上桌的机会了。从前,宫中传闻因为两位侧妃的介入王妃窦芽菜萧瑟失宠,每每那些爱慕刘煌的宫人对她们投出艳羡的神情时,这其中的无奈和尴尬也就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两盆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在赶往拜见六王爷的走廊上碰见了,分别都讶异了一下。

  “碧玉姐姐这是去何处?”

  “六王爷处,雨痕妹妹你呢?”

  “……六王爷处。”

  “那一路同行吧……”

  “好的,同行。”

  原来她们各自以为刘煌只传了自己,没料到依然没有成为唯一,两人各怀心事地到了。

  刘煌在厅中,正襟危坐,两人都有过被扔的惨痛经历,在跨过门槛的时候脚步迟疑了一番。

  “进来吧。”刘皝充满磁性的声音犹有如一根绳子,牵引着两人细碎的步伐。

  “坐吧。”

  二人再次对视了一眼,眼中发出同样的疑问——这眼前好脾气的男人可真是六王爷,她们名义上的夫君?难道今日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

  刘皝见二人站着不动,疑惑了看了二人一眼,二人才缓缓就座。

  “今日叫二位来是有些问题要问,二位进宫多久了?”刘皝的语气,仿佛是在问宫里的某位宫女。

  啪嗒,两颗心同时碎了。

  “回六爷,一个月又十三天。”上官雨痕答道,这是否是场杯具,她上官雨痕在宫外的时候,多少提亲的男子踏破了将军府的门槛,而在这景阳宫受的却是如此冷遇。

  “回六爷,碧玉比雨痕早来一日。”窦碧玉也觉得心酸,她是太尉大人的掌上明珠,美貌和才情在京城里都是鼎鼎有名的,可是因着眼前这男人,她成了“笑话”的代名词,但她不死心,绝不死心,因为这一切原本都是她的,只不过窦芽菜有恶人相助,才能进得了这里,而且现在她不是已经被赶出去了么?想到这里,窦碧玉的背脊又挺直了一些。

  “在宫里住的可习惯?”

  今日的六王爷是怎么了,难不成发了善心了,不忍看这美妙的红烧肉变味?

  刘皝的一席话引得窦碧玉暗自垂泪,抽抽嗒嗒的声音很有节奏感,而上官雨痕见了,也不示弱地挤出些眼泪来。

  “六爷,您要听真话么?若是,碧玉便说了。外人常以为我二人得了六爷的宠,将那窦芽菜挤了出去,其实个中滋味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六爷这回是真真正正将我二人当成了花瓶了,但六爷狠心到不但不在花瓶里插花,连看也不看一下,这……”

  窦碧玉这句“不在花瓶里插花”引起了歧义,弄得上官雨痕樱桃小嘴里的手扑哧喷了出来,溅了一身。

  窦碧玉瞪了上官雨痕一眼,继续说道,“好歹我和窦芽菜姐妹一场,但两人都被六爷晾在一边,这……六爷,您可想过我爹在朝廷里的立场。”

  “本王想了,所以有了一个想法。”

  “六爷的想法是?”上官雨痕一惊,这窦碧玉一口一个窦芽菜,还把窦江在朝廷的脸面问题搬出来了,她不是一下子处于劣势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