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菜即是色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848 2009-12-23 13:49:05

    “本王要告诫你:以后你要是再看见这个人,绕道即走。”刘皝语重心长地交待窦芽菜,老三刘琰行事向来阴险狡诈,跟他那个人的长相一样。

  “绕道?这不是我的style。”

  “什么?”

  “这不是我的风格,风格,style,这是我们那里的话。”窦芽菜觉得好笑,现在可是在几千年前讲英语呢,没人能听得懂吧。

  “那什么才是你的风格?”刘皝突然觉得头很痛,因为他发觉这个瘦弱女娃的内心和外表一点也不符,她强大的内心就像一幢难以攻破的堡垒。

  “我的风格是勇往直前——我做主。”

  刘皝摇了摇头,只当她是在疯言疯语,历来是男人做主的天下,何时轮得到女人?

  “他到底是谁呀?是不是跟刺杀你的人有关的。”

  “祸从口出,少好奇。”

  “哦。”

  再走了一段路,已经远远能看见太尉府的大门了,刘皝将窦芽菜从身上卸下来,说是“卸”,是因为窦芽菜几乎已经将自己牢牢固定在他的身上了,就像一个被拧紧的螺丝钉。

  “刘皝大叔,你不到舍下坐坐么?”窦芽菜心里有旁的想法,希望刘皝能跟她一道进府去。

  “本王回宫了。”刘皝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身子,转身要走了。

  “‘本王’,你背了我那么远,总得让我给‘本王’你倒杯茶表示感谢吧,听说‘本王’你从不近女色呢,今天真是难为了。”窦芽菜表现地非常的善解人意,并盗用了刘皝的自称。

  “本王说了,你称不上‘女色’。”刘皝皱了皱眉。

  “那好吧,我不是‘女色’,但将来总有一天会是。”

  “所谓女色,乃指女子的美色。”刘皝善意地提醒道。

  “呃……也许会呢,也许窦芽‘菜’会变成女‘色’也说不定,所谓‘菜’与‘色’,在一念之间也。”

  “本王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唉,就窦芽菜这身板,恐怕还是连我们家碧玉姐姐的脚趾头都不及呢,怎么可能成为‘色’呢。”窦芽菜看看全身,摸了摸自己的脸,语气又“自卑”起来。

  “‘菜’即是‘色’,‘色’即是‘菜’也,哈哈哈……”

  刘皝说完,笑着离去,走了几步还回头望了窦芽菜一眼。

  窦芽菜看着他的翩翩君子般的样子,天啊,刘皝大叔笑起来,天地都开阔了。她想起了白居易在《长恨歌》里的那一句——“回头一笑百媚生”。

  刘皝啊刘皝,莫非你是个祸水?窦芽菜心中无端生出这个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