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玉佩之事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1619 2010-01-04 08:41:45

    是的,众佳丽期待了一年的御前表演最后在刘皝和窦芽菜的打斗中彻底结束。而横空出世的窦芽菜不仅赢了御前表演,也赢了刘皝。

  皇宫里就是这样,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各方的猜测和戒备:

  永明宫,皇后的珞璃阁。

  皇后娘娘刘端氏心事重重,拊掌皱眉。

  “娘娘,该歇着了。”小林子提醒道,皇后挥一挥手屏退了左右的宫女。

  “小林子,明日宣段严前来商量对策,我六儿的婚事不能再拖延了……南方水灾赈灾款项被私吞,御史张文钊将全部的罪状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张文钊是刘琰的人,此事必然跟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皇上却没有再查下去了,明显有包庇的意思啊……”

  “娘娘,若六王爷实在不肯成亲怎么办?依奴才今日之所见,六爷似乎对今日表演的都没有丝毫的兴趣,反倒是那窦芽菜能近六爷几分,六爷也不见着反感,后来虽然也扔了,其实是被三王爷逼的,奴才看六爷扔的时候是手下留情的。”

  “荒唐,你这奴才,难不成也想刘琰那般,想要撮合本宫的儿子和那乳臭未干的丫头么?这还不如不娶。”

  “娘娘饶命,小林子多嘴了,奴才自己掌嘴。”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朝历来以孝治天下,他总归地听他亲娘的话,本宫自有办法让他娶王妃。”

  ————

  睿清宫,三王爷刘琰寝宫。

  “王妃,王爷让人传话,今日留宿侧妃明珠那,就不来了,请王妃早点歇息,安心养胎。”

  三王妃锦玉面露凄清的神色,怀着孩子的她,在房中枯坐了数个时辰,最后却只听到一句王爷让人传话,今日留宿别处,不过来这边了。

  “晓梅,依你看,今日御前表演获得父皇赞赏的那个,三王爷会喜欢她吗?”锦玉问贴身服侍的宫女。

  “王妃说的是太尉府的窦芽菜吗?”

  “正是。”

  “奴婢听皇后那的人说,其实这窦芽菜不是窦大人的亲生女儿,是窦大人收养的,她身份那么低贱,人又那么丑,三爷不会动心才是。”

  “就寝吧……”锦玉叹了口气,心事重重的上了床榻。

  ————

  景阳宫,刘皝寝宫。

  赵南给刘皝剥鸡蛋敷下巴,刘皝几度欲言又止。

  “六爷,有什么话您就问吧。”赵南说道。

  “……你怎么知道本王要问问题。”

  “都写您脸上了。”

  “是吗?你真的看出来本王想问你问题?本王这么容易看穿?”

  “看出来了,以前很难看穿,但现在……我确实从六爷脸上看出六爷心中有问题,但是又不太好说出口。”

  “你看错了,本王没有任何问题要问。”

  “赵南该死,妄揣六爷心事了。”

  “,三王爷那边不要放松,他安插了眼线在我们身边。”

  “眼线?六爷如何得知此事?”

  “我们是兄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下去歇着吧。这次去查张御史的事情辛苦你了。”

  “谢谢六爷的体恤。”

  赵南退了下去,刘皝坐了起来,一手拿住鸡蛋贴住那红肿的地方,一手轻敲脑袋。

  ——那块劣质的玉,那日他在逸风楼捡到的那块窦芽菜的玉,御前表演的时候他从怀里掏出扔回给了她,但是她有没有捡回去呢?

  好像有吧,他明明扔在她的脚边,她应该有感觉才是;不对,好像没有,她看都没看就从地上爬起来打人了,打完人就跟着回窦府了,如果她有捡起来,应该挂在脖子上了的……

  算了不想了,就是一块破玉么?而且那妮子口口声声说他老,简直该斩了才是。睡觉!

  ……

  唉,到底,有还是没有呢?

  刘皝还是不可避免地带着这个问题在他的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直到天空露出了鱼肚白。

  ……

  第二天一早,等候在外的赵南一打开刘皝的房门就看见他的六王爷不仅下颚没有消肿,连眼圈也是通红的,像是熬了一宿夜。

  “六爷,如此为国事操劳,但也要身子为重。”

  “嗯,那个……本王昨晚通宵读了《史记》,原来秦始皇有可能是吕不韦和赵姬的儿子,而赵姬又和假太监嫪毐发生过不耻的事情,那秦始皇嬴政到底是谁的儿子?”

  “……六爷,您……您一宿没睡就想这个问题了吗?”六王爷阅《史记》的时候会想这些野史上的八卦?看来,将来做皇上的还真的是要什么都要懂一点。

  “这是个严肃的话题,赵南。”

  “六爷,赵南不才,请六爷恕罪。”

  “咳……赵南,本王有个事情,有个事没看清楚。那个……咳……我扔到窦芽菜脚边的那块玉,她最后拿走了吗?”

  “这个……六爷,我也没注意。要不,我帮您去太尉府问问?”

  “不用,本王只是……一时糊涂,随便问问。”

  刘皝长袖一挥,准备上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