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刘皝抱负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1318 2010-01-07 17:49:37

    当“后妈”和亲爹吵架的时候该站在谁那边呢?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是人际关系中颇为重要的一点。如果站在“后妈”这边,那么亲爹对她的那点示好势必会减少很多;若站在亲爹这边,那么“后妈”的虐待势必会进一步。

  所以当窦江和窦龙氏吵架时对着刚好经过的窦芽菜同时吼道:“窦芽菜你说到底是谁的错?”“芽菜,你大娘简直胡搅蛮缠!”时,窦芽菜恨自己为什么早不经过晚不经过。

  做人难,做“小三”的女儿更难。

  “女儿觉得……‘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要坐同一条船,睡同一个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不这样,爹爹给大娘造一条船,大娘给爹爹绣一个枕头,从此夫妻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吧。”窦芽菜机警地胡编乱造一通。

  “这个办法甚好,老爷,为了表示我尊敬您的诚意,我会绣一个枕头给您,我们同床共枕,而老爷的船,我期待。”窦龙氏一听却两眼放光。

  “你……旺福,找张木匠回府里造船……”

  窦江吹胡子瞪眼地吼道。

  “甚好,夏日时节,我们可以用老爷送给我的船去大明湖畔采莲戏水了。”

  窦龙氏高兴极了,窦江送她礼物还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窦芽菜这么一说让她突然间得到了这么大的一份礼物。

  “芽菜,今晚大娘让厨房炖些补品给你,看看,都瘦的看见骨头了。”

  “大娘我不用吃补品了,你看我,怎么吃也长不了肉,芽菜请求大娘让我出去外面玩一玩。”自从窦碧玉摔断了两只腿,她也不被允许踏出房门一步,跟腿断了没什么两样,窦碧玉觉得唯有这样子,她的心里才略微感到平衡些。

  窦芽菜叹了口气,一碗水端不平,她左右还是让他亲爹处于了弱势。同时也悲哀的想到,她就是凭着这点小聪明偶尔获得一点大娘的好。

  窦江走出去的时候,窦芽菜跟了上去,在他爹耳边说道:

  “爹,船有大有小,大船是船,巴掌大的小船它也是船呀。”

  窦芽菜说完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窦江呆立在原地,女人是祸水,他的女儿窦芽菜就绝对是个小祸水,打了人一巴掌又凑上去揉一揉。

  这段日子,京城里很热闹,尤其是那些书生们,都开始活跃起来,六王爷刘皝向皇上建议此次乡试,大举选拔儒学人才,先前不被看好的儒家弟子们都对刘皝感恩戴德起来。

  “你们说要是以后六王爷做了皇上,那就是儒学大行其道了。”

  “我看六王爷的抱负不仅在此,他是想进行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皇上最爱的儿子就是他,王位必定是他的了。”

  “我看不一定吧,三王爷也是强有力的对手,”这个说话的人压低了声音,“六王爷不近女色,目前尚无子嗣,这还没有哪个王爷没有王妃和小王爷就能当上皇帝的。听说太尉府的大小姐窦碧玉想要当王妃,结果被六王爷扔了个半身不遂。”

  “……”

  “三爷……”在酒肆对面的逸风楼里的刘琰将众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杀!”

  “是!”

  窦芽菜坐在酒肆的一角,把这些人的谈话听的个清清楚楚。她没有想到她的刘皝大叔竟是个这么有想法有抱负的王爷。历史上的汉武帝曾经封董仲舒为相,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这中间的波折却不是一句两句说的清楚的。当初汉武帝刚即位时,大权掌握在他的祖母手里,而他则是经过一番斗智斗勇才让自己的想法得以实施的,这中间还死了不少人呢。

  窦芽菜将酒钱付了,退了出来,脑子里思索着问题。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一不小心撞在一个人身上。

  “你没事吧。”一个温暖的声音像一丝和煦的风吹拂在脸上,窦芽菜抬起头,一个男子的笑容赫然出现在眼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