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睡觉问题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1280 2010-01-15 15:49:29

    她把自己的签名画成了一颗歪歪扭扭的豆芽,并不是她故意的,而实在是——她不会写毛笔字,又不想被她“老公”看扁。

  “豆芽就豆芽吧,反正也挺像你的。”黑的,瘦的、细的。

  “大叔,我妈……娘说过,第一、构成婚姻是有前提条件的,前提条件可能是自己有的,对方没有,或者双方的某些地方都比较薄弱,需要结合互补来达到强盛和繁衍的目的;第二、结婚的本质也是有目的的,就是为自己生活的更好。就第二点来说,我确实使大叔的生活更好了吧?”

  “有点道理。”刘皝将契约收了起来,放在一叠书中间,准备睡觉。

  “那我也有些条件要你答应。”

  “写下来,本王愿意看看。”

  “咳……那个……就不用契约了啊,口头答应就行,我的心眼没你那么多,也不像你那么小人之心。”其实她也想写契约,但是不会写毛笔字啊。

  刘皝掰过她的脸,望入她的眼睛,“你不会写字吧?”

  “哈哈哈哈……”窦芽菜干笑几声,“我,窦芽菜,熟读四书五经,怎么可能不会写毛笔字?”

  “那你写吧。”刘皝将笔亲手将宣纸铺好,笔上蘸好墨。

  “我跪了那么久,手都酸了,还怎么写,我念你写吧……”

  “用脚跪的,手怎么会痛?”

  “手足手足,手和脚是一体的。”

  “好吧,那不写了,你说说看。”他双手放在脑后,闭着靠在床头。

  “呃,我的条件是,要是我碰见喜欢的人,大叔要帮我去追。”想起纳兰瑾了,那个摇着扇子,温柔地唤她“姑娘”的风度翩翩的公子。

  “追?”

  “呃……到时候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的那种,比如,我要约他见面,大叔要派人去通知。”

  “你有了喜欢的人了?”刘皝睁开眼睛盯着她问道。

  “……嗯……还……暂时还没有。”怎么有点心虚了,她是人妻了,难道婚姻改变了她的心态?

  “那等有了再说,本王要睡觉了。”应该不会那么快吧,才多大一点的人呀,刘皝看了看她瘦弱的身子,乐观地想到。

  怎么觉得大叔说话的声音是从鼻子里跑出来的?

  “你真的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吗?”窦芽菜问道。

  刘皝停下了脱衣服的动作,翻出一本书,扔给了窦芽菜——《素问。上古天真论》。

  “这是什么?”窦芽菜接住,翻开刚才刘皝翻看的那一页,书中写道:《素问•上古天真论》:“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这……刘皝也太坏了吧,竟然跟她讨论起女孩子的那个来……所谓天癸、癸水指的是女孩子的例假。

  “姑娘家要来了癸水才能……”

  “还说讨厌女人,原来这么了解,刘皝你这个变态。”窦芽菜满脸通红将书扔到刘皝身上,然后将脸埋在被子上。

  她这害羞到窘迫的样子有一丝可爱的意思了,刘皝双腿叠交在一起,自然而然地用手抚着她的小脑袋。

  “奇怪的丫头!这是正常的事情。”

  “你还说!那我们怎么睡觉?”尽快转移了那个令人害羞的话题,窦芽菜直接进入今晚最后也是今天以后的每一个晚上的主题——睡觉问题。

  “你睡地上,我睡床上。”刘皝躺了下去,掀开被子。

  悲哀~~悲哀~~

  “我不睡地上!”她生气了,摘下头上的凤冠扔到刘皝的被子上去,无奈扔的太急,没扔中,打到床头又掉到了地上。

  “那你想怎么样?”

  半晌没声音,刘皝一扭头一看,却不见了窦芽菜的踪影,人跑哪里去了?刘皝心里一紧,坐了起来。

  ————

  作者有话说:年底忙啊,担待点啊,童鞋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