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七步成诗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1341 2010-01-05 19:42:16

    所以说,永远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而得罪漂亮又有才华的女人的话那就是死路一条了;男人不能得罪女人,女人更不能得罪女人。

  窦芽菜现在算是深深体会到这两句话了,窦龙氏命人将她拉到窦碧玉的床前,她低着头,怎么进了一趟宫,另一条又折了呢?难不成窦碧玉的命与皇宫相克?

  “你在笑我,是不是?”窦碧玉撑着床坐起来靠在床头淡淡地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她不是笑,只是疑惑。

  “你抬起头来,你一定是在笑我。”

  “真没有。”窦芽菜依言抬起头来,望着窦碧玉。

  “你脸上没笑,眼睛里也没笑,但你的心里在笑,你的心骗不了你。”

  骗不了我,难道骗了你?

  “姐姐,我没有笑。”

  “没有笑?那就是在同情我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

  “我没有同情你。”

  “你好冷酷。”

  窦芽菜轻叹一口气,她隐约记得她的现代妈咪就是这么跟现代爹地吵架的。她现在也弄不明白窦碧玉到底希望她是什么心情,或者说窦碧玉到底希望听到她说什么。

  “今日我落得如此下场,你脱不了干系,我的腿你要负一半责任。”

  “姐姐为什么不找刘皝负责呢,罪魁祸首是他。”窦芽菜小声地说道,窦碧玉沉浸在生理和身体的双重疼痛之中,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来人,将窦芽菜拖下去,杖责二……三十。”

  杖责?

  “等等!姐姐,所谓师出有名,你要人打我也得有个正当的罪名不是?”

  “陷害家姐,这罪名还不够吗?”

  “……”

  “这样吧,爹和娘都在,我给你一次机会,不要让人以为我窦碧玉对同胞妹妹不好。你若能在七步之内做出一首诗,那姐姐就不罚你了。”窦碧玉宽容大量地说道。

  “什么?七步作诗?”窦芽菜差点癫痫了起来,七步作诗,那不是曹操的大儿子曹丕逼着曹植做的事吗?这不是明摆着给她一条出路么?

  “开始吧。”

  窦芽菜略思考了一下,开始摇头晃尾的做起诗来,不,不是作诗,是抄袭,直接抄袭那首曹植所做的《七步诗》,她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七步之内,“完成”了一首诗。《七步诗》是三国时期魏国著名文人曹植的名篇。这首诗用同根而生的萁和豆来比喻同父共母的兄弟,用萁煎其豆来比喻同胞骨肉的哥哥残害弟弟,生动形象、深入浅出地反映了封建统治集团内部的残酷斗争和诗人自身处境艰难,沉郁愤激的感情。

  她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窦江在内,都能听懂这首诗里的意思。

  “你……”窦碧玉气急攻心,白眼一翻,昏了过去,闭眼之前说了句,“不可能,不可能。” 确实不可能,只是,我比你们都晚生了几千年而已。

  房中乱成一团,窦龙氏用后妈的眼神狠狠瞪了窦芽菜一眼,那眼里的含义颇深。窦芽菜知道,从此,和窦氏母女的梁子算是根深蒂固地结下了。

  窦芽菜默默退出了窦碧玉的房间,她没有想过惹麻烦,但不表示麻烦不偏爱她。

  “芽菜。”窦江在后面喊她的名字。

  窦芽菜回头,隐约中好像看到了窦江脸上洋溢着一种一样称为“慈爱的父亲的笑”的表情。窦芽菜抱以一个“可爱的善解人意的女儿的笑”,然后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你那是什么表情?”窦芽菜一转身就看见刘皝大叔站在那里。

  “略微有点点悲伤吧。”

  “悲伤?”刘皝难得的在窦芽菜的嘴里听到这两个字。“为何悲伤?”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你带走!”窦芽菜想了半天,吐出这么一句让刘皝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

  这是一句现代的歌词。

  ————

  ————

  作者有话说:

  留言推荐咋少了?越来越没动力啊%>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